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主子。。。”就在这时初月突然走了进来。

    在看到初月时,若水月的没有是不由的一紧,然而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秒她的视线就落在了冷訾君浩的脸上。

    此时冷訾君浩正开心的逗着孩子,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初月进来了。

    “什么事?”再看向初月,若水月嘴角勾勒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我来是想要问问主子你,晚上用不用准备宵夜?”说话间,初月的目光是不停的朝冷訾君浩脸上瞟去。

    宵夜?呵呵,她初月跟了她那么久,何时见过她有用宵夜的习惯?不过就只是找借口来见见冷訾君浩罢了!不过她倒是挺佩服初月为了见冷訾君浩的勇气。两个时辰前,她都还在拼命的躲着她,然而现在就为了见冷訾君浩,居然主动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不过那!对此她还偏不成全她!

    眉头一扬,若水月冲她挥了挥手。“不用了,你退。。。”

    “耶,这不是殿下吗?”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初月一脸惊讶的给打断了。随即便见她越过若水月,快步来到冷訾君浩的面前,欠了欠声,语气温柔之极的行礼道。“初月见过殿下!”

    初月的这个举动,让若水月不禁轻蔑一笑。看样子这爱还真能战胜一切啊!

    闻言,冷訾君浩的视线这才缓缓的从孩子身上转移到了初月脸上。只是在看到她的瞬间,冷訾君浩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起来吧!”冰冷的声音里,没有丝毫因见到她而有的激动。

    面对冷訾君浩的冷漠,初月不但没有知难而退,反而一脸讨好的凑上前笑道。“殿下这次前来,是转成来看小皇子和小公主的吗?”

    不悦的撇了眼初月,冷訾君浩有些想要发作,可顾忌着若水月在场,这才冷冰冰的应了声。“恩!”这蠢女人,如此火辣辣的盯着他,她就不怕被若水月看出点什么吗?

    “小皇子和小公主长的如此的可爱,难怪殿下会如此喜欢他们!”话是这么说,可初月的目光从头到尾就未曾在两个孩子脸上停过一下。

    闻言,他们身后的若水月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那你说,比起殿下,究竟是小皇子和小公主可爱那?还是殿下更可爱?”

    若水月的这个问题,让冷訾君浩有些不满的朝她看了眼。

    “当然是殿下可爱了,了。。。”初月不加思索的回答道,可一说完便立马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急忙改口道。“当然,这殿下指的是我们的两位小殿下!”

    扬扬眉,若水月意味深长的笑道。“小丫头还真聪明!”

    闻言,冷訾君浩的心在瞬间不由的一紧,随即目光担忧的朝若水月看去。他相信,她刚的问话和她那句小丫头真聪明绝非偶然。可若真是如此,那她岂不是知道了什么???

    注意到冷訾君浩的视线,若水月也毫不吝啬的还了他一个冷眼。

    只是一个冷眼,就让冷訾君浩的心顿时给揪了起来。果然,这女人果然看出了什么。

    此时没有丝毫察觉的初月,突然又朝冷訾君浩靠近了几分,随即还不忘给他献上一片灿烂的笑容。

    注意到初月的动作,冷訾君浩心虚的朝若水月看了眼后,又狠狠的瞪向初月。这该死的蠢女人,她这究竟是在找死那?还是想要害死他啊!难道她不知道若水月这个女人在感情上是很小气的吗?

    “殿下,这两个。。。”

    “初月,出去!”就在初月又欲找话题和冷訾君浩说话的时候,若水月突然冷冷的开口打断了她。

    “厄?”愣愣的看着若水月,初月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没听见我说的话吗?我叫你出去。”此时冷的不光是若水月的声音,就连若水月的脸色同样也冷了下去。

    面对若水月突然的火气,初月是猛然一惊,来不及多看冷訾君浩一眼,转身就冲忙走了出去。

    不动声色的撇了眼初月离去的身影,又看了眼一旁的若水月,冷訾君浩突然有种不祥的感觉。

    “看样子初月是爱上你了!”几步上前,在一旁的软榻上坐下身,若水月把玩着自己手指,一脸淡漠的冲冷訾君浩甩了一句。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她越如此的淡然,就让冷訾君浩是越发的紧张。

    “没什么,就是想要告诉你一声,她爱上你了!若可以的话,你就要了她吧!”没有抬头,继续把玩着自己的手指,若水月悠悠的甩了一句。

    “你刚说什么?”一时间冷訾君浩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我说她爱上你了!如果可以的话,你就要了她吧!”撇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冷幽幽的又重复了一遍。

    闻言,冷訾君浩一脸不敢相信的盯着若水月是半天回不了神。

    “为什么?”久久才见他开口问道。

    “不为什么,不过是不想要见你们偷偷摸摸眉来眼去的样,所以想要成全你们!”话是这么说,可真正的目的,也只有她若水月自己心里清楚。

    “谁和她偷偷摸摸眉来眼去了?”

    “是哦!你们还真不是偷偷摸摸,你们是当着我的面眉来眼去!”听他这么一说,若水月急忙一本正经的纠正道。

    听到这儿,冷訾君浩是不由的笑了起来。“怎么?你这是在吃醋吗?”

    白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不语,只是冷冷一笑。吃醋?就算要吃醋也不会吃你的。

    然而若水月此时的沉默在冷訾君浩眼中却成了是默认。

    走上前,半蹲在若水月面前,拉着她的手,冷訾君浩美的致命的脸上扬起一片绚烂的笑容,很是认真的开口道。“你听好了!我冷訾君浩心爱的女人都始终都只有你若水月一人!至死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