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目光无奈的盯着夏侯云杰看了片刻,若水月最终还是摇摇头。“我看未必!”

    “为什么?上月对我的心意,皇嫂难道还看不明白吗?若她心中没有我,她是绝对不会为我付出这么多的。”抬起头,夏侯云杰是一脸不解的问道。

    “哎!”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水月才又开口道。“就是因为她心里有你,所以她才不会答应你的。难道你没看到她现在身子,还有她的脸吗?”

    “我不在乎!”若水月的话刚落,就见夏侯云杰一脸倔强的回答道。

    闻言,若水月不由的冷冷一笑。“你是可以不在乎,可她会在乎。没有那个女人愿意在这样的样貌下,嫁给自己的心上人的!还有,你在这个时候让她嫁给你,她不会感到丝毫的快乐的,她只会认为你是在同情她,可怜她。甚至只是想要补偿她!你懂不懂!?”

    “我。。。那我该怎么办?”若水月说的道理他也懂,只是。。。

    “当什么都没有见过,没有听过,更没有来过。”扬扬眉,若水月是一脸冷然的回答道。

    “什么?那怎么行!”想也没想,夏侯云杰就急忙摇摇头。

    “为什么不行?等她身体痊愈了,恢复了原本的容貌再重新追求她不就行了!”看着夏侯云杰,若水月浅浅的笑道。

    闻言,夏侯云杰的眉头是不由的一挑。“她的身体,脸,都还能恢复到她原来的样子?”

    “废话!若不能医治她,你认为我还会有闲心在这儿和你东拉西扯的吗?”说着一脸倦意的若水月是不由的白了眼他。

    “真的吗?皇嫂,你没有骗我?”看着若水月,夏侯云杰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我吃饱了撑着,没事骗你做什么!行了!别再废话了,赶紧回去将千年寒玉床给我搬来!”说着说着,若水月便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一天一夜未免她是真的有些累了!

    闻言,夏侯云杰不敢有丝毫的耽搁,起身就一副心急如焚的跑了出去。

    待夏侯云杰一离开,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就急忙走了过来,一脸怀疑的看着若水月。“你刚对他说的话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你们认为那?”甩了个问题给他们,若水月冲一旁的星使吩咐了几句起身就朝院外走去。

    见状,夏侯夜修急忙上去问道。“你这是要上哪儿去?”

    回头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是一脸疲惫的开口道。“废话,当然是找房间睡觉了。”

    “我也去。”闻言,夏侯夜修急忙跟了上前。

    “那我也要去。”见两人要离开,夏侯博轩不假思索的张口就叫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脚步顿时就停了下来,回过头,挑眉看向夏侯博轩,有些不悦的问道。“你刚说什么?”

    夏侯夜修的神色,让夏侯博轩立刻意识到什么,于是急忙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也要和你们一样,找个房间睡觉去!”

    听他这么一说,夏侯夜修的眼底的凌厉这才收了回去。“话要说明白了!否则会引起别人的误会的!”

    瘪了瘪嘴,夏侯博轩没有开口,只是扯了扯嘴角点点头。误会!除了皇兄你,谁还会误会啊!

    看了眼两人,若水月才没有闲心理会他们,冲路过的星使吩咐了一句,她转身就去了她在这座府邸的房间。

    原本她还以为夏侯夜修会随星使去给他安排的房里,可谁知,只是眨眼的时间,他居然就已经跟进来,还很是‘贴心’的关上了房门。

    看了眼站在自己旁边的男人,若水月也并没有将他赶出去,只是边脱衣服,边冲他提醒道。“那个,夜修,我真的很累,你可不能胡来哦!听见没有!”

    闻言,夏侯夜修急忙点点头。“恩,恩,来为夫服侍夫人你上床休息!”说着夏侯夜修快步走上前,三下五除二的就将若水月身上的衣服拔个精光。

    见状,若水月眉头微微一蹙,没有不满的叫道。“你这是做什么呀!我不过就只是睡个觉,你干嘛都给我脱光了?”

    眨了眨眼,夏侯夜修是一脸无辜的笑道。“不是夫人你说,裸睡有益身体健康的吗?”

    怔了怔,若水月一把从夏侯夜修手中夺过自己的贴身衣物。“我,我什么时候说过?没有好不!”

    “你就说过,而且你还不止说过一次!”夏侯夜修一把又将若水月正在往身上穿的衣服扯了回来,一脸孩子气的反驳道。

    手中突然一空,让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拧做了一团。“你。。。好好,我说过,说过。可是你想这里毕竟不是我们自己家里,脱光了睡多不好,而且也不方便不是?”火气还没来及发出,在看到夏侯夜修‘好不委屈’的脸时,若水月又硬是将那股火气给压了下去,耐着心思的对他解释道。只是真正的原因还不是只有她自己清楚。

    果然,夏侯夜修也不是好糊弄的,只见他双眼一眯,一脸怀疑的盯着她。“这里不是你的府邸吗?既然是你的府邸,那不也就是你自己的家?而且若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你的房间吧?”作为皇室,在其他国家购买几座府邸,那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所以对此,她应该不会怀疑什么。

    闻言,若水月的脸颊是不由的一阵抽搐,可只是下一秒,便见她浅笑着说。“话是这么说,可说起家,有你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家不是吗?”

    夏侯夜修眉头一挑。“我现在不就在这儿吗?”

    “不是的,我指的是你们生活的地方,也就是说皇宫,所以。。。”

    “你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怕我在这儿要了你不是吗?”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直接打断了她。

    扬眉间,眨了眨眼,若水月不再说话,算是默认。这家伙是什么性格她会不知道?脱光了和他睡在一起,还不被他吃干抹净?

    郁闷的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保证道。“你就放心吧!在这里,我是绝对不会乱来的!”

    斜眼看向夏侯夜修,若水月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了句。“你确定你没有骗我?”

    夏侯夜修重重的点点头。“是啦,是啦,我确定没有骗行!行了,看你累的,赶紧上床休息吧!”不耐烦的说了一句,夏侯夜修上前一步就将若水月整个人横抱了起来,朝床边走去。

    轻轻的将怀中的美人放在床上,又体贴的为她盖好被子后,夏侯夜修三两下就将自己拔了个精光。

    还未等若水月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直接钻进了被窝。

    “你怎么将自己也脱光了?”被他搂在怀里,紧贴着他炽热的身体,若水月顿时就不满的叫了起来。若真这么睡,她不得不怀疑他的话究竟有没有用!

    “不是说了嘛!裸睡有益身体健康!”紧了紧抱着若水月的手,夏侯夜修眯着眼,懒懒的回了一句。

    “可是。。。”说着若水月就欲挣扎着起来。

    刚和夏侯夜修拉开点距离,若水月便又被他给拉了回去。“睡好,别乱动,否则我真的不敢保证等会能忍的住不要你!”

    闻言,若水月果然老实了下来!靠在夏侯夜修的怀里是一动不动,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点燃了他身上的火种。

    然而她实在是太低估了自己的魅力,更高估的他夏侯夜修的定力。

    就在她摇摇欲睡的时候,夏侯夜修的手掌是悄无声息的从她腰上划了下去。随后又随着她的小腹慢慢的爬了上来,直击她胸前的丰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