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没有多大反应,只是眯着眼,一脸复杂的盯着若水月。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女人很是熟悉,熟悉的让他莫名的不安。

    “你在说什么那?”拉了拉若水月的手,慕容水瑶一脸不解的盯着她。那可是她的男人啊!她怎么还在往他的怀里送女人那?而且她曾经不是说过吗?她要么不嫁,要嫁就只嫁给此生只会有她一个女人的男人。她说那叫一生一世一双人。可为什么现在她却???

    “我说让你四哥将她送给南拓皇帝。”眨了眨眼,若水月一脸淡漠的说道。

    闻言,慕容水瑶不禁有些急了。“可夏侯夜修他明明就是。。。”

    “不是了,也不再会是了。”知道她会说什么,若水月是急忙开口打断了。是的,不再是了,他和她不再有任何的关系了。

    看着两人,夏侯夜修和三王妃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叫是?什么又叫不是了?她们究竟在说什么那?

    “你是认真的吗?”死死的盯着她眼底的那抹痛楚,慕容拓灭突然开口问道。

    冷冷一笑,若水月点点头。“事到如今,我能不认真吗?”

    看了眼三王妃和夏侯夜修,慕容拓灭迟疑一下后,终于点点头。“将三王妃送给夏侯夜修可以。”

    慕容拓灭的话让三王妃是猛然一惊,随后便见她一脸不敢相信的紧盯着他,似乎在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看着对视的两人,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双手抱在胸前,一脸的若有所思。对于要了倩儿一事,他不是没有想过。可是因为若水月,他却似乎没了那个胆量。

    “但是。。。”

    “但是什么?”若水月冷冰冰的问道。

    “但是南拓国要还我东弥一个王妃。总不能让我东弥平白无故的少了一个王妃吧!”眉头一挑,慕容拓灭是一脸的认真。

    闻言,若水月并没有急着回答他的话,反而将这个问题交给了夏侯夜修。“南拓皇帝,你怎么看?”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一脸不解的盯着眼前的女人。这事和她有什么关系?为什么她会如此的热衷?

    没有躲闪,若水月直视着他的目光。这算是她给他最后的机会了。

    “夜修。。。”三王妃这时突然伸手摇了摇夏侯夜修手,似乎在告诉他,他们能否在一起,就靠他这一句话了。

    回头看着一脸期待的三王妃,夏侯夜修迟疑几秒后,终于开口道。“好!但凡我南拓国女子,随你挑选。”

    只是他轻然的一句话,让若水月险些就瘫了下去,幸好慕容水瑶在身后及时扶住了她。

    但凡南拓国女子,随他挑选?呵呵,夏侯夜修,难道在你心里,整个南拓国就没有一个女子比的过这个三王妃吗?那我又算什么?我若水月对你来说又算是什么?

    也因为夏侯夜修这句话,三王妃不再畏惧慕容兄妹,直接便将自己的手挽上了夏侯夜修。对此夏侯夜修也没有拒绝。

    看着眼前亲密的两人,若水月牵强的扯起了嘴角。在那一刻曾经所有的梦都在瞬间破灭了,只剩下心被撕裂的感觉。

    看着他们相挽的手,慕容拓灭摇摇头,冲夏侯夜修冷冷一笑后,视线便又回到了若水月的脸上。“这个答案你还算满意吗?”

    忍着自己颤抖的身子,若水月狠狠的闭了闭眼,悲哀的笑了起来。“现在,还重要吗?”既然他已经做出了选择,她满不满意便就不再重要了。

    “说吧!我南拓国,你究竟想要谁?”对于他们的谈话,夏侯夜修不了解,而他也不想要了解。

    听到他的话,若水月强忍着自己眼中的泪水,猛的转过头对着他就是一阵怒吼。“你真的就如此的迫不及待吗?”

    “与你无关!”面对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冷着一张脸,冰冷的说道。

    深深的吸了口气,将那欲夺眶而出的泪水逼了回去,若水月强忍着笑了起来。“也对,真的与我无关了。”

    “谁说与你无关的?”慕容拓灭突然开口道。

    “厄?”此时不光夏侯夜修就连三王妃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奇了怪了,这事和这个女人会有什么关系?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眯着眼,是一脸的淡漠。是的,怎么可能会与她无关那?因为他要的那个女人正是她不是?其实从他刚一提出条件,她便猜到了他要的是谁了。

    “三王妃给夏侯兄,而你,我要你做我的王妃。”这时,慕容拓灭突然搂上若水月的将,让其紧紧的贴在他身上,霸道的宣布道。

    紧紧的被他搂入怀中,若水月并没有挣扎,就那么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那一刻的她就恍如一个失去了灵魂的洋娃娃般!

    “你说什么?你要她?”不知道为何,看着这女人给慕容拓灭搂入怀中,夏侯夜修心里居然有些不舒服。这女人可是他今晚才第一次见到啊!可。。。

    “没错,我就要她。不知道夏侯兄你可愿意割爱?”慕容拓灭点点头,邪笑道。

    看他那样子,慕容水瑶知道他认真了,于是急忙开口道。“四哥,你怎么能。。。”

    “怎么?她不是你的好姐妹吗?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和她在一起吗?若他做了你四嫂你们以后岂不是天天都可以在一起了?”慕容水瑶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慕容拓灭给打断了。随即又转过头冲夏侯夜修问声。“不知道南拓皇帝可愿意割爱?”

    “那是两回事儿,你明明知道了她就是。。。”

    “朕没意见!”看了眼三王妃,又看了眼那与自己毫无关系的女子,夏侯夜修突然扬扬眉,打断了慕容水瑶的话。

    猛的回过神,朝夏侯夜修看了眼,若水月突然就笑了起来,绝望的笑了起来。没意见?呵呵。。。无所谓,什么都无所谓了。

    “听见了吗?现在你是我的人了。”看着怀中的美人,慕容拓灭突然阴邪的笑了起来。

    “你不用提醒我,他的话我听见了,但。。。”最后,若水月突然踮起脚尖在慕容拓灭耳边低语了几句。

    顿时慕容拓灭的脸上的笑容就褪了下去,有些受伤的看着若水月。“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的今天,对你,我都是认真的,可为什么。。。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慕容拓灭还想要说什么,可是在对上她越发冰冷的眼时,最终还是扯着嘴角无奈的点了点头。

    “主子,你们怎么还在这儿,下一个节目就要轮到你了。”就在这时,白月突然穿越人群,匆匆的跑了过来。

    看到突然出现的白月,夏侯夜修的两眼在瞬间睁大了好几倍,心也在这一刻漏了几拍。她怎么会在这儿?要是她在这儿的话?那月儿?等等,她刚的主子是在叫谁?

    “皇?完了!”在看到夏侯夜修瞬间,白月也是明显的一惊,随即是一脸不安的朝若水月看去。

    看了眼白月,又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眼那个冷漠的女子,夏侯夜修是猛的意识到什么,随即很是不安的朝若水月看去。难道,难道她是?若她就是月儿的话,那刚。。。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月儿说了,她今晚要在宫里陪孩子,她是绝对不会出宫的,绝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