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这顿饭吃的初月是心惊胆战,一顿饭下来,她贴身衣物几乎都已经湿透了。刚一吃完她就急急忙忙的回了房间,不敢在再若水月面前多晃,似乎怕在她面前露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对此,若水月倒也乐得其所。毕竟现在一看到她,若水月就有种想要将她碎尸万段的冲动。

    回到房间,若水月便边逗着孩子,边等着夏侯夜修回来。那家伙可是一天都没有露过面了!

    看着两个孩子越发清晰可人的轮廓,若水月一时间是母性泛滥,抱着孩子就亲个不停,这个亲了又亲那个。。。

    就在她又抱起小琪儿欲狂亲一番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人有些哭笑不得的声音。“你这是在做什么?”

    闻声,若水月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僵住了,随即消失在了唇边。只因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夏侯夜修,而是冷訾君浩。

    背对着冷訾君浩,若水月并没有急着回头,而是阴沉着脸,狠狠的咬着牙。

    “月儿。。。”见若水月半天没有回过头,冷訾君浩顿了顿,突然温柔的唤了声。

    闻声,凌厉阴冷的目光在若水月漆黑的眼中转了几个轮回后,这才消失殆尽。

    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孩子放回摇篮中,若水月缓缓起身,转了过去。在看到冷訾君浩那张美的令人窒息的容颜时,若水月却并没有上前,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他。

    见状,冷訾君浩俊美的脸上不由的勾勒出一抹温柔的笑容。“怎么?才半年多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依旧没有开口,若水月只是轻轻的咬了咬唇,双眼含泪,好不委屈的望着她。只是他没有看见,那一刻她那被裙摆遮住的手,是狠狠的朝自己的大腿上拧了一下。对于这种自虐的法子,其实她也很不想的,可为了更加真实的演绎出她这段时间的委屈,她也不得不如此,否则面对他冷訾君浩,这个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她是真的再也哭不出来了。

    她泪若梨花般的模样,让冷訾君浩的心是不由的一紧。“怎么了?”

    “呜呜。。。”下一刻,若水月强忍着心中的厌恶,一头就扑进了冷訾君浩的怀里,很是委屈的痛哭了起来。“呜呜呜,我差点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闻言,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咬着牙,紧紧的抱着冷訾君浩强健的腰,若水月不答,只是一阵痛哭。那模样似乎受了天大的委屈!然而心里,她却在盘算着怎么样,才能让冷訾君浩对姬申决他们恨之入骨。

    感受到她的颤抖,冷訾君浩的脸色是越发阴沉,一抹恨意也在他漆黑的眼中越演越烈。毕竟他清楚,这女人是坚强的,若非受了莫大的委屈,她是绝对不会这样的。

    “月儿,告诉我,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儿!”动作温柔的将怀中的女人推了出来,冷訾君浩有些着急的问。

    满脸泪水伤心的看着他,又狠狠的抽泣了几下,若水月这才终于缓缓开口道。“是姬申决,是姬申决他们,他们之间趁我怀孕,内力用不上之际,一次二次的想要残杀我们母子!”

    “你说什么?他们一次二次的想要杀你?”闻言,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其实姬申决他们第一次杀她时,他是知道的,因为当时他就在附近!不过由于当时他身中剧毒,再加以他的三个孩子都是因她而死,所以他恨她,不愿出手助她。只是这二次???

    若水月点点头,是一脸的委屈。“第一次是我被夏侯夜修罚去南阳的路上,姬申决父子前来拦杀我,将我打下了悬崖。当时若非冷夜,我就真的死了!呜呜呜。。。”说着说着,若水月又很是难过的哭了起来。

    见状,冷訾君浩急忙安慰道。“好了好了!别哭了!那第二次那?”

    对于冷訾君浩的这个安慰,若水月在心里是一阵鄙视。该死的东西,老娘这么卖力的在这儿陪你演戏,你居然连安慰都是如此的敷衍。

    若水月故意吊冷訾君浩胃口的,又是一阵抽泣,好一会儿后才开口回答道。“第二次,是在我回宫一个月后,因为他们突然发现姬申欢儿怀上了夏侯夜修龙种,便又认为我们的孩子挡了姬申欢儿肚子里那孩子的路,于是又一次围攻了鸾凤殿。只是第二次就没有第一次那么幸运了,我的人被他们杀了大半,就连我,都中了他们几剑,还好就在他们想要给我致命一击的时候,夏侯夜修出现救了我,否则我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

    “什么?我们的孩儿挡了姬申欢儿肚子里你孩子的路?”闻言,冷訾君浩脸上顿时就爆发出一种暴戾之气。怎么?难道姬申决他们是想要将姬申欢儿肚子里的孩子推上皇位?故此从而掌握南拓国大权?

    注意到冷訾君浩眼中的戾气,一抹阴邪的笑意不动声色的从若水月脸上一闪而过。

    “是啊!因为在杀我的时候,姬申罗艳说,他们要为他们的外孙铲除一切障碍!而我们的儿子就是那个最大的障碍!”一说起这个,若水月又是一脸的难过。

    “我们的孩儿是最大的障碍?哼!依我看!他们的孙子才是我们孩儿最大的障碍!”看了眼若水月,冷訾君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眸光一转,若水月又开口道。“话是这么说,可是。。。”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月儿,你要记住了!这南拓国下一个皇位的继位者只能是我冷訾君浩的儿子!”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冷訾君浩给打断了。

    看着他那势在必得的神色,若水月是不动声色的冷冷一笑。南拓国下一个皇位的继位者只能是他冷訾君浩的儿子?哼!我呸!就你冷訾君浩这种只想着雀占鸠巢的卑鄙小人也配有儿子?

    心里是那么想,可脸上若水月还是写满了担忧。“我也希望我们的儿子能成为皇帝,可是夏侯夜修现在如此的宠幸姬申欢儿,我怕。。。”

    闻言,冷訾君浩的眉头又是一拧。“夏侯夜修现在宠幸姬申欢儿?”

    若水月点点头。“我也不知道姬申欢儿究竟给夏侯夜修吃了什么迷魂药,只是突然间,夏侯夜修就宠她宠得不得了!可说是要什么给什么。”

    “有这等事儿?那是不是那个时候姬申决夫妇见过夏侯夜修?”看了眼若水月,冷訾君浩突然捏了捏自己的美妙的下颚,若有所思的冲若水月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因为那段时间,夏侯夜修将我留在了瑶池盛世。”

    “瑶池盛世?”一说起瑶池盛世,冷訾君浩的双眼顿时又亮了起来。“夏侯夜修真带你去了瑶池盛世?”

    冷訾君浩突然的反应,若水月是看在眼里。“恩!不过说真的,哪里真的好美好美,犹如仙境一般!”

    没有理会若水月的形容,冷訾君浩直接开口问道。“那你现在还记不记要怎么样才能通过那个死亡迷宫?”

    “死亡迷宫?瑶池盛世里有这个地方吗?”微微蹙了蹙眉,若水月佯装疑惑的问道。

    听她这么一问,冷訾君浩似乎随即便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又问道。“那你是怎么进去的?又是怎么出来的?”

    “不知道!我进去的时候,和出来的时候都是睡着了。”扯了扯嘴硬,若水月又摇摇头。可是在看向他时,眸光却是不由的一冷。他之所以想要知道进去瑶池盛世的目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无非就是为了夏侯夜修藏在瑶池盛世里的龙符。只是龙符这东西,是他冷訾君浩能染指的吗?就算他利用恒儿的性命得到了一枚龙符,那她若水月迟早都要让他给吐出来的。

    若水月的回答让冷訾君浩的双眸顿时又暗了下去。看样子,夏侯夜修尽管带她去了瑶池盛世,可还是在防着她。

    “哎!”重重的叹了口气,冷訾君浩的视线这才缓缓的落在了两个孩子身上。

    一见到两孩子,他原本阴暗的脸上,顿时就扬起了灿烂的阳光。“呵呵!真不愧是我的儿女,长的真好!”

    闻言,一旁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不由的扯出一抹灿烂的笑意。怎么?难道做‘爹’的都是些老王?

    “难怪你刚对两孩子亲了又亲,连孩子小脸亲红了,都还不肯放下!原来我的孩儿们是如此的可人!”说着,冷訾君浩低下头对着俩孩子的脸蛋就是各亲了一下。

    “但愿你以后也能这么说!”闻言,若水月顺口就甩了一句。可一说完,人就不由的愣住了!以后?呵呵,他冷訾君浩要有以后才得行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抬起头,冷訾君浩是一脸敏感的冲若水月问道。

    面对冷訾君浩的质问,若水月却显得格外的镇定。只见她扬扬眉,轻然一笑。“等我们的孩子长大了,一个二个都比你好看的时候,我看你还会不会这么说!”

    听她这么一解释,冷訾君浩的脸上这才又洋溢起了笑容。“青出于蓝,那是好事啊!对吧!我的乖儿子。”说着,他的视线又落在了两个孩子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