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辰时。

    之前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购买到一张门票的夏侯博轩,今儿一早,轻易的就购到了四张门票,为此他是一脸的得意。一路上都在不停的叽咕着,说一定是因为他长的英俊潇洒原因。

    对此,夏侯夜修,夏侯云杰都没有理会他,倒是若水月狠狠的甩了他一个鄙夷的眼神。她见过自恋的,可真还没见过比他还要自恋的。

    出宫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若水月一行四人就到了传言中那男人的天堂-酒池肉林。

    酒池肉林位于城北一角,哪里原本是几座荒废的府邸。而现在,却变成了一座偌大的庭院式宫殿。

    首先映人眼帘的是两扇大红门,门顶上挂着一块牌子,四周镶着金边,上刻着两个醒目的金字“水月重楼”

    “门顶牌子上的字,可是用纯金打造得!”见三人盯着水月重楼四个金字,夏侯博轩是一脸骄傲的解释道。他那副样子好像在介绍自己家似得。

    鄙夷的看了他一眼,三人就直接朝大门出去。

    三人刚走到门口,原本紧关着的大红门突然被人从里面了开,随后便见六名男子出现在了眼前。

    六名男子身着同色同款白色锦衣,金色腰带。让他们看起来,简单却极为的干净,舒适。

    其中一名白衣男子缓缓走上前,语气冷清,却恭敬的开口道。“请出示门票!”

    “找后面那名男子!”若水月指了指身后的夏侯博轩,淡漠的开口道。

    闻言,白衣男子不由的转过头朝若水月看了眼。在看清她容颜的瞬间,一抹惊愕从白衣男子眼中一闪而过,只是眨眼间便消失在了眼底。

    “里面有请。”没再多问,白衣男子只是做了个有请的动作。

    入门便是曲折游廊,阶下奇特的石子漫成甬路。一路上佳木茏葱,奇花熌灼,一带清流,从花木深处曲折泻于石隙之下。

    走过廊桥尽头,是一座极其奢华的房子-水色阁。这座巍然而立的重檐九脊顶的庞大建筑,斗拱交错,黄瓦盖顶,堪比宫殿。前面并排有十二根白玉柱,每根白玉柱上都纹画着奇特美艳的花朵。偌大的水色阁内,一共有四层,每层的用途不一。

    厅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厅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那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

    走进大厅,面对如此奇特,精美,且又极具奢华装饰,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的眉头都是不由的一紧。不难想象,光这一楼大厅的装饰就要消耗多少钱财。而这背后的当家,究竟要多大的身家,才能同时在四大首国各各城内建造出如此富丽堂皇的水月重楼?

    直接穿过大厅,便来到了夏侯博轩口中男人的天堂‘酒池肉林’。

    面对眼前的酒池肉林,其他几人无不目瞪口呆。

    酒池肉林中,一张偌大的黑布由最顶部遮挡了一切的完美,四周一颗颗晶莹无比的玉树散发着琉璃般多彩的光芒,造型奇特美妙的玉树上挂满了各色佳肴水果。数十个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池子里,灌满了色彩斑斓的美酒,鼻尖传来的是浓郁醉人的酒香。

    酒池肉林正中,十几名长相绝美,衣着暴露,身材火辣的美人正扭动着臀部,姿态撩人的跳着热舞。酒池边,是一个个用锦绸只遮住下体重要部位的赤裸男人们。他们有的正在享受着美酒,有的正享受着美人,无论他们此时在做着什么,但他们眼中都流露着同样的神色-快活似神仙。

    愣愣的看着眼前的画面,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是半天回不了神。就连他们两个身份及其尊贵的男人,也都不得不承认,这里不愧能称之为男人的天堂。

    “欢迎四位贵客的光临,再下小雨,她是小雪,今日由我们伺候四位。”这时,两名长相可人的白衣女子缓缓走了上前,微微笑道。

    闻言,夏侯博轩立马就安奈不住了。“皇兄,怎么样?你们要一块下去享受一下吗?”

    看了眼夏侯博轩,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都没有开口,只是有些不自然的朝身旁的若水月撇了眼。

    “废话,钱都花了,能不去好好享受一番吗?”注意到两人的目光,若水月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扬扬眉,一脸平静的开口道。

    夏侯夜修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若水月。“你,你真要我们去享受?你不会生气?”

    白了眼夏侯夜修。“你们去享受美酒佳肴,这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怎么?你难不成以为我是要你们去享受美人吧?”说着说着,若水月两眼顿时就眯了起来,语气有些危险的冲他反问道。

    见状,夏侯夜修是急忙摇摇头。“没,没有。。。”就算是有,面对若水月此时的目光,他也不敢承认啊!再说了,这里面的女人虽然火辣美貌,可和身边的她比起来,那也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上。而且重点是,自从认定要好好的和她在一起后,对于别的女人,他就早没有丝毫的想法了。

    “没有就好,给我记住了,美酒佳肴,你想要怎么享受都可以,但是美人的话。。。”

    “美人?美人和我没有丝毫的关系!”若水月警告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急忙保证道。

    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若水月满意的点点头。“知道就好!。。。你,伺候他们过去。”说着,若水月转过头就冲身旁名为小雨的女子吩咐道。

    小雨点点头。“知道了!三位公子这边请。。。”

    闻言,三人并没有动,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若水月。

    “那你那?”夏侯夜修开口问道。

    “我?”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我去温泉澡堂好好的泡个澡,然后找个美人来给我好好的按摩按摩了!”

    夏侯夜修两眼一瞪。“什么?温泉澡堂泡澡?那里都是男人,你一个。。。不行!你不能去。”一想到她那火辣辣诱人的身材,若隐若现暴露在别的男人面前的画面,夏侯夜修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

    若水月正欲开口,一旁那名为小雨的女子就已微笑着开口解释道。“这位公子你大可以放心,因为前来的贵客中,不乏会有带着夫人前来的。所以为此我们水月重楼中也有女性专用温泉澡堂。当然,也有雅间温泉,只是那样的话,价格就会。。。”

    “钱不是问题。就带她去雅间温泉!”小雨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给打断了。

    闻言,小雨点点头。“小的知道该怎么安排了。。。”说着小雨冲名为小雪的女子点点头,就欲带若水月离开。

    然而就在这时,夏侯博轩却突然叫住了她。“等等。。。”

    回过头,看着夏侯博轩,小雨一脸恭敬的问道。“不知公子还有何吩咐?”

    “你怎么知道她是女人的?”看着小雨,夏侯博轩脸上是一脸的严肃。

    眨了眨眼睛,小雨淡然的笑了笑。“因为之前就遇见过不少和夫人一样女扮男装小姐的客人,所以为了避免尴尬,我们在迎接客人的时候,都会习惯性的朝对方的耳朵上看一眼,确认她是否有耳洞,以此来做更好的安排!”

    闻言,夏侯博轩这才一脸恍然大悟的带你点头。“知道了,去吧!”

    微笑着恭敬的冲夏侯博轩欠了欠身,小雨这才带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若水月离开了。

    水色重楼隐蔽的一处亭台楼阁内,两人一走进房间,小雨就急忙关上了房门。

    “属下暗月见过主子!”扯下面具,名为‘小雨’白衣女子,突然弯腰冲若水月行礼道。

    看了眼暗月那张可人的小脸,若水月浅然一笑。“起来吧!对了,这生意怎么样?”打量着屋里的装潢,若水月是一脸漫不经心的问道。

    “回主子的话,生意是前所未有的火爆!”看着若水月,暗月恭敬的回答道。

    “那其他三国那?”玩弄着一旁的凤纹琴弦,若水月若有所思的问道。

    “其他三国比起南拓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各地水月重楼的账本,请主子过目。”见若水月在桌案旁坐下了身,暗月急忙上账本递上。

    半个时辰后,察看完账本,若水月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很好,就这样继续保持下去。”

    “是,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只是主子,属下。。。”

    “哎,同你说了多少次了,跟我说话,没那么多规矩,别再属下前,属下后的了!”暗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给打断了。

    瘪了瘪嘴,暗月点点头。“知道了!”

    “呼!行了,你想问什么,直接问吧!”

    “我不明白,为什么主子你将水月重楼的重心都落在了其他三国,尤其是西泠和北辟,偏偏南拓国内却只有寥寥几处。按主子你最初的计划,你不是想要毁了南拓吗?为什么现在却???”这样的话,她也问过上月,可上月却说,这种事,还是让主子亲自问答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