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待若水月同再次易容的暗月回到水色阁的时候,正巧遇见夏侯夜修三兄弟一脸满足的走了出来。

    “玩的怎么样?”眉头一挑,若水月淡然的问道。

    点点头,夏侯夜修扯了扯嘴角,有些不甘的低声说道。“不得不承认,无论是美酒,还是佳肴,无一不比我们皇宫的美味。哎!”

    “若认为好,那时常来不就得了!”见夏侯夜修那副神情,若水月不由的抿嘴笑道。

    “还时常来,你知道我们今天一共花费了多少钱嘛?”蹙着眉,夏侯博轩拉着一张脸,很是郁闷的冒了一句。

    “多少?”

    比着手指,夏侯博轩一脸心疼的叫道。“不是六百两,是足足的六千两,六千两啊!就一天,我们几人居然就花费了六千两啊!”

    看夏侯博轩一脸的心疼样,若水月不由的觉得好笑道。“不过就只是六千两,值得你这副样子吗?”

    “还不过就只是六千两!你要知道,六千两可以让一百户百姓生活好几年的了。而我们居然才一天不到就。。。哎!早知道就不来了的!”想到这些,夏侯博轩是一脸的懊悔。

    “就是。。。”听夏侯博轩这么一说,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居然忙点头附和道。

    见状,若水月是一脸的苦笑不得。“三位大哥!你们不是吧!玩完了才想到后悔,不觉得太迟了吗?而且再说了,这点钱,对你们三个来说,也不过就只是九牛一毛吧!”

    “那是对别国的皇室来说,可对我们来说却。。。”

    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的眉头就不由的紧了起来,凑近他们低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告诉我是国库出现了什么危机?”

    “那倒不是,只不过比起别国皇室贵族,我们三兄弟是苦过来的,所以在银子上面就有些。。。”

    “吝啬?”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接了过去。

    “那不叫吝啬,叫节省好不!”夏侯博轩很是不满的解释道。

    “节省?呵!你们在赏赐你们姬妾上,我可没看出你们是个节省的人!”扯了扯嘴角,若水月目光鄙夷的在三兄弟脸上扫过。之前派人监视他们的时候,她可还真没少收到他们打赏姬妾的报告。包括夏侯夜修,打赏妃嫔的珠宝首饰,那一件不是价值连城啊!现在不过就只是让她的水色重楼赚了几千两,一个二个的居然就开始哭穷起来了,谁信啊!

    闻言,夏侯夜修三兄弟,同时眯着眼,齐刷刷的盯着一旁的若水月。

    见状,一旁的暗月不由的抿嘴的暗笑。主子也真是的,知道就知道呗,居然还当着别人的面,不留情面的揭穿他们。

    “看什么看,我说的是事实好不!”白了眼三兄弟,若水月一脸理直气壮的说道。

    闻言,夏侯夜修三兄弟不语,只是一脸郁闷又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走?还是说你们还打算再玩一会儿?”见那三兄弟还愣在原地,若水月从暗月手中接过白盅后,便一副不耐烦的催促道。

    “哎。。。”夏侯夜修三兄弟同时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才紧跟了上去。

    马车里,一路上,若水月都紧紧的抱着手中的白盅,生怕一不小心就将其打碎了。

    “你抱的是什么东西?”见若水月很是紧张那东西,夏侯博轩不由的上前问道。

    摇摇头,若水月淡淡的启唇道。“没什么。”

    “没什么才怪,快给我看看,给我看看。。。”说着夏侯博轩趁若水月没留意,伸手就将白盅从她手中夺了过来。

    见状,若水月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还给我。。。”

    此时夏侯博轩丝毫没有注意到若水月的脸色,摇摇头嬉笑道。“才不要,我要看看你究竟藏了什么好东西。”说着,夏侯博轩就欲将其打开。

    “我叫你还给我。”眼前夏侯博轩就要打开白盅了,若水月黑着一张脸,冒火的对着他就是一阵咆哮。

    闻声看过来的三兄弟,一时间都不免被若水月此时的神色给惊住了。似乎都不明白,不过就只是一个小小的白盅怎么会值得她发如此大的火。

    看了眼夏侯博轩,又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你这是怎么了?好好的生什么气那?”

    闻言,若水月只是狠狠的瞪了眼夏侯夜修,便再次冰冷启唇道。“将那东西还给我。”

    见若水月此时的神色,夏侯博轩也不敢再逗她,一副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白盅递了过去。

    吁。。。就在这时,马车不知何故突然一个急刹车。由于惯性,马车内的四人都不由的急剧朝前倾去。

    突然的动作,更是让抱着白盅的夏侯博轩防不胜防,手一滑,白盅就直接朝下摔去。

    若水月猛的一惊,伸手就欲去接,可却迟了一步,被另一只手捷足先登了。

    见状,若水月还是不由的松了口气,毕竟白盅没有摔破。

    看了眼若水月,接住白盅的夏侯夜修没有片刻的迟疑,伸手就打开了白盅。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值得她如此的宝贝。

    “你。。。”看出夏侯夜修的动作,若水月正欲阻止,可白盅却已被他完全的打开了。

    顿时一股浓郁的恶臭顿时传遍的整个马车。

    看清白盅里的东西,不光夏侯夜修,就连一旁的夏侯云杰夏侯博轩都是一脸反胃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脸色难看的瞪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伸手就一把从他手中将白盅抢了过来,盖好。

    “你那是什么东西?”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好半天才脸色阴沉的冲她问道。

    “腐肉。”没有隐瞒,若水月如实回答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什么?那你拿着它做什么?”

    “你不用管,反正我有用!”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顿时便有些不耐烦起来了。

    “你。。。”夏侯夜修还想要说什么,可这时对面的夏侯云杰是不动声色的轻轻的踢了他一下。示意他可别忘了她若水月可是什么人!她那么做,定有她的目的。

    郁闷的看了眼夏侯云杰,夏侯夜修这才闭上了嘴,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朝若水月看去。腐肉,她拿这么恶臭的腐肉是想要做什么那?难道是制毒吗?还有,她明明一直都在水色重楼,那这块腐肉又是谁给她的那?难道是水色重楼中的人?可目的又是什么那?

    一路上,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直到回到了皇宫。

    “等等。。。”就在马车即将转弯朝瑶池盛世的方向而去的时候,若水月突然开口叫停。

    闻言,夏侯夜修没有开口,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一改前一刻冰冷的脸色,笑眯眯的冲夏侯夜修开口道。“那个,夜修,我好些时日没有见过初月了,很是想她。所以我想去鸾凤殿看看她,今晚就先不回瑶池盛世了!”

    一听她这么说,其他三人无不意识到了什么。

    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恩,正巧我还有好些奏章没有批,要去御书房。你去吧。。。明儿晚些我去接你!”

    “恩,那我就在这儿下车。”冲夏侯夜修甜甜一笑,若水月抱着白盅就下了马车,急急忙忙的朝鸾凤殿跑去。

    望着若水月远去的身影,夏侯夜修沉沉的冲两人问道。“你们说,她拿那块腐肉究竟是想要做什么那?”

    夏侯云杰摇摇头,轻叹一声。“哎!谁知道那!不过明儿应该就又答案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