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淡然的笑道。“理由很简单,曾经为了报若氏一门的血债,我一心只想要杀了夏侯夜修,并彻底的毁了南拓国。可现在。。。南拓国迟早都是我的,我为什么还要毁了它?”

    “厄?”闻言,暗月是一脸的疑惑。

    扬扬眉。“你应该知道,我已经为夏侯夜修生下了一双女儿!你说,这样的情况下,我会让南拓国的未来落在别人的手里吗?”

    两眼一睁,暗月有些惊讶的看着若水月。“主子你的意思不会是???”

    “没错,我要让我的儿子成为南拓国未来的主宰者!所以南拓我不但不会让它灭亡,我还要让它变的更加强大!”玩弄着桌上的毛笔,若水月的神色又变得有些漫不经心起来。“毕竟像酒池肉林这种让人醉生梦死的场所,偶尔玩玩那是放松减压,是享受。可次数多了,时间久了,只会让人们的生活变的靡烂荒淫至极。且能进的了水色重楼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而这些人往往是一个国家的心脏命脉。只要这心脏命脉一旦除了问题,那这个国家也就。。。呵呵!”阴邪的笑了几声后,若水月又继续开口道。“原本我并没有打断在南拓国境内建立水色重楼,可想想,四大首国中,若偏偏只有南拓国没有这种地方的话,这反而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所以我这才让上月也在南拓国建立几处。唯独不同的是,位于南拓国的水色重楼,无论入门价格,还是消费价格都比其他三国的价格远远高出了几倍。其目的,就是尽可能的减少南拓国哪些非富即贵的人,前来我水色重楼的次数。”

    闻言,暗月没有开口,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再则,西泠和北辟对南拓一直是虎视眈眈,一场硬仗也是在所难免。大战一旦即发,除了军队武器外,那粮草和银两也是必不可缺的一样。所以我要趁还是风平浪静的时候,未雨绸缪。毕竟,光以南拓国之力抵御两国,这多少都会有些吃力的。就算南拓国最后成功的打赢了这一仗,消灭了他们,可那时候的南拓国也将会是断壁残璋、满目疮痍。那样的情况下,只要东弥国甚至于其他小国轻轻一碰,我南拓就很有可能走向灭亡。而这样的结局,是我绝对不会见到的。”

    闻言,暗月是一脸钦佩的看着若水月。未来的局势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而主子,却早已为未来做起了准备。

    “只要赚足了银两,囤积了足够的粮草与兵器,再加以我抓住了几国的经济命脉,那这场硬仗,我南拓国又何以畏惧!”转动着手中的毛笔,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深谋远虑的笑意。

    点点头,暗月又是一脸疑惑的问道。“可若是如此,那主子你的大仇?还,还报吗?”

    眉头一紧,手中转动的毛笔在这一刻突然停了下来。“报,当然要报!只是这目标却不是夏侯夜修,而是冷訾君浩。”在提到冷訾君浩的时候,暗月清晰的在若水月的话语中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气。

    “那,那夏侯夜修那?主子打算怎么处置他?”

    闻言,若水月是不由的吐了口气。“呼。。。至于夏侯夜修,我目前还没有决定好,等我决定好了再说。”

    “我知道了!”暗月点点头。

    “对了,上月去哪儿了?她不是知道我今日过来的吗?”起身,若水月突然冲暗月问道。

    顿时,暗月的脸色是不由的一紧。“她,她。。。”

    “暗月,你不会对我撒谎,说,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就在暗月挖空心思想着要怎么回答的时候,若水月眉头一紧,沉沉的就打断了她。

    闻言,暗月的头顿时就低了下去。咬着下唇,犹豫了半天才开口道。“她受伤了,在隔壁房间!”

    “你说什么?”两眼猛的一睁,若水月惊叫一声,转身就冲忙的朝隔壁房间走去。

    见状,暗月郁闷的捏了捏自己的额头,随即也急忙跟了过去。

    隔壁房间。

    一推开门,一股刺鼻的恶臭就迎面而来。一时间,若水月的心是不由的一紧。这股恶臭不用问她也清楚是来源于哪儿。

    顿了顿,若水月迈脚就直接走了进去。在看到床上的上月时,若水月的眉头在瞬间拧成了一团。

    只见她近乎赤裸的躺在床上,而她浑身上下更是布满了伤痕,那伤痕明显是被烈火熔浆灼烧的痕迹,而她原本那张如冰山雪莲般,冷艳美丽的脸蛋,此时也已毁了大半。伤口处,暗黄的脓浆不停的流出散发出阵阵恶臭。

    忍着眼中的泪水,若水月声音有些颤抖的冲身后的暗月问道。“怎么会这样?一个多月前,她不都还是好好的吗?”

    “为了,血麒麟,为了她心爱的男子。”蹙着眉,暗月无奈又难过的回答道。

    “什么?血麒麟?这么说,这丫头,她?”闻言,若水月更是惊愕不已。

    暗月点点头。“恩,她彻夜未眠,赶去了烈焰熔浆谷。血麒麟她是得到了,可她的命却险些丢了!”

    “这傻丫头。。。还有,这么大的事情,你们怎么都不来通知我一声那?”

    低着头,暗月既无奈又自责的解释道。“上月被送回来的时候,主子你正在坐月子,我们担心。。。再加以上月苦苦哀求,所以我们才。。。”

    看着眼暗月,若水月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上月情况怎么样?上过药了吗?”

    暗月点点头。“上过了,可不知道为何,无论什么药,似乎对这些伤口都不起作用。而且一到午时,气温最高的时候,上月就会从痛苦中醒来,发疯似的抓着自己的伤口,说伤口又痛又痒。”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是不由的一沉。“这种情况一般维持到什么时候。”

    “太阳下山。自从有次上月发作时,险些拿剑自刎后,一到午时,我就会命人给她喝蒙汗药,并点她的睡穴。”朝窗外看了眼,暗月若有所思的回答道。

    狠狠的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时,若水月的眼中有些明显的不忍。“命人准备匕首,纱布,白盅,热水,还有一些消炎药。”

    暗月一脸疑惑的问道。“主子,你这是要???”

    “我要取她一些皮肉,检查她发作的具体原因。以便对症下药!”紧蹙着眉,若水月一副若有所思的解释道。

    “知道了,我这就命人准备去。”点点头,暗月就冲忙的走了出去。

    再次抬头看着床上的上月,若水月是一阵心疼。上月,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

    很快,暗月就带着几个星使走了进来。“主子!”

    看了眼她们手上的东西,若水月点点头。“放下吧!”

    坐在上月的床边,若水月将匕首烧的火红后,片刻的迟疑,最终还是将手中的匕首伸向了上月的手臂。咬牙间,硬是将上月的一块腐肉给割了下来,放入一旁的白盅里。

    随即便见殷红的血液不停的从上月手臂上流了出来,见状,若水月是急忙点住她的血脉,然后上消炎药。

    看了眼白盅里的上月的腐肉,又看了眼上月,若水月是紧紧的呀着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