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瞪了眼初月离开的身影,清月是一脸不解的冲若水月问道。“主子,明知道她留下来不怀好意,为什么你还???”

    挑眉间,嘴角一扯,若水月阴邪的笑了笑。“她要留下来,无非是想要钱,随她吧!反正她所知道的宝库里面的珠宝钱财,早已被我命人以假货掉包转移到了密室,并由我亲自用毒上封。她想要,除非我点头,否则那她就只是在做梦。而且,我是非常想要看看,当她拿着那些假货炫耀的时候,被人当众揭穿出丑的画面。嘿嘿!那感觉肯定会很不耐的哦!”

    “主子英明!”闻言,清月是一脸佩服的看着若水月。

    若水月浅浅一笑。“不是我英明,我不过是站在她的角度,按她的性格想事而已。”

    “对了,主子,你明知道她爱上了冷訾君浩,为什么你还让冷訾君浩要了她?这不就是成全了她吗?”白月突然开口问道。

    “要我成全她?你认为可能?呵呵,之所以让冷訾君浩要了她,是因为我要亲手将她捧上天,再让她狠狠的摔下来。那种痛,呵呵,我要她毕生难忘!”一说到这儿,若水月一时间笑的很是妖艳,邪恶。

    虽然不知道主子究竟要怎么做,但白月相信,初月的苦难是真的来临了。

    “对了,你们可别忘了派人给我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过没多久,我还有用得着她的时候。”

    “知道了!”点点头,欠了欠身,白月和清月就退了出去。

    又逗了会儿孩子,若水月便命嬷嬷将他们带了下去,而她则起身洗澡去了。至于夏侯夜修,谁知道冷夜那家伙是不是忽悠她的那?万一夏侯夜修有什么事今晚都不过来了,她难不成还要等他一宿?还是算了吧!

    洗完澡,若水月围着她自己制作的浴巾正擦拭着头发的时候,夏侯夜修就走了进来。

    “来了!用膳了吗?要不要我命人给你准备些吃的?”闻声,见是夏侯夜修,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不由的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不用了,晚膳已经准备好了!”两眼发光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夏侯夜修愣愣的答道。

    眼前的美人,雪白的锦缎完美的勾勒出她火辣的曲线,乌黑微干的青丝随意的搭在胸前,使得其下的丰满若隐若现充满诱惑,修长的双腿,毫无半点遮挡的暴露在外。因为沐浴的原因,使得她原本如脂的肌肤格外的粉嫩。

    擦拭着头发,若水月也没有多想,只是点点头。

    “月儿,你真的好美!”喉头滑了滑,夏侯夜修突然快步上前,从身后抱住她,声音温柔又略带沙哑的说道。

    若水月抿嘴一笑,回过头看了他一眼。“废话,那是必须的。”

    性格的唇在她如脂般洁白圆润的肩上一吻,夏侯夜修又开口道。“尤其是此时的月儿,格外的美!”

    闻言,若水月的手上的动作不由的一停,低下头,将自己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便意识到了什么,一个白眼下一秒是直接扔向了夏侯夜修。“依我看对你来说,脱光了岂不是更美?”

    “若月儿愿意的话,为夫是十分乐意欣赏的。”扬扬眉,夏侯夜修是一脸的坏笑。

    挣开他的怀抱,若水月又是一个白眼扔给了他。“色鬼!美的你。。。行了,赶紧用你的晚膳去!”

    嘴角一扯,夏侯夜修坏坏一笑。“我这不是正准备用膳吗?”

    “恩!那去吧!”这一刻若水月明显没有意识到夏侯夜修话中的意思。

    闻言,夏侯夜修也不客气,上前就一把搂住了若水月。

    “不是叫你去用膳吗?你这是做什么?”看着搂住自己腰上的手,若水月的眉头是不由的一挑。

    眨了眨眼,夏侯夜修一脸无辜的看着若水月。“我这不正准备用膳吗?”

    “厄?”怔了怔,若水月随即意识到了什么,顿时两眼就瞪了起来。“准备用膳?你家伙不会是指。。。”

    “没错,对我来说,你就是一道绝世佳肴。”邪魅一笑,夏侯夜修也不再浪费时间,一把扯下若水月身上的浴巾,直接就将她扑倒在床。封唇,拿下。。。。。。

    一宿抵死缠绵后,再次醒来已是次日,午后。

    看着身旁睡的正香的夏侯夜修,若水月绝美的脸上是不由的勾勒出一抹温柔的笑容。这是她的男人,她深爱的男人,若能就这么和他幸福的在一起一辈子,那该有多好啊!

    伸头在他性感的唇上轻轻一吻,若水月翻身就下了床。

    她没有注意到,在她转身的瞬间,床上那俊美的男人突然勾勒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很温暖,也很幸福!

    大殿内,初月刚收拾完毕,白月正准备送她离开,就见若水月走了出来。“主子。”

    “主,主子。。。”看着若水月,初月的心是不由的一慌。

    目光扫过她手中的几个大包袱,若水月点点头,一脸淡然的开口道。“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初月急忙点点头,应道。“恩!都收拾好了!”

    “恩,没事的时候记得让冷訾君浩多带你回来聚聚。”

    撇了眼若水月,初月又点点头。“知道了!”

    “行,那去吧!”

    闻言,初月也不再说话,只是目光清冷的撇了眼若水月,转身就急冲冲的走了出去,似乎生怕被若水月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看了眼若水月,白月也急忙跟了上去。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之中,若水月才淡然的看了眼身边的清月,开口问道。“不是让她一早就离开吗?怎么她现在才走?”

    “她从昨晚开始就一直呆在那全是假货的宝库里,挑到刚才算挑完。”清月淡淡的回答道。

    “哦?那她究竟拿了多少东西?”

    “就她手中那几个包袱里全是那些假货。。。而且最好笑的是,她为了装那些东西,居然连真的首饰,银两都留下了。”说道这儿,清月很是讥讽的笑了起来。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一脸邪气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