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前往南卫王府的马车里。若水月是目不转睛的紧盯着夏侯云杰。

    她炽热的目光盯着夏侯云杰心里是一阵发毛。她这么盯着他做什么?不会是因为刚的事情想要怎么报复他吧?

    “你一直盯着他做什么?别告诉我,你突然看上他了!”见若水月一直盯着夏侯云杰看,夏侯夜修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有些不悦的冲她质问道。

    闻言,对面的夏侯云杰是一脸的汗颜。皇兄这是什么眼神,她那眼中闪烁的是看上他的光芒吗?那明明就是算计好不!

    若水月白了眼夏侯夜修。“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那?”

    “那你一直老盯着他做什么?”要知道,他不喜欢自己的夫人老盯着别的男人看,就算是他的弟弟也不行!

    没有回答他的话,若水月只是蹙着眉瞥了他一眼,便又将自己的视线落在了夏侯云杰的脸上,笑道。“那个云杰,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可要老实的回答我哦!”

    不安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夏侯云杰的视线才又回到了若水月的脸上。“你,你想要问我什么?”

    眸光一转,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开口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哈!如果有个女子很爱你,不但将清白给了你,还为了你险些丢了性命,你对于这个女子有何想法那?”

    “你问这个做什么?”闻言,不光夏侯云杰,就连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也都是一脸疑惑不解的盯着她。

    “这你就不要问了,你只需要回答我便是了!”说到这儿时,若水月的脸色不由的变的有些严肃起来。

    见状,夏侯云杰虽然有些不大乐意,但还是如实道。“我会感动!”

    若水月眉头不由的一紧。“除了感动那?”

    思考片刻,夏侯云杰才又开口道。“这个,若是她将清白也给了我,我应该会对她负责吧!”

    “除了感动,负责,难道你就不会爱上她吗?”

    “这个嘛!很难说,首先要看她长什么样子,还有她的身份是什么,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看缘分!”

    “身份,若她的身份是江湖儿女,同时也是商家老板。至于长相,她曾经很冷艳漂亮,现在,现在因为受伤毁了容貌,当然,前提是她之所以受伤毁容是为了你,你说这种情况下,你还会爱上她吗?”问出这番话的时候,若水月明显的变的有些小心翼翼起来。似乎生怕夏侯云杰说出来的也是她不愿意听到的答案。

    闻言,不知为何,夏侯云杰的心是不由的一紧,眉头随之也紧紧的蹙了起来。“我,我不知道!”好半天,夏侯云杰才沉沉的吐了一句。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闪过一抹无奈。其实不光是夏侯云杰,若换成她,她也应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是,毕竟夏侯云杰对上月抱着怎么样的情绪,谁也不知道。

    注意到两人的神色,夏侯夜修眸光流转间,似乎猛的意识到了什么。随之眉头也不禁微微蹙了起来。

    到达南卫王府,已是两刻钟后了。

    走进南卫王府没多久,几名衣着艳丽长相甜美的女子就纷纷迎了上来。“王爷。。。”

    就在几名女子欲朝夏侯云杰身上靠过去的时候,夏侯云杰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厉声训斥道。“没规矩了吗?没见到本王有客来了吗?”

    闻言,几名女子的视线这才缓缓的从夏侯云杰身上,落在了一旁的夏侯夜修及其夏侯博轩脸上,随即猛然一惊,纷纷欠身行礼道。“妾身见过皇上,见过南伊王。。。”

    “免礼!”夏侯夜修没有开口,开口的是夏侯博轩。

    缓缓起身后,几名女子的视线又缓缓朝一旁的若水月看去,在看到她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时,几名女子同时是猛的一怔,随即眼中出现了同样的敌意。好美的女人!只是,她是谁?为什么会同王爷他们一块回来?难不成是王爷新纳的妾室?

    注意到几名妾室的神色,夏侯云杰离开便明白了她们的心中的疑惑,于是沉沉的开口道。“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见过月贵妃!”

    月贵妃?闻言,几名妾室是一脸的惊愕。月贵妃?难道眼前这绝世倾城的美人,就是前不久才为皇上诞下龙凤胎的月贵妃?听说再过不久皇上就要立她为后了!难怪,难怪她能绝宠后宫,别说是男人了,就算是女人见了她都忍不住的惊艳。

    “妾身见过月贵妃!”片刻的惊愕后,几名妾室是纷纷回过神来,冲若水月欠身行礼道。

    “免礼!”目光清冷的从几名妾室脸上闪过,若水月淡漠的点点头。她们一个二个都是如此佳人,而上月为了夏侯云杰却。。。

    “先带我去看看千年寒玉床吧!”收回思绪,若水月的冷漠的开口道。

    看了眼若水月,夏侯云杰没有开口,只是点点头,带着他们就朝一处走去。

    一路上面对南卫王府内的美景,若水月却没有心情欣赏,此时她一门心思都落在了上月的未来上面了。她要彻底的医治好上月,她要让她得到她应有的幸福。

    千年寒玉床被夏侯云杰安放在一座精美的亭楼之上。光看四周的装潢,若水月便能看得出夏侯云杰有多么的珍惜着千年寒玉床了。

    白皙纤细的手指无声的抚摸过千年寒玉床的床身,只是一下的触碰,若水月就感觉一股寒意从指尖直达心脏。

    收回手,若水月满意的点点头。“就是它了!”

    闻言,夏侯夜修三兄弟没有说话,只是一脸疑惑的看着她。

    “云杰,将它接我,过些时日再还给你!”

    “你要用千年寒玉床做什么?等等,你是不是受什么伤了?”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突然担忧的冲她问道。

    若水月摇摇头。“我没有受伤,我拿千年寒玉床是为了救人的。”

    “这么说,千年寒玉床不是你用?”这次问话的夏侯云杰。

    若水月点点头。“恩!”

    “那不行!若你要用,我绝对二话不说,双手奉上。可若是别人,我不答应!”闻言,夏侯云杰立马拒绝道。

    若水月眉头一紧。“为什么?”

    “我的千年寒玉床这么的宝贝,可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躺上去的。”

    “放心吧!不是什么随便的人,是上月,月。。。”话一说完,若水月就有种抽自己一巴掌的冲动。该死的,怎么随口就说出来了那!

    “上月?”眉头一挑,夏侯云杰的脸上顿时多了抹玩味。“若是她要用的话,可以。”

    “真的?”这话倒让若水月脸色好了不少。

    夏侯云杰点点头邪笑道。“真的,但是必须由她亲自来求我。”

    “你说什么?”闻言,若水月瞬间脸色大变,扯着嗓子冲夏侯云杰厉声问道。

    “我说我要让她亲自来求我,下跪求我,否则我。。。”

    啪!夏侯云杰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突然恼羞成怒的飞起巴掌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他那张俊逸的脸上。

    面对突然飞来的耳光,夏侯云杰顿时就惊呆了。就连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似乎也没有料到,惊愕的盯着若水月是半天回不了神。

    一时间若水月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两眼一瞪,冒火的对着夏侯云杰就是一阵咆哮。“你居然想要她亲自来下跪求你?该死的,若非为了你这个臭小子找血麒麟,她用的着会变成现在这样吗?而你家伙,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