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次日

    若水月带着龙凤胎及其清星一行人是浩浩荡荡的从瑶池盛世搬回到了鸾凤殿。虽然打心里她是更喜欢他们的小竹屋的,可按情况,她却不得不搬回去。

    鸾凤殿按她所依,并没有再大作整修,可里面家具还是被夏侯夜修焕然一新,同时又赏赐了她大量珍贵的珠宝首饰。虽然明知道她并不是在乎那些,可夏侯夜修还是命人送了过去。毕竟那也是他的一片心意。

    若水月走进大殿才发现,此时的大殿内居然已坐满了人。就连最厌恶她的姬申欢儿也大着个肚子出现在了其中。

    目光冷然的在众人脸上扫射一圈后,若水月的视线这才又回到身旁的初月身上。“这是什么情况?”极具平静的声音,让人一时间听不出她任何的情绪。

    “回主子的话,各位娘娘都是前来道贺的。”初月浅浅的笑了笑,随即目光便落在了若水月身后那两个嬷嬷手中的龙凤胎脸上。似乎想要看看他们究竟长的像谁!

    注意到初月对众人的称呼,若水月的双眼顿时就不由的眯了起来。若她没有记错,初月之前可是一项都瞧不起她们,更别说尊称她们为娘娘的了。而现在居然。。。看样子这半年多的时间,她又错过了不少的好戏啊!

    看着初月冷冷一笑,若水月抬脚就走了进去。

    若水月的出现让原本议论纷纷的众人顿时都停了下来,随即便见除姬申欢儿外众妃嫔纷纷起身行礼道。“臣妾见过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走到主位上,若水月姿态庄重的坐了下去,目光又在众人脸上扫过之后才又淡漠的启唇道。“都免礼吧!”

    “谢贵妃娘娘!”齐声回了一句后,众妃嫔这才又缓缓的坐下了身。

    就在若水月正欲开口说话的时候,兰妃顾书兰突然站了起来,一脸讨好的冲若水月笑道。“恭喜姐姐为皇上诞下小皇子,小公主。这是家父在边关时购买的血如意,是臣妾的一点心意,希望姐姐你能够喜欢!”说完,便见顾书兰身后的宫女抱着一个开启的锦盒就缓缓走了上前。

    看了眼静静卧在其中的血如意,若水月浅笑着点点头。“本宫很喜欢!”献礼道贺这种事情早已在她的意料之中,所以她到没有一点意外。再说了!现在她原本就在竭力捞财,面对这么多送到嘴边的肉,她若水月岂有不吃的道理?而且就算其中涂满了‘剧毒’,她也无所谓。

    闻言,初月缓缓上前将宫女手中的锦盒接了过去。

    见状,顾书兰美妙的脸上一时间是开满了花。这便是这个后宫的规矩,只要她接受了她的礼物,便也说明了她能容下她了。可若她不接受的话,那不用她出手,她下场也将会很是凄惨的。

    “臣妾也恭喜贵妃姐姐诞下小皇子,小公主,并祝福小皇子,小公主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此乃南海明珠,还望贵妃姐姐能够喜欢!”顾书兰刚一坐下,安含烟便也站了起来,一脸‘真诚’的恭贺道。

    扬扬眉,若水月又是浅浅一笑。“本宫也很喜欢!”

    见此情况,其他妃嫔也纷纷献礼道贺。

    一时间,若水月就这么浅笑着不停的重复着喜欢二字。只是她喜欢的并非礼物本身,而是它们身后的价格。

    两刻钟后,众妃嫔的贺礼都已送上,唯有姬申欢儿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脸轻蔑又不可一世的看着一切。

    目光再次在众人脸上扫过一圈后,若水月的视线终于落在了姬申欢儿的脸上,轻然笑道。“不知泠妃今日前来有何要事?”

    闻言,众人的视线在瞬间全落在了姬申欢儿的脸上。似乎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意识到,这泠妃还没有向月贵妃献礼道贺那!

    缓缓抬起头,姬申欢儿轻蔑的看着若水月,冷笑道。“没什么要事,不过就只是过来看看你的小皇子,看看他是不是个有福之人!”说着,姬申欢儿有意味深长的摸了摸自己微凸的肚子。而她的言下之意无非是想要说,看看她若水月的儿子究竟有没有福气,能坐上南拓国未来的皇帝宝座。毕竟现在她姬申欢儿的肚子里还怀有‘龙种’若也是个‘皇子’的话。。。

    席间的众妃嫔闻言都不禁一脸惊悚的目光看着她,像是在看鬼似的。这种情况下,她居然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对未来的皇后娘娘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不是在找死吗?

    相对于众妃嫔,若水月却显得格外的淡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姬申欢儿轻蔑一笑。“你这又何必再明知故问那?”

    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是哈!只不过。。。”停了停,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勾勒起妖娆而魅惑的笑容。“只不过,你真的确定你肚子里的孩子能平安的出世吗?”当着众人,若水月没有丝毫顾虑的冲姬申欢儿问道。

    一时间若水月的话,让在场众人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月贵妃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想要对泠妃???可若真是如此的话,她也不可不必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啊!毕竟要是泠妃真出什么事的话,那她岂不是???

    怔了怔,姬申欢儿是一脸惊愕的紧盯着若水月。似乎连她都没有料到她敢如此无所顾忌的说出这番话。

    就在这时,若水月突然从主位上站了起来,一脸邪气的朝姬申欢儿走近。

    见状,姬申欢儿的心顿时就绷了起来,然只是下一刻便又松了回去,她料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若水月也不敢乱来的。

    站在姬申欢儿的面前,若水月盯着她突然邪魅的一笑。随即便又见她转过头,冲众妃嫔轻然笑道。“各位妹妹,本宫在院内为你们准备了各种美食茶点。”言下之意就是让她们都出去。

    闻言,众妃嫔是纷纷起身,虽然都想要留在这儿继续欣赏这出好戏,可面对一脸邪气的若水月,却没人敢再留了下来。

    “初月,你还愣在这儿做什么?还不赶紧出去伺候着。”见众妃嫔都朝外面走去,若水月的视线又突然落在了初月身上。

    “可是。。。是,我知道了!”初月有些不甘,可还是无奈的迈出了脚步。只是在离去时,神色担忧的朝姬申欢儿看了眼。

    “你们也带两个小家伙先下去休息。”回过头,若水月又冲一旁的两嬷嬷吩咐道。虽然孩子们还小,可她还是不愿意让他们看到她狠辣的一面。

    “是!”抱着两个孩子,俩嬷嬷欠了欠身,就急忙转身去了偏殿。

    一时间偌大的宫殿内,就只剩下了若水月和清星,还有姬申欢儿和她的宫女,清莲。

    这样的感觉,让姬申欢儿心里一阵恐慌。她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什么,但她也清楚,无论是什么,都绝非好事。想要离开,可眼前的状况却根本容不得她做出选择。

    片刻的沉默后,若水月是一脸玩味的朝姬申欢儿的肚子看去。“你刚那话倒是提醒了本宫!若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个‘皇子’,那对本宫的儿子来说岂不是一个威胁?”

    闻言,姬申欢儿的两眼在瞬间放大,受惊的瞪着她。“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扬扬眉,若水月一脸阴邪的扯了扯嘴角。“什么意思?呵呵,也没什么,只不过为人母的,总是想要将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的儿子!就好比南拓国未来的皇位,还有北辟,以至于你西泠。”

    “你,你妄想!”怔了怔,姬申欢儿不鼓起勇气叫了一句。这贪心的女人,不光想要南拓国的皇位,居然连北辟和西泠都想要染指。

    “这有什么好妄想的。众人都知道本宫为夏侯夜修生了一双儿女,可没有知道,我这两个孩子的生父其实是冷訾君浩。而冷訾君浩迟早都会成为北辟的皇帝,你说,以本宫的手段,这南拓和北辟还不是本宫的囊中之物?至于你西泠,别说两国合力,就光北辟你们都不是对手。想要一举拿下你们西泠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说着,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再次洋溢着妖娆而又邪魅的笑容。

    “你说什么?你这双儿女是冷訾君浩的?”姬申欢儿是一脸的惊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