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回到鸾凤殿,安顿好两孩子,又冲星使们吩咐了些事情,若水月便带着白月,清月由地下密室出了皇宫,去了水色重楼。

    酉时三刻,水色重楼各类分店,便同时出现了多中精美奇特的七夕节卖点。情侣套餐,情侣服饰,情侣手链,情侣发簪,情侣戒指。。。各种产品一推出,虽然价格昂贵,可不到一个时辰还是都被抢个精光。

    水色重楼密室下的宝库内,若水月看着那一箱一箱的金银珠宝被抬了进来,是一直笑的合不拢嘴。

    见若水月此时的模样,暗月,白月,还有清月三人对视了眼,都不由的抿嘴笑了起来。从何时起,主子居然如此的爱财了?

    “哎!这次真是失误,我们应该早做准备的。那样的话,我们还可以赚更多的钱!”见最后一箱银子也抬了起来,若水月突然闷闷的开口道。因为她的重心没有放在生意上,所以这七夕节卖点也都是她临时想起要做的。而几个时辰的时间,就算人再多,毕竟是现教,成品也是有限啊!

    暗月三人都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都这个时辰了,还有什么可以赚钱的那?”把玩着手中的金元宝,若水月蹙着眉,闷闷的问道。

    “不知道!”对视了眼,暗月三人齐声道。

    “对了!”若水月两眼突然一亮,一脸奸诈的笑了起来。“暗月,你们马上去。。。”凑到三人耳边,若水月低声吩咐道。

    闻言,暗月三人是一脸错愕的看着若水月。“主子,真的要这样吗?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主子今儿究竟是怎么了?

    “废话!你们看我的样子是在开玩笑那?”看了眼手中那亮晶晶的元宝,若水月是一脸的认真。

    “可主子,你是马上就要成为皇后的人了,这要是被夏侯夜修知道了,还不。。。”想到夏侯夜修那张冰冷发怒的脸,清月是一脸的担忧。

    清月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给打断了。“你们放心好了,只要我易容面积一戴,谁会知道我是冷訾残月了?而且我这不是以水倾城的身份出现的吗?”

    闻言,清月三人还是不放心。“话是这么说,可是。。。”

    “你们就放那一百二颗心好了,这事,我是绝对不会让夏侯夜修知道的。而且你忘了,他今晚有事,根本就没时间出宫的。”

    “主子,你真就那么缺钱吗?”看着若水月,暗月闷闷的问道。

    “倒也不是,只是。。。行了,都少废话了!赶紧按我吩咐的去办!”她总不能告诉她们,因为这段时间夏侯夜修陪她的时间太少,所以她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对钱财就很。。。

    “是!”瘪了瘪嘴,三人都是一脸的无奈。

    半个时辰后,水色重楼当家水倾城要现身七夕佳节的消息,便已传遍了整个拓都。

    据说,水色重楼将会在鹊桥前搭建舞台,免费演出一台歌舞,而且传闻中水色重楼当家水倾城也会亲自献舞。最后,水倾城为表大家对水色重楼的照顾,凡出价高者,便能见识到她的真面目。

    此消息一出,顿时引起一阵狂潮。

    时辰还未到,鹊桥处,便早已围满了人群。

    然而身为当事人的若水月,此时却一脸惬意的躺在院中的美人榻上,喝着美酒欣赏着满园的美景。

    “主子,主子。。。”就在这时,暗月突然冲冲的跑了进来。

    斜眼看了眼暗月,若水月幽幽的问道。“看你急的?是天要踏了吗?”

    暗月摇摇头,气喘吁吁道。“不是的,是突然来了两名客人,指名道姓的说要见你。”

    “见我?呵呵,想见我的人多了去了。去告诉他们,说我没空!”起身喝了杯葡萄美酒,若水月便又躺了下去。

    “他们要见的不是水倾城,也不是冷訾残月,而是若水月。”没动,看着若水月,暗月将话说的更加详细了几分。

    “你说什么?”闻言,若水月一惊,是猛的从美人榻上跳了下来。“若水月?他们真的说的是若水月?”

    暗月点点头。“他们一进水色重楼,就直接点名说要见我们的当家,若水月,而非水倾城。”

    蹙了蹙眉,若水月一脸复杂的冲暗月问道。“那两个人你们认识吗?”知道她是若水月,这倒不怎么奇怪,毕竟现在知道她真正身份的人不少。可知道她就是水色重楼当家的,除了她的人外,可真就没有别人知道了。而这两个要见她的人???

    长长的吐了口气,若水月迟疑半晌后,终于还是开口道。“将他们带进来。。。”若有不对的地方,她可真不介意在这里杀人灭口。

    “是。。。”

    很快暗月就将那两个人带了进来,是一男一女。

    男子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一袭金色的华丽锦衣穿在他身上更显完美。他鼻子高挺,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冷酷性感。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能将人冻结的冰寒之气。

    女子一张美妙红润的鹅蛋脸,一双水泉映月般的大眼睛,灵动俏媚的双瞳,双眉过分的修长如画,微翘秀美的鼻子下樱桃般的小嘴显得更是小巧玲珑。细嫩柔腻的肌肤,肤光胜雪。一身淡蓝色长裙,裙上复一层雾气一般的白纱,腰间系一条雪白的纱,身披长长的流苏,清秀脱俗。

    “是你们?”在看到两人时,若水月是一脸的惊讶。

    “居然是你?”很明显,在看到若水月的瞬间,男子也是一脸说不出的惊愕。

    “怎么?你们两人认识?”听闻两人的话,前来的女子更是惊讶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