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怔了怔,夏侯云杰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刚才说什么?”

    怒视着夏侯云杰,若水月是咬牙切齿的重复道。“若不是为了给你这个混蛋找血麒麟解毒,上月她就不会独身前往烈焰熔浆,更不会险些葬送在烈焰熔浆里。而你这个混蛋,不过就只是让你拿出千年寒玉床给她压制火毒,你居然还想要她亲自前来下跪求你。你。。。”说着说着,若水月便一副欲朝向夏侯云杰冲上去的架势。

    见状,夏侯夜修是急忙上前拉住她,劝道。“你别激动,万事好商量!”

    “就是,就是,三皇兄之前不是不知情嘛!”闻言,夏侯博轩也急忙附和道。

    狠狠的白了眼夏侯云杰,若水月没好气的问道。“那现在知情了?千年寒玉床我可以带走了吗?”

    “她现在在哪儿?我想要见她!”没有回答若水月的问道,夏侯云杰反问道。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再过几个时辰,等她晕迷了再去见她。”

    “为什么?”夏侯云杰不禁的问道。

    “她现在被烈焰熔浆毁了容,我想这个时候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你了吧!毕竟那个女人愿意将自己最丑的一面暴露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说到这儿,若水月的眉头就不由的蹙了起来。

    “你说什么?她对我?她?”惊愕的看着若水月,一抹喜色无声的划过他的心田。

    白了眼夏侯云杰,若水月没好气的开口道。“废话,若她没有爱上你,她至于为了给你寻找血麒麟解毒,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吗?害得她现在。。。”

    “我是不会介意的!”夏侯云杰明白若水月的意思,于是急忙开口道。

    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水月闷闷的说。“你现在不会介意,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见到她,等你见过她后,你未必会这么说了吧!”

    “不会的!”夏侯云杰摇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

    若水月冷冷一笑。“就算刚开始你不会介意,可时间一长,我想。。。哎!等你见过她以后再做说吧!”

    趁等待未时的空档,若水月暗自急忙唤来黑鹰,飞鹰传书给暗月,让她们赶紧将上月转移去若月楼在城西的一处府宅,并说明了原因。

    未时一到,若水月便带着他们出现在了城西的那处府宅。

    “主子。。。”若水月等人刚来到上月所住的那个小院,暗月带着两名丫鬟打扮的星使就匆匆迎了上来。

    “上月情况怎么样?”点点头,若水月脸色暗沉的问道。

    暗月摇摇头。“还是老样子,半个时辰前,才让她睡了过去!”

    “知道了,给,命人准备好这些东西!”说着若水月从怀中掏出一页清单,递给暗月。既然有了千年寒玉床,她也该做好准备为上月清毒。

    看了眼手中的清单,暗月只是点点头便退了下去。

    “走吧!她就在里面!”看了眼夏侯云杰,若水月推开门便带着他们走了出去。

    刚走进门,又是一股恶臭迎面而来。

    对于这气味若水月已没有太大的反应,倒是夏侯夜修三兄弟,随即纷纷蹙起了眉头。不得不说,这气味实在是太难闻了!

    只是冷然的看了眼三人,若水月倒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就连她第一次也是这种反应,所以这也怪不得他们。

    朝里面走去,在看到床上的女人时,夏侯夜修三兄弟同时在瞬间被床上的上月给惊呆了。似乎都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就是曾经那个冷艳美丽的女人。

    “那个,我难受,我先出去了!”盯着上月伤口处,不停流出的黄色脓浆,夏侯博轩顿时只觉一阵反胃,沉沉的说了一句,便急忙冲了出去。

    冷眼盯着夏侯博轩离去的身影,若水月正欲开口说些什么,就见夏侯夜修也突然开口道。“毕竟男女有别,她就穿那么点衣服,我实在不宜多呆,就先走去了!”说罢,不等若水月开口,夏侯夜修憋着呼吸也跟着冲了出去。

    见状,若水月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没好气的甩了一句。“没有的家伙!”

    “那个,皇嫂,你可以先出去一会儿吗?我想和上月单独呆会儿!”盯着床上的女人,夏侯云杰没有回头,只是声音有些颤抖的冲身后的若水月问道。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唤她,若是平时她定会面带羞涩的打趣他,可现在。。。

    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水月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便转身退了出去。最后并体贴的为他们关上了房门。

    看着床上的女人,夏侯云杰缓缓在上月床边坐下身,颤抖的手,微微伸向她那满是残破伤痕的脸。若换成别人,他定会觉的恶心反胃,可现在他面对的是上月,那个让他时而充满愧疚,时而气的他暴跳如雷,时而念念不忘的女人。。。曾经她是那般的冷艳美妙,而现在为了他,为了给他找得血麒麟解毒,居然。。。

    冰冷的手指轻轻的抚摸过那片伤痕,夏侯云杰满脸心疼的开口。“你为什么会这么傻那?明明都已经拒绝我了,为什么还要为我不顾性命的去找什么血麒麟那?”说着,夏侯云杰的呼吸顿时变的有些抽搐起来。

    片刻的停顿后,他又继续开口道。“其实那天只要你不那么倔强,稍微软一点点,就一点点,也许,也许我们就不会错过这么久了。。。不过也是,若不是那天你那般倔强的对我,你又怎么会无声的住进我心里去那?呵呵,你说我是不是有些犯贱?”说着,夏侯云杰有些自嘲的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却是如此的苦涩。

    握着上月的手,夏侯云杰突然不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看着她。

    房门外,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在一旁交头接耳,不知在嘀咕些什么,而一旁,若水月坐在石凳上,双手托着下颚靠在石桌上,发呆的盯着前方,那一大片开的正艳的蔷薇花。

    一个时辰后,夏侯云杰终于一脸沉重的从房里走了出来。直直的来的若水月的面前。

    若水月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见他咚一声跪倒在若水月的面前。

    见状,若水月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你这是做什么?赶紧起来!”说着就欲将他从地上拉起来。

    躲过若水月的手,夏侯云杰是一脸认真的望着她。“求皇嫂你将上月嫁给我!”

    “你说什么?”若水月一脸怀疑的问道。她没听错吧!这次他说的是嫁给他,而不是赐给他。

    “我说恳请皇嫂将上月嫁给我。”看着若水月,夏侯云杰又一脸真诚的重复了一遍。

    闻言,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不由的闪过一抹笑意。“想要娶她可以,但你似乎忘了,前提!”

    “皇嫂你放心,只要皇嫂你愿意将上月嫁给我,我回去就立马遣散府中的姬妾,并发誓,此生此世对上月都忠贞不渝。”

    “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想要答应你,但是你也知道,虽然上月是我的人,可在婚嫁上面,我一概征求她们自己的意愿。所以。。。”

    “我想上月一定会答应的。所以还请皇嫂成全!”说着,夏侯云杰居然不顾身份的向若水月重重的磕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