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若水月在建立若月楼不久后结拜的姐妹,慕容水瑶。她是东弥国的小公主,虽贵为公主,可她却没有半点公主的样子。反而整天疯疯癫癫,四处乱闯。

    当年刚出江湖不久的若水月,一直以男装示人。因为一次无意中出手救了她,她便如狗皮膏药般黏上了她。一直缠着她,扬言要报恩,要以身相许。那时无论若水月说什么,做什么,都动摇不了半分她要嫁给她的念头。而她缠着她的日子里,对她可说是全心全意,不惜一切。甚至有好几次,都险些为了若水月丢了性命。最后,若水月实在没辙,终于将自己的女儿身身份告知了她。原本以为这么一来,她便可以离开了。可谁知道她却依旧缠着她,唯独不同的是,这次她缠着她不是为了嫁给她,而是为了让她和她结拜成姐妹。最初,若水月说什么也不答应,可时间一长,她对她的好,对她的真,让她当时极度冰冷的心,慢慢的开始有了些温暖。最后她不但接受了她,还教了她武功,让她有自我保护的能力。直到东弥皇室出了事,她这才离开了她。

    至于男子,如果可以,若水月真的希望和他此生都不再相见。因为她欠他的,而且欠的,还是她无法偿还的那种。所以她怕与他相见。至于他们之间曾经的关系?解药?朋友?情人?她不知道,更不愿意去思考这个关系。

    他和她是在黄泉炼狱认识的,那时的她们都还很年轻,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而她还只是个三脚猫,还不会什么高深的武功,更没有什么强大的内力。因为巨大的痛苦磨练,她刚恢复恢复了美貌不久,所以那时的她正不时的受到那个变态地狱阎罗的胁迫。唯独让她庆幸的是,地狱阎罗那个变态虽然想尽办法的想要逼她就范,可却偏偏没有强要她。否则现在的她会是什么样,她都已不敢去想了。

    那是个狂风暴雨的夜晚,她身种媚药,为了不受地狱阎罗侵犯,她忍着身体的渴望,心中的痛苦,不顾一切的穿越了毒蛇林,翻过了禁地山,来到了海边。也就是在哪里,她遇见了因船只搁浅来到黄泉地狱的他。

    直到这一刻,她似乎都还记得他当时笑容,是那般的灿烂,就如清晨的第一缕阳光。

    那晚究竟是怎么开始的,她不知道,她只知道,是他救了她,用他自己的身子为她解了媚药之毒,为她清晰干净了身子,为她包扎好了伤口。让她在那阴暗的黄泉地狱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温暖,一丝光明。

    在哪里他们一起生活了一个多月,直到他们的船只修好。他的手伸向她,对她说,跟我走,我会爱你,宠你,疼你,给你一世安宁。然而看着他那双修长干净的手,她却退却了,选择了放弃。她说,我的世界里没有爱,只有恨,而你,我从未爱过你,更不会爱上你,我只希望,此生与君不复相见。说完,她转身离去。只是那时的他没有发现,在她转身的刹那,她早已泪如雨下。他是她情动之始,怎可能没爱,只是那强烈的复仇欲、望却战胜了一切。

    那一别,他们便再也没有见过。只是没想到现在,当他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忽然发现,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时光,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般。

    “我在问你们话那?你们两怎么会认识的?”见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彼此,慕容水瑶不禁又开口问了一句。

    闻言,两人是猛的从曾经的过往中回过神。

    顿了顿,慕容拓灭是猛的想到什么似得,睁大着眼睛,不敢相信的冲慕容水瑶问道。“这么说,月就是你口中的那个姐妹,若水月?”

    眨了眨眼,慕容水瑶点点头。“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得到答案的慕容拓灭,明显有些无法接受的往后跌退了几步。她就是若水月?她就是小妹口中,那个为了报灭门之仇不惜一切的若水月?

    似乎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明白,当年她为何会那般的决绝,原来,原来。。。只是这么说,当年的他没有输给任何一个男人,他只是输给了她的复仇欲、望?

    看了眼慕容拓灭,若水月深深的吸了口气,便转开了自己的视线。他在想什么,她不是不知道,只是。。。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那便是一生了。

    慕容拓灭的神色让慕容水瑶瞬间想到了什么似得。“等等,你刚叫她什么?月?难道你之前一直说的月,就是水月?天!不会那么巧吧!”对于四哥和那个月之间的故事,她可不止一次在他酒醉的时候听到过了。可她是怎么也没想到,四哥说的那个女人就是水月。

    慕容拓灭不语,只是直直的盯着若水月。

    感受到两人的目光,若水月扬扬眉,淡然的笑了笑。“那你们那?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还一块出现在了我的水色重楼?”

    眨了眨眼,慕容水瑶笑道。“我们?从一出生就认识了。”

    “厄?这么说你们是青梅竹马?”若水月笑道。他们两人她都了解,若是一对那可是在合适不过了。毕竟对于他们,她是真心的希望他们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下一秒,慕容水瑶直接一盆冷水泼下。“你在胡说些什么那?他是我亲哥,我四哥。”

    两眼一睁,若水月是吃惊不已。“厄?什么?他是你四哥?这么说来他岂不就是?”

    “没错,我四哥就是东弥国储君,慕容拓灭。怎么?当时你们的关系那么密切,你居然都不知道我四哥的身份?”比起若水月,慕容水瑶更是一脸的惊讶。

    “咳咳。。。当年我没有告知过她我的身份。”轻咳了一声,慕容拓灭蹙着眉,有些尴尬的说道。现在想想,若当年她就知道了自己的真正身份,那她还会离开他吗?

    相对于慕容拓灭的尴尬,若水月却淡然了许多。“这么说,这次立后大典,东弥国的贵宾就是你们还有那个三王妃?”

    “是啊!只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慕容水瑶怔了怔,不解的问道。

    “哦!夏侯夜修告诉我的。”没有隐瞒,若水月如实回答道。

    “夏侯夜修?你怎么会认识他?哦!对了,差点给忘了,你的那个大仇人不就是夏侯夜修吗?”

    眉头紧了紧,若水月解释道。“现在他已不再是我的大仇人,而我的大仇人是冷訾君浩。”

    “这又是怎么回事儿?还有按道理这种事情,夏侯夜修怎么会告知你的?”无缘无故的,夏侯夜修应该不会告诉她,他们来南拓做客一事啊!

    “因为我现在在皇宫中的身份是冷訾残月。”

    “你说什么?”慕容兄妹,都是一脸的不敢相信。

    “我说我现在的身份是冷訾君浩的妹妹,冷訾残月。也就是三日之后他要册立的皇后。”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又重复了一句。

    “你现在是冷訾残月?这么说,这么说你现在和夏侯夜修在一切了?还为他生了一双儿女?”他以为这几年的时间,他早已经将她忘的一干二净了,可为什么现在还会???

    注意到慕容拓灭的脸上不好,慕容水瑶不禁有些担忧的拉了拉他的衣袖,低声问道。“四哥,你没事吧?”

    怔了怔,回过神,慕容拓灭摇摇头。“没,我没事。”直到此时此刻,慕容拓灭才意识到,原来他和她错过的,已不知那几年的时光那么简单了。

    看了眼慕容兄妹,若水月突然开始有些头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