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一离开三人的视线,若水月便以轻功飞快的回到了鸾凤殿。

    “主子。。。”一见到若水月,几名星使急忙迎了上来,惊喜的唤道。

    若水月轻笑着点点头。“初月那?”

    闻言,几名星使纷纷摇摇头。“不知道,自从主子离开后,初月几乎很少回来,她究竟去哪儿了,我们谁也不知道。”

    一时间,若水月的眸光是不由的一暗。对几名星使简单的吩咐了几句,若水月转身就进了房间,去了地下密室。

    一回到密室,若水月就直接去了练毒房,而她这么一呆,就是一天一夜。

    待她再次出来的时候,不光一脸的疲倦,更是一脸的沉重。

    上月痛苦发作,是因为烈焰熔浆透过她的皮肤进入了她的身体。而烈焰熔浆旁生长着太多的毒物,经过岁月的流逝,让烈焰熔浆自身也带有强烈的火毒。所以只要气温一旦上升,侵入上月身体内的烈焰熔浆火毒便会随之活跃起来,这才导致上月痛不欲生。

    至于医治办法她也想到了,只是却偏偏缺少一件最重要的东西,那便是以雪域极寒之地,千尺下的寒冰所致的千年寒玉床。只有它,才能暂时的克制住上月体内的火毒,而只有让火毒暂时沉睡,她配制的毒,才能以以毒攻毒的法子,将火毒从上月体内逼出。可像千年寒玉床这种旷世奇宝,她也只是听过,却从未见过。

    想到这儿,坐在大殿内,单手托着下颚的若水月,是一脸的头疼。现在可该怎么办啊!

    “皇上驾到。。。”就在这时耳边突然传来侍卫高亢的声音。

    闻声看去,只见夏侯夜修着一身黑色金缕锦袍缓缓走了进来。而他身后紧随着的依旧是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

    看着来人,若水月只是冷然的撇了他们一眼,便又一脸头疼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现在她真的没有心情理会他们。

    注意到若水月的神色,夏侯夜修不禁有些心疼的问道。“月儿,你这是怎么了?是哪儿不是舒服吗?”

    “我全身上下,哪儿都不舒服!”郁闷的撇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没好气的甩了一句。

    一句话就暴露了她此时的心情是多么的糟糕了。

    闻言,夏侯夜修不由的岷嘴一笑。“那你告诉我,究竟要怎么样,你才会全身上下都舒服了!”夏侯夜修的语气里是慢慢的宠溺。

    “给我找到千年寒玉床,我就那都舒服了!”没有看他,若水月只是沉闷的甩了一句。

    “千年寒玉床?你早说嘛!那东西我就有,在,在。。。”

    闻言,若水月心中一惊,原本暗淡无光的眸子,此时闪闪发亮。“在?在哪儿?快,快告诉我!”猛的站起身,一脸焦急又兴奋的问道。

    苦想了一会儿后,夏侯夜修是一脸抱歉的看着若水月。“恩,恩,糟糕,我将它给输出去了。”

    “你说什么?”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那刚扬起的笑容在瞬间消失,瞪着两眼,扯着嗓子尖叫道。

    注意到若水月的神色,夏侯夜修是不由的朝后退了一步。“那个,上次和他们打赌,不小心就将千年寒玉床给输了出去。”

    闻言,若水月的怒火顿时涌上了心头。“夏侯夜修,你。。。说,你将它输给谁了?”原本是想要发作的,可回头一想,若水月又应是将那团怒火给压了下去,没好气的冲他质问道。

    若水月的话刚问完,一旁的夏侯博轩就顺口回答道。“皇兄将千年寒玉床输给三。。。啊!”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说完,耳边就传来他吃疼的惨叫声。“三皇兄,你踢我做什么?”

    狠狠的瞪了眼夏侯博轩,夏侯云杰低声威胁道。“你给我闭嘴。。。”这臭小子,他要是想要将千年寒玉床交出来,那他早就开口,还轮到他在哪儿冒杂音?

    注意到两人的神色,若水月视线是猛的落在了夏侯云杰的脸上。“千年寒玉床在你的手里?”

    “没,没有。”夏侯云杰急忙摇摇头,否认道。

    将他眼中那一闪而过的光芒尽收眼底,若水月两眼一眯,缓缓朝他走近。“我再问你一句,千年寒玉床究竟在没有在你手里?”

    看着她,夏侯云杰有些心虚的朝后退了几步,可还是摇摇头。“没有,没有在我手里。”

    “你确定?”若水月看似平静的脸上,却暗藏汹涌。

    不动声色的朝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使了个眼色,夏侯云杰咬了咬唇后是猛的点头道。“我,我确定!”

    “好,这可是你说的。”目光危险的点点头,若水月回身就冲夏侯夜修质问道。“说,你的千年寒玉床究竟输给谁了?我要听实话,若你敢骗我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

    “这个,这个,我忘了!”郁闷的看了眼夏侯云杰后,夏侯夜修是一脸抱歉的回答道。

    若水月两眼一眯。“你再好好的想想,你是真的忘了吗?”

    头一偏,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点点头。“真的忘了!”

    狠狠的瞪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的视线又落在了夏侯博轩的脸上。“那你告诉我,你皇兄将千年寒玉床输给谁了?”

    若水月的话刚问完,两道凌厉的目光就直直的落在了夏侯博轩脸上。

    很是郁闷的看了眼自己的两个哥哥,夏侯博轩是一脸痛苦的看着若水月。“如果我说我也忘了,那。。。”

    “那你是在找死!”盯着夏侯博轩,若水月是一脸的认真。

    “那,那我说我记得那?”歪了歪头,夏侯博轩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那你也是在找死!”此时说话的不是若水月,而是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是一片冰冷。不再理会三人,转过头,就朝门外的星使叫道。“来人。。。”

    “主子。。。”闻声而来的星使,在看到若水月的脸色是也是不由的一惊。

    “传令下去,命所有人收拾好行礼,半个时辰后,随我离开!”紧紧咬着牙,若水月一脸阴冷的命令道。随即,一个转身救欲离开。

    顷刻间夏侯夜修的心是紧紧的绷了起来,一把抓住她的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简单!我要离开!”说罢,若水月是一把将夏侯夜修的手从自己手上甩了开。

    “离开?你打算去哪儿?”

    “雪域极寒之地,去挖取千尺下的寒冰制作一张属于我的千年寒玉床!”说完,不屑的白了眼三人,若水月转身就要离开。

    见状,夏侯云杰和夏侯博轩是不由的对视了眼。似乎玩过火了!

    拉住若水月,夏侯夜修此时是一脸的无奈。“好了,别闹了!你这要是真走了,那那两个孩子怎么办?”

    “孩子又不是只有我这个娘,你这个爹是吃白饭的嘛?哼!拜拜!”说罢,若水月又是一次甩开了夏侯夜修的手。

    见若水月真的生气了,夏侯夜修是真的不敢再逗下去,于是立马举白旗投降道。“好了,好了,我们逗你了,这就带你去找千年寒玉床!”说罢,夏侯夜修回过头就冲夏侯云杰开口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带她去看千年寒玉床!”

    夏侯云杰瘪了瘪嘴。“知道了!”

    此时,三人都没有注意到,一抹狡黠的笑意从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一闪而过。哼!小样,和姑奶奶我玩,你们还嫩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