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眨眼间,一抹讥讽的笑意从若水月嘴角一闪而过。如此动人的情话,若换成曾经,她定会幸福的晕掉的。可现在,被他伤的千穿百孔后,她也早看清,他的甜言蜜语就是那暗藏致命毒药的糖果,更是一把隐藏于鲜花下的利刃。

    然,戏还得继续!

    “心爱的女人只有我?那身边的女人那?”撅了撅嘴,若水月挑眉问道。

    “当然也只有你一个。”挑眉间,冷訾君浩信誓旦旦的回答道。

    看着冷訾君浩,若水月心里是一阵鄙夷。tm的这家伙还真是说谎都不眨下眼睛啊!

    “那以后那?你身边的女人也会只有我一个吗?”若水月又开口问道。

    冷訾君浩点点头,认真又深情的回答。“那是当然,我不是说过了吗?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那就是你!你是第一,也是唯一!”

    闻言,若水月不由的冷冷一笑。“你认为真的可能吗?”

    “厄?”扬扬眉,冷訾君浩是一脸的不解。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深深的吸了口气,模样有些无奈的开口道。“你现在是北辟国的太子,以后便将会是北辟国的皇帝。身为一国之君,后宫三千佳丽将是在所难免的不是吗?”

    眉头一紧,冷訾君浩是急忙开口保证道。“月儿,你放心,我只要有你就够了!什么佳丽三千,我根本就不稀罕!”话是这么说,可究竟会不会做到,也只有他自己才清楚。毕竟那些对他来说都只是后话了。

    不稀罕?哼!像你这种只知道以下半身解决问题的男人,不稀罕才怪!

    心里一番讽刺后,若水月这才又摇摇头,无奈又悲哀的开口道。“话是这么说,可后宫妃嫔的作用,不光光只是皇帝和女人之间的关系,也是维持朝堂势力间的一个横梁不是吗?这点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月儿,我。。。。”

    冷訾君浩想要解释什么,可还未说完,若水月就打断了他。“好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都懂。。。虽然要我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心爱的男人,我真的。。。但有你今天这话就够了!以后我会学着慢慢接纳你的其他女人的。”抿了抿嘴,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无奈,更是妥协。

    “月,月儿。”若水月脸上的神色,冷訾君浩是尽收眼底。有些心疼,又有些感动。她居然会为了他的大业而妥协,让步。

    “其实我之所以让你要了初月,不光是因为见她爱上了你,更多的是因为我想要慢慢的学着适应,接纳。毕竟若我连自己的人都无法容纳的话,那更何况对其他的女人!所以我才。。。”说话间,若水月的身子微微一颤,佯装隐忍的咬了咬下唇后又继续开口道。“你要了初月吧!”之所以如此,并非因为她想要成全初月,而是她想要更加残忍的折磨她,惩罚她。

    她颤抖话语和她那紧抓着裙摆,极力隐忍的模样让冷訾君浩的心痛感一时间又加深了几分。“月儿!”

    “答应我,要了初月!帮我学着适应,学着接纳你的‘以后’的其他女人!”双眸含泪,若水月一副无奈的看着冷訾君浩。

    “月儿,我。。。”这样的她让他心疼,可她说的也不错,以后,他将会是一国之君,三千佳丽是必不可少的。不说以后,就他现在的女人。。。的确,她若想要一直和他在一起就必须得要学会适应和容忍他其他的女人们。否则。。。

    看着他走神的双眸,一抹轻蔑而又阴邪的笑容毫不掩饰的出现在了若水月的脸上,只是眨眼间便又消失在了她的唇边。

    “好!我答应你!”回过神,看了眼若水月,冷訾君浩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依旧一脸无奈看着他。然,心里,若水月却在狂笑不已。冷訾君浩啊!冷訾君浩!你真的是。。。呼!

    这一刻太过专注的两人,丝毫没有觉察到门外一个身影正阴冷的盯着他们。

    “月儿,你放心,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你都将是我最爱也是最重要的女人!”握住若水月白皙的手,冷訾君浩又神情的承诺道。

    最爱最重要的女人?呵呵,谁稀罕啊!

    抿了抿嘴,若水月不语,只是故作羞涩的看了眼冷訾君浩,垂眸间,若水月绝世倾城的脸上,笑容一时间比三月的蔷薇花还要绚丽,妖艳。当然,她的笑容并非是因为冷訾君浩的那番情话,而是因为她又朝她的计谋迈进了一步。

    如此绝艳的美景,让冷訾君浩瞬间迷了眼。

    温热的手突然不由的抚摸上她那张绝美的脸庞,看着她,冷訾君浩突然着迷的启唇道。“此生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说话间,冷訾君浩的大拇指是温柔的摩擦着若水月那充满诱惑的红唇。

    他的触碰和他眼底逐渐升起的情、欲,让若水月的心在瞬间绷了起来。这该死的家伙,他,他不会是想要。。。不,不,她绝对不会再和他有丝毫的肌肤之亲的。

    “月儿,我想要你。”声音沙哑的说了一句,冷訾君浩撑起身就欲朝若水月那诱人的红唇吻去。

    见状,若水月的心瞬间绷的更紧了。

    就在他的唇即将落在她的唇上的时候,若水月是急忙身上挡住她。

    “月儿。。。”看着若水月,冷訾君浩有些不满的看着她。

    朝四处看了眼,若水月故作羞涩的启唇道。“孩子。。。”没法,若水月只能拿孩子来做挡箭牌。虽然明知道没多大用,可她还是想要借此来拖延些时间,好让她想法逃过这一劫。

    “厄?”被她这么一说,冷訾君浩明显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孩子还在那!”说着,若水月更是一脸羞涩的朝两孩子看了眼。

    顺着她的目光,冷訾君浩也朝两孩子看了眼,随即不由的抿嘴一笑。“那么屁大点的孩子他们懂什么。”说罢,冷訾君浩就又朝若水月的红唇吻了过去。

    死盯着他那张逐渐在眼前放大的俊脸,若水月是恨不得现在就一把将他猛的推开,再狠狠的刺他两刀。可理智却在不停的提醒她,不能那么做。

    惊慌中,若水月的视线突然落在了一处,随即一亮,急忙开口道。“先把房门关上拉!”说完,为了不引起冷訾君浩的怀疑,若水月随即献上一片‘羞涩’又‘期待’的笑容。

    看了眼眼前的女人,又看了眼那敞开的房门,冷訾君浩也没有多想,点点头,就起身上前走去。

    听闻里面的动静,门外的身影阴沉着一张脸急忙转身就进了一旁的房间。

    待冷訾君浩关上房门,转身的时候,见若水月已来到了床边,顿时俊美的脸上不由的露出了抹邪魅的笑容。

    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冷訾君浩,若水月一时间是忍不住的在心里骂了起来。该死的,关个门,那么快做什么?

    “没想到我们的月儿居然还有如此迫不及待的时候!”看着床边的若水月,冷訾君浩忍不住的调侃了一句。

    迫不及待你妹!老娘是想要趁你关门的时候,将两孩子弄哭,借此来阻止你的色狼行为好不!只是没想到。。。

    一时间若水月有些欲哭无泪。天啊!现在谁能来救救她啊!夏侯夜修这王八蛋,不该露面的时候老在面前晃当。而现在。。。他究竟是死哪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