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这时,夏侯博轩突然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月儿,皇兄在这儿吗?”

    看他满头大汗的模样,若水月不禁开口问道。“在,只是出什么事了吗?看你急的样。”说着她从衣袖中掏出一块手绢给他。

    擦了擦汗,夏侯博轩不安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摇摇头。“没什么,都是些朝堂上的事儿。”说完,不再看若水月一眼,夏侯博轩直接就跑了进去。

    屋里,夏侯夜修正穿着衣服准备起床,见夏侯博轩莽莽撞撞的跑了进来,眉头顿时就不悦的蹙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没有回答夏侯夜修的话,夏侯博轩只是一脸阴暗的甩了一句话。“她回来了!”

    系着腰带的手微微一抖,夏侯夜修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她,她现在在哪儿?”

    “我刚将她送去东弥国驿站。”注意到夏侯夜修的神色,夏侯博轩的脸色微微一沉,冷然的回答道。

    迟疑几秒后,夏侯夜修又开口问道。“她是一个人还是?”

    听夏侯夜修这么一问,夏侯博轩立马便猜到他想要做什么了,可最终他还是如实回答道。“现在是一个人,据说四王爷慕容拓灭和小公主慕容水瑶因为有事在路上耽搁了,要迟些时间到。”

    “那立刻接她进宫。”说着,夏侯夜修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解释了一句。“她一个女子,孤身在驿站,万一出什么事,朕。。。”

    “皇兄你用不着向我解释,只是有些事,你自己拿捏好便是了。毕竟月儿她。。。”

    “在说我什么那?”夏侯博轩的话还未说完,就被突然进来的若水月给打断了。

    看着突然出现的若水月,夏侯夜修的心在瞬间被紧紧的绷了起来。

    “没说你什么,就是随口问问皇兄,还需要为你准备些什么。”复杂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博轩扯了扯嘴角,有些牵强的笑道。

    “这样啊!还以为你们在说我什么坏话那!”看着一脸严肃的夏侯博轩,若水月不由的笑道。他这副模样,她还真有些不习惯那!

    “放眼望去,这皇宫里,谁敢讲你的坏话啊!”虽然这个时候夏侯博轩有些不愿面对她,可听她这么一说,他还是忍不住的回了一句。似乎怕被她看出什么端疑。

    “我看未必!”注意到夏侯夜修呆呆的站在原地发愣,若水月不禁好奇的冲他问了一句。“在想什么那?这么认真?”

    猛的回过神,夏侯夜修急忙摇摇头。“没,没什么。那个月儿,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先不陪你了。晚些我再过来陪你。”看着若水月笑容如嫣的模样,夏侯夜修突然间,有些没有勇气再多看她一眼了。

    “恩!”点点头,若水月也不再多问。毕竟冷夜之前已经说了过,因为立后大典,将会有多国使者前来道贺。为了以防万一,夏侯夜修这段时间将会很忙。

    果然,从那天开始,夏侯夜修真的是忙的不可开交。虽然他每天都还是会来鸾凤殿,可每次呆的时间不足一个时辰便又冲冲离开了。对此,若水月倒也没有多大反应。只是每天都会亲自为他准备一些药膳,等他来的时候给他补补。而没事的时候,她不是逗逗孩子,就是教白月清月练武,或者跑出宫去看看上月的情况,然后顺便再去水色重楼坐坐,日子过的倒也惬意。

    眨眼间便已是七夕,而距离立后大典也不过三天的时间。

    这日一大早,若水月就带着白月清月来到了御书房。想要邀请夏侯夜修共度七夕,只因去年的七夕便是她对夏侯夜修情动之时,虽然刚开始她打死也不愿意承认,但那毕竟就是事实。而且去年的七夕他亲手为她雕刻了一支发簪,所以今年的七夕她便亲手为他绣制了一条腰带,并编织了两条同心结。

    “月,月贵妃?”见若水月突然前来御书房,太监总管刘德全是一脸的惊慌。

    注意到刘德全的神色,若水月眉头一挑,很是疑惑的问道。“刘公公,怎么了吗?”

    “没,只是许久未见娘娘,有些激动。”说罢,刘德全是急忙弯腰对若水月行礼道。“奴才见过娘娘!”

    “行了!免礼吧!”若水月淡然笑了笑,随即起步就欲朝御书房内走去。

    见状,刘德全心里一慌,是急忙拦住她。“娘娘,还是容奴才先进去启禀一声吧!”

    冷眼朝刘德全看了眼,迟疑几秒后,若水月还是点点头。“行,去吧!”其实她大可不必如此,但想想,夏侯夜修毕竟是皇帝,这点面子她还是该给他留的。否则让别人看了眼,还不知道会怎么样谣传那。

    闻言,刘德全是明显的松了口气。“娘娘稍等。”说罢,刘德全转身就进了御书房。

    很快便见他走了出来,一脸恭敬的对若水月开口道。“娘娘,皇上有请!”

    若水月不语,只是复杂的看了他一眼,便走了进去。

    刚踏入御书房,一股浓郁的幽香就迎面而来。顿时若水月的眉头就蹙了起来,但很快便又松了回去。

    御书房内,夏侯夜修坐在桌案前,而他下方的首位上,坐着一名衣着华丽容貌清丽的女子。

    在看到若水月的瞬间,那名清丽女子的明显的一惊,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就那么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位被称之为独宠后宫的绝世女子-冷訾残月。

    只是清冷的看了眼该女子,若水月的视线又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脸上。“夜修,这位是???”

    怔了怔,夏侯夜修是急忙回答道。“哦!这位是前来道贺的东弥国三王妃。”

    看了眼夏侯夜修,三王妃的目光便又回到了若水月的脸上。“想必这位就是南拓国有第一美人之称的月贵妃吧!”

    绝美的脸上突然勾勒出妖娆而又魅惑的笑容,若水月点点头。“没错,正是本宫。三王妃是一个人前来的吗?”

    “厄?”面对若水月突然的问题,三王妃不禁有些愣住了。

    笑了笑,若水月淡然的解释道。“本宫的意思是说,像三王妃如此漂亮的美人,孤身千里迢迢从东弥前来我南拓道贺的话。。。”

    “月儿你误会了,此次三王妃是同东弥国四王爷及其长公主一块前来的。”注意到若水月的神色,夏侯夜修立马就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急忙解释道。

    “哦?那四王爷?和公主?”说着,若水月又朝屋内其他地方看了眼。三王妃?四王爷?公主?呵呵,这组合还真有点意思。

    “四王爷,和公主因为有事在路上耽搁了,所以让本宫先来一步。”盯着若水月那双极度诱人的双眼,三王妃淡然的道。

    若水月一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即一脸友好的笑道。“三王妃初来我南拓,加以今日正巧是七夕佳节,不如本宫。。。”

    “不用了!”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三王妃有些冰冷的给打断了,而一说完,三王妃便才意识到了什么,于是急忙露出笑容,轻然的解释道。“也许月贵妃不知道,本宫原本就是南拓人。对于南拓,无论是人是物,还是景,本宫也许比月贵妃还要熟悉。

    “是吗?”眸光暗了暗,若水月扬眉间,突然邪魅的笑了起来。

    注意到若水月的反应,龙椅上的夏侯夜修的心是不由的一慌,急忙开口冲若水月问道。“月儿,这一大早的,你来找朕不知是为了何事?”

    朕?他居然对她用的是朕!她都不知道有多久没听到过他对她用这个字了。哎!也许是因为有客在的原因吧!毕竟他可是皇帝啊!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这才将自己的视线落回了夏侯夜修的身上。“没什么,因为今儿是七夕佳节,所以我想要问问你晚上有没有空,我想。。。”

    不动声色的看了眼三王妃,夏侯夜修是一脸为难的开口道。“月儿,对不起,今晚朕必须将这堆事情处理完,所以陪不了你。”今儿七夕佳节,他不是不知道,只是。。。

    夏侯夜修的回答,让一旁的三王妃心里一喜,随即愉悦的笑了起来。

    闻言,若水月的眸光明显的暗了几分。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嘴角有些勉强的撑起了一抹笑意。“没事儿,国事要紧,你忙你的,那我就先走了!”虽然有些不开心,但她还是分的清轻重缓急的。若非真有什么要是,夏侯夜修是绝对不会拒绝她的。

    然而若水月刚转身,就被夏侯夜修突然给叫住了。“月儿,要不朕让博轩和云杰陪你?”

    七夕佳节,让自己的两个小叔子陪自己,像什么话。“我看还是算了,我今儿就在宫里陪两孩子便是了。”

    “陪孩子?那你不出宫去玩了吗?”夏侯夜修又问道。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点点头。“是啊!你又没空,我一个人跑出去那不是自找难受吗?”人家可都是成双成对的。

    闻言,夏侯夜修顿时是一脸的歉意。“月儿,对不起,朕实在是。。。”

    若水月吐了口气。“行了!我又没怪你,而且这七夕佳节又不是以后都没了,明年你再陪我去便是了。好了,你自己注意休息,我先走了!”一脸善解人意的笑了笑,若水月转身就走了出去。

    然而这一刻,夏侯夜修和那个三王妃都没有注意到,在若水月转身的瞬间,她脸上原本的笑容在瞬间退了下去,换上一脸的无奈。

    “恭送娘娘。”见若水月出来要走,刘德全急忙弯身送道。

    闻言,若水月不语,只是目光冰冷凌厉的朝他看了眼。

    见状,刘德全心不由的一慌,随即是急忙转开了自己的视线,不敢再多看她一眼。怎么?难道是被她发现了什么吗?

    待离开了御书房范围,若水月才闷闷的冲白月吩咐道。“准备下,我们等会儿出宫去。”

    怔了怔,白月不解的看着若水月。“主子不是说今儿不出宫吗?”

    “之所以那么说,只是不想要夏侯夜修忙着处理国事的同时还要担心我在宫外的安危。再说了,月贵妃,冷訾残月今儿是不出宫,因为出宫的是水倾城!”说到最后若水月突然狡黠的笑了起来。虽然不能和夏侯夜修过七夕情人了,但她可以趁今儿这个好日子大赚一笔。让那些白花花的银子来安慰下她微微有些受伤的心。

    “明白了!”看了眼若水月,白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