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一推开门,又是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但明显比三个时辰前好多了。都知道,那是千年寒玉床的原因!

    屋里,上月躺在千年寒玉床上,是目不转睛的紧盯着上方。就连若水月走近都没有察觉!

    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若水月弯了弯嘴角,佯装疑惑的问道。“在看什么那?看着这么认真?”

    闻声,上月这才缓缓的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在看到若水月时,是明显的一惊。“主,主子?你,你怎么来了?暗月,你。。。”说着,上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得,转过头就将那满是责怪的目光突然落在了暗月的身上。

    看了眼若水月,暗月一脸无奈的开口道。“这个,我。。。”

    “这事儿错的不是暗月,是你!怎么?你难道你真以为,你能瞒的了我一辈子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想到要活一辈子?”说这话的时候,若水月的语气明显的冷了许多。

    闻言,上月的眼中立刻多了些星光。“主子,我。。。”

    “行了!还好我知道的不迟,否则你这生就真的完了!”知道上月想说什么,于是不等她将话说完,若水月就突然打断了她。

    然而听了若水月的话,上月却是冷冷一笑,有些悲哀的开口道。“就算主子你真能保住我这条命,可我的身上的伤,还有我的脸。我真的已经没。。。”

    “行了!你难道忘了你主子我最拿手的是什么了吗?只要能清除你身体里的火毒,保住你的命!你身上脸上的伤对我来说还会是难题吗?”说着,若水月是忍不住的白了眼上月。

    “主子,难道你的意思是说???”看着若水月,上月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若水月点点头。“是啦!你身上脸上的伤没什么大不了的,等你身上的火毒清了,我就立刻给你换皮便是了!”

    “真的?”闻言,上月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冲若水月问道。可此时,她一直以来暗淡的眸中,此时明显的闪烁起了光芒。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浅浅一笑。“你主子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只是这皮必须得要是我们若月楼中的人才可以!毕。。。”

    “为什么?”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上月给打断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们长期吸入不同的毒,又解毒,故此你们的身体里的皮肤组织早都发生了变化。而换皮,只有相同的皮肤组织才能成功!否则。所以必须是得是我们若月楼的人!”

    闻言,上月的心顿时就沉了下去。“那我还是不换了!”

    “为什么不换?我可以将我腿上的皮分些给你!”若水月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暗月一脸认真的开口道。

    感激的看了眼暗月,上月摇摇头。“算了吧!若要伤害你来换取我的完整,那我宁愿一辈子都这样了!”

    “你在说什么那!我们是好搭档,好姐妹,也是一家人!所以就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而且不过就是一张皮,我没关系的!”

    “话是这么话,可是。。。”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争了!怎么难道你们都忘了有个人会很适合吗?”见两个丫头争过去争过来的,若水月终于开口打断了她们。

    闻言,两丫头不禁同时转过头看向若水月。“主子,你指的不会是?”

    若水月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没错,就是初月!她曾经的确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可现在她对我来说就只是一个叛徒!对于家人!我可以付出一切,可对于叛徒。。。我若水月绝对不会留丝毫的情面!所以,我一定要亲手一点点的扒了她的皮。”说到最后是,若水月眼底不由的闪过一抹残忍的杀意。

    看着若水月,上月和暗月都不再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暗月,接下来你就。。。”若水月突然低声冲暗月吩咐了几句。

    闻言,暗月不语,只是猛的点点头。

    见状,上月突然开口道。“那主子,我又要做些什么那?”

    看向上月,若水月笑了笑。“你呀!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利用这个千年寒玉床养好身子。”

    瘪了瘪嘴,上月点点头。“知道了!”

    府邸外,此时一辆华丽的马车正静静的停在门口。

    若水月原本以为是夏侯夜修在马车里等他,可以上了马车才发现等她的却是夏侯博轩。

    “你皇兄那?”若水月开口问道。

    “朝堂上出了急事,皇兄赶着回去处理了!”看着若水月,夏侯博轩笑眯眯的回答道。

    眉头一挑,若水月疑惑的开口问道。“什么急事?很严重吗?”

    扯了扯嘴角,夏侯博轩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皇兄接到密报,只丢下一句,让我送去回宫后,便冲忙的赶回去了!”

    “哦!”

    “对了,月儿,我有事情,想要让你帮忙!”见若水月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夏侯博轩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开口道。

    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若水月一脸清冷的问道。“说吧!要我帮你什么事?”

    “是这样的。。。”迟疑了下,夏侯博轩突然上前凑到她耳边,将姬申决夫妇趁她怀孕之际,险些害死她,惹怒了夏侯夜修,及其夏侯夜修的报复一事,一并告知了她。

    闻言,若水月也是大吃一惊,似乎没想到那件事会让夏侯夜修如此的气愤。

    “那你要我帮你什么?”抽回思绪,若水月又冲夏侯博轩问道。

    “我要你帮我挑拨姬申决夫妇和冷訾君浩之间的关系!”

    听他这么一说,若水月是立马来的兴趣。“说来听听,你的计划是什么。”

    “我的计划是由你出面对付冷訾君浩,至于我,我就。。。”说到自己的计划时,夏侯博轩又朝若水月的耳朵凑了上去。

    “行!就按你说的办!”说完,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也都不禁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毕竟若真能成功的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不光是对南拓国来说,就连对她也都大大的有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