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气氛突然变的有些凝结。

    这让的感觉,让若水月真的有些难受。“对了,你们又是怎么知道这水色重楼的当家就是我那?”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转移话题。

    看了眼慕容拓灭,慕容水瑶无奈的叹了口气后,才开口解释道。“你忘了,曾经每次我受伤难受的睡不着,你就会给我讲故事,其中一个讲的就是商纣王和他的酒池肉林,所以一听到酒池肉林我就想到了你。去过以后,便更肯定这水色重楼的当家就是你,因为酒池肉林的画面,就和你给我讲的故事里的一模一样。至于四哥,之所以带他来找你,是因为你的水色重楼在数月前,居然在四大首国同时崛起,而且生意更是及其的火爆,四哥不放心,怕其中有阴谋,便想要查封你在我东弥国各城的水色重楼。见此情况,我肯定是要维护你了,可谁知他不信,于是我就只有带他来找你了。可是没想到你们居然也认识,还。。。哎!”说完,慕容水瑶又不放心的朝慕容拓灭看了眼。

    慕容水瑶最后的话,若水月怎么可能不懂。只是。。。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故作淡然的笑了笑,冲慕容拓灭问道。“现在看到了,你又有何打算?”

    “你很缺钱吗?”没有回答若水月的问题,慕容拓灭反问道。

    “厄?”没想到慕容拓灭会突然如此问,若水月一时间不禁有些愣住了。

    “你马上就是南拓国的皇后了,居然还在做生意赚钱,这未免。。。不知道的,还以为南拓国经济上出状况了那!”盯着她那双开满倾世桃花的双眼,慕容拓灭清冷的说道。

    抿了抿嘴,若水月一脸复杂的看着他,迟疑片刻后才又幽幽开口道。“如果我说,我的目的是为了灭了北辟和西泠,你会怎么想?”

    闻言,慕容兄妹又是一惊。

    “你认真的?”半晌,慕容拓灭才开口反问道。想要同时灭了北辟和西泠,这可以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啊!

    眉头一扬,若水月反问道。“你认为我的样子像是在开玩笑吗?”

    “那灭了北辟和西泠以后那?你又有何打算?”若南拓真有能力灭了那两大国家的话,那他不得不考虑,要有所准备了。因为他可不想,最后他东弥也落得个亡国的下场。

    “你也许误会了,我之所以想要灭了那两国,并非是因为我想要成就什么霸业,而是为了报仇,报我若氏一族灭门之仇。因为我若氏一族之所以被灭,都是姬申决和冷訾君浩的阴谋,为的就是除去南拓国有守护神所称的战神将军,若文荣。当然并非家父与他们有仇,而是他们想要成功的吞下南拓,从而更好的成就他们的霸业。”慕容拓灭意思她怎么会不懂。

    “什么?你家族被灭都是姬申决和冷訾君浩搞的鬼?”北辟和西泠的野心,他是知道的,可他没想到他们居然早已开始行动。

    目光在瞬间冷了几分,若水月点点头。“没错。而且我相信,若南拓真的被他们两国所灭的话,那一下个就是你们东弥了。”

    “这事,你又是从何得知的?”

    “是我亲耳从冷訾君浩的嘴里听到的。当然,并非他亲耳告知我的,而是我偷听到的。”一想到那冰冷的雪夜,若水月的心直到这一刻都忍不住的颤抖。那一夜,冷訾君浩赋予的痛,她想,直到她死的那一刻,她都不会忘记的。

    慕容拓灭不语,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若水月。

    见慕容拓灭不语,若水月又继续开口道。“之所以告知你们我的计划,其一是因为我信任你们,其二,是我希望若那天真的来临,你们东弥能助我们一臂之力。当然,若你们东弥真的不愿帮忙的话,那也请你们不要插手。”之所以这么说,并非因为她怕他们出手,而是她真的不愿意和他为敌。毕竟当日她水色重楼之所以掘起四国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敛财招兵,来预防他东弥的。

    叹了口气,慕容拓灭迟疑片刻后才开口道。“给我点时间,容我考虑些时日。”虽然他现在还只是王爷,可要知道东弥国的整个大权其实都在他的手上。

    若水月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主子,时辰快到了,你该准备准备去鹊桥了!”这时白月走了进来。

    “恩,我这就准备!”看了眼白月,若水月点点头应道。

    见状,慕容水瑶突然凑上前,好奇的问道。“准备什么?”

    “怎么?难道你忘了,今日可是七夕佳节。而我嘛!准备以水倾城的名义趁机再赚他一笔。”说道这儿,若水月绝美的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那一刻,看着她脸上的笑容,慕容拓灭仿佛看到了百花在瞬间齐放的绝艳画面。

    蹙了蹙眉,慕容水瑶看着若水月此时的模样,不禁闷闷的开口道。“我怎么感觉你敛财并非是为了什么大计,而是你真的就很贪财那?”

    白了眼她。“我。。。你懂什么。对了,你们要同我一块去吗?”

    “废话,那是必须的。”闻言,慕容水瑶不假思索的回到。

    “那等着,我换衣服去。”说完,若水月不再理会两人,转身就进了房间。

    待若水月出来时,已是两刻钟后了。

    看着再次出现的若水月,原本在美人榻前喝着美酒的两兄妹,是一脸的惊艳。

    那是一张不同的容颜,虽不及她真容那般绝世倾城,却也美艳如花。弯弯的黛眉落在眼角便微微上挑,柔美中多了几份韧劲,修长浓密的睫毛宛若蝶翼一般付在凤眼之上,开满倾世桃花的眼中,似有流光溢彩划过,似有碧波流淌而过,妖娆而又干净无暇。美艳的脸上,左眼睛下方,是一颗泪痣,让她多了一抹忧伤和惆怅,叫人不由的多了几份怜惜。鼻子高挺,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妖娆魅惑的笑容缠绵在嘴角。雪色的散花水雾百褶裙,身披同色薄烟纱,肩若削成腰若约素,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天!水月,你真的好美!若我是男人,我绝对立马就地就强要了你。”看着易容后的若水月,慕容水瑶是一脸惊艳的称赞道。

    闻言,若水月和慕容拓灭不由的对视了眼,随即两人都急忙转开了自己的视线。水瑶这疯丫头,都在胡说些什么啊!

    “听你这么说,我怎么感觉这么别扭那?怎么?你的意思是说我的真容还没有这张易容面积好看?”又看了眼慕容拓灭后,若水月眉头一挑,有些不满的冲慕容水瑶问道。

    怔了怔,慕容水瑶立马解释道。“哪里的话,那肯定是你的真容好看了!只是这不看着新鲜嘛!”

    “哦?你的言下之意就是我的真容你看够了?”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指。。。你讨厌,明明知道我说不过你,还故意逗我!”注意到若水月嘴角的坏笑,慕容水瑶的小嘴顿时就嘟了起来。

    “呵呵。。。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们该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