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扬眉笑道。“没错。”

    睁大着双眼姬申欢儿一脸难以置信的盯着若水月。“你就不怕本宫将此事告知皇上?”

    “告知皇上?呵呵!那也得夏侯夜修信你才是啊!否则本宫怎么会将如此重大之事告知你?而且只要你敢告知夏侯夜修,本宫就有自信让你背上一个嫉妒诬陷之罪!毕竟本宫可是要做皇后之人了!”冷眼看着姬申欢儿,若水月是一脸的无所畏惧。

    “你。。。”

    “为了本宫儿子的前途,本宫会一路为他铲除一切障碍!所以你可要小心了!若你生下来的是儿子,那本宫可以向你保证,他绝对活不过满月。若是女儿的话。。。本宫可以考虑放她一条生路,将她卖去妓院,让她一生都沦为娼妇。”如泉水般轻盈的声音说出来的却是让人心颤的话语。

    闻言,姬申欢儿顿时大怒,双手紧握成拳头,恼羞成怒的瞪着若水月。“若水月,你。。。”

    姬申欢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若水月给打断了。“哦?看样子你已经知道了本宫的真正身份!不过也对,你那对卑鄙无耻的父母按理也早该将本宫的真正身份告知你了!”

    愤怒的瞪着若水月,姬申欢儿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若水月,你别得意,总有一天你不得好死的!”

    “噗呲!”闻言,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起来。“机会你们已经错过了!想要再杀本宫?可没那么容易了!”是的,她的危险期已在夏侯夜修的保护下过去了。而现在,真正的她已经回来了。当然也是该由她做庄的时候了!

    姬申欢儿知道她被父王母后他们刺杀过两次,只是她不懂,她刚那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了那两次是父王他们做的?

    “对了!知道你那对一直被雪藏着的弟弟妹妹为什么会突然不见了吗?”就在姬申欢儿暗自揣摩的时候,若水月突然看着她阴邪的问道。

    闻言,姬申欢儿是猛的抬起头,惊恐的盯着她。“难道,难道是你干的???”

    若水月一脸邪气的摇摇头。“当然不是本宫干的,不过嘛!却也的确和本宫脱不了关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若非你那对卑鄙无耻的父母,趁本宫怀孕之际一次二次的想要至本宫与死地,君浩他也不会恼羞成怒的抓了你那双弟妹,给他们一个教训!”看着姬申欢儿,若水月挑眉轻然的笑道。只是她们没有注意到,那一刻,一抹狡黠的光芒从她开满倾世桃花的眼中一闪而过。她突然发觉比起夏侯博轩的法子,其实利用姬申欢儿这胸大无脑的女人更有效果。当然目的都是一样的。

    “什么?是冷訾君浩?”闻言,姬申欢儿的呼吸突然变的有些急促起来,看样子一时间她是被气的不轻。

    “那是你们自找的,谁叫你们妄想杀了本宫,及其本宫和他的儿女那?哼!不怕告诉你,真正的好戏好在后面!我真的很想看看姬申罗艳和姬申决痛不欲生的模样。”是的,对于姬申决夫妇,她若水月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她会让他们知道,得罪她若水月的下场会有多么的惨不忍睹。

    “本宫是不会让你看到那么一天的。”腾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身,姬申欢儿狠狠的瞪了眼若水月,带着她的宫女就一脸怒容的离开了。

    目送这姬申欢儿离去,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那么如花的笑意在这一刻盛开的越发旺盛起来。

    “主子,你不怕她将今儿你说的话一字不差的告知姬申决夫妇吗?”看了眼姬申欢儿离去的方向,清星有些担忧的问道。

    扬扬眉,若水月冷冷一笑。“我还就怕她不此事告知姬申决夫妇那!”

    闻言,清星也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毕竟她相信既然主子这么说,那便定有她的打算。

    “去,告诉白星,从今天起让她来上面伺候着。至于初月,给我盯紧了!”回过头,看了眼清星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吩咐了一声。

    清星点点头。“我这就去办。”说完,清星转身就去了内殿。

    独自在大殿内呆了一刻钟的时间后,若水月还是起身去了院子陪陪众妃嫔。虽然她完全可以不用理会她们,可想想毕竟人家都是来道贺的,哪怕动机不纯,但身为主人的她也理应出去磕道一会儿。只是没想到这一磕道就是好几个时辰,待送走她们都已经天黑了。

    晚膳时间,夏侯夜修没有过来,只是命人送了来了些美味。

    对此若水月倒也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招来来清星,白星及其初月一块用膳。

    餐桌上看到白星,初月是一脸的惊讶。“白星,你怎么上来了?主子不是有令,下面的人不需上来吗?”

    “是我让她上来的,而且我已经飞鹰传书给月邪,月寒他们,从今日起,将清星和白星提升为月使,赐名清月和白月!”挑了挑碗里的饭,若水月抬头轻然的说了一句。

    “主子。。。”闻言,吃惊的不光初月,就连清星,和白星也是一脸的惊讶。似乎都没有想到主子会突然提升她们!毕竟这星使不比月使,月使可是主子一手锻炼出来的,不光身份地位,就连武功都是星使们遥不可及的。能成为月使,可是星使们一直以来奋斗的目标啊!

    挑眉看着初月,若水月冷然的问道。“怎么?有意见?”

    “意见倒没有,只是主子,按她们的武功,突然被提升为月使,我想下面的人会不服吧!”看了眼一旁的两人,初月有些不悦的瘪了瘪嘴。若她们被升为了月使,那以后岂不是同自己平起平坐了?到时候要想要吩咐她们做些什么,还不都得要看她们的脸色?

    闻言,清星和白星是不由的垂下了眸。虽然都痛恨初月这个叛徒,可她这话也的确不无道理。若身为月使,武功连自己的保护不好,又怎么能更好的保护主子那!

    注意到初月眼中的对两人的轻蔑,若水月的眸光是不由的一暗。“谁敢不服让他们来找我!”

    “可。。。”初月还想要说什么,可想想还是闭上了嘴。

    见状,若水月绝美的脸上不由的闪过一抹冷笑,可只是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唇边。“其实我想了想,你有一点说的很对!说起武功,她们的确太弱了!”

    闻言,初月的眸光是明显一亮。“这么说,主子的意思是?”

    眸光一转,若水月淡然的笑道。“从今日起,我会亲自教她们武功。让她们成功的做一名合格的月使!”

    瞬间,初月的脸色就沉了下去。很是不服的瞪了眼身边的两人便不再说话,只是低头吃这自己的饭。

    “谢主子提拔之恩!”清星和白星对视了眼,突然起身退到一旁,跪在了若水月的面前。

    “行了,起来吧!给,这是我不久前才提炼的星辰泪,用以提升你们内力的丹药。”说着若水月从怀中掏出两粒墨色的药丸,分别交给两人。

    “谢主子!”接过药丸,两人直接就服了下去。

    见状,初月突然将头伸了过去,一脸讨好的冲若水月唤了一句。“主子,那丹药???”

    “怎么?你也想要?”

    初月一改前一刻的不满,笑眯眯的点点头。

    “可你武功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主子曾经不是常说,做什么事,都不要只原地踏步,要向前看,要坚持不懈的提升自己的吗?”再说了,这么好的内功丹药,不要白不要。只是后面的话,初月可不敢说出来。

    轻按着胸口,若水月有些为难的说。“但这已是最后一颗了,而且这颗丹药的药性比她们的都还强烈,我担心。。。”

    闻言,初月心里更是一乐。药性更强烈?这是不是说明效果更好?

    “我不怕,而且我很有信心!”见若水月有些犹豫,初月又急忙开口

    “这个。。。那好吧!”佯装无奈的看了眼初月,若水月还是将最后的药丸交给她。

    接过药丸,初月不疑有他的立刻服了下去。毕竟清星和白星都已经服下了。

    然而这时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若水月眼中那一闪而的邪恶。

    收回视线,看着清星和白星,若水月一脸温和的开口道。“记住了,从现在起你们就是月使了,而名字也必须的改过来!至于他们的,到时候暗月会替你们安排的。”

    “是,清月(白月)谢主子厚爱!”说着,清月和白月是重重的对若水月磕头道。

    “行了!赶紧起来吧!只要你们以后用心做事,忠心于我,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当然,你们要记住的一点,那就是我若水月此生最恨的就是叛徒。无论我平时怎么信任你们,宠你们,可一旦你们背叛了我的话,那我是绝对不会留丝毫情面的。而我的手段,我想你们都是应该清楚的。”这番话,若水月是在给他们提个醒,同时也是在震慑某人。

    若水月的意思,清月和白月自然明白,只是初月。。。

    果然,在听到若水月那番话的后,初月拿着筷子的手顿时不由的一抖,一不留神,筷子就从她指尖滑了下去。

    闻声,若水月,清月,白月的视线是齐刷刷的落在了初月的脸上。她为何会有如此反应,大家心里也都明白。

    而若水月此时却又明知顾问的问了一句。“怎么了?”

    心虚的看了眼若水月,初月急忙摇摇头。“没,没什么。”说着急忙弯腰下去将筷子捡了起来。“我去换一双!”牵强的冲若水月一笑,初月转身就冲忙跑了出去。

    见状,三人对视了眼,都不禁岷嘴轻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