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此时的神色,慕容水瑶两兄妹是看在眼里。看样子,他应该是发现什么,不过,还重要吗?他已经做出了选择不是吗?

    看着一脸不安的白月,若水月深深的吸了口气,嘴角牵强的扯出一抹苦涩的笑意。“走吧!”说完,若水月不再看夏侯夜修一眼,起步就朝前走去。

    在她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那股专属于她的幽香顿时传入了他的鼻尖。顷刻间,他全身的神经在瞬间紧紧的绷了起来,而心,更是颤抖不已。是她,果然是她。。。

    不敢有丝毫的犹豫,夏侯夜修伸手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似乎怕她这么一走,便是永远。更怕她会将她的心,一块彻底的带走。

    忐忑不安的看着她的侧面,夏侯夜修声音有些颤抖的开口道。“月,月儿,我。。。”

    猛的甩开他的手,没有回头看他一眼,若水月冰冷如霜的开口道。“男女授受不亲,别忘了,我现在是慕容拓灭的女人。”这一刻,若水月没再刻意压着自己的嗓子,用专属于她的声音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若水月那如泉水般轻盈的声音,瞬间如同一盆冰冷刺骨的水,从头淋下。冻的夏侯夜修整个人,是半天回不过神。她刚说什么?她现在是慕容拓灭的女人了?

    “夏侯兄,感谢你的成全,否则我这辈子都得不到月儿了。”拍了拍夏侯夜修肩,慕容拓灭幸灾乐祸的提醒了一句,便和慕容水瑶匆匆的朝若水月追了过去。

    他的女人?成全他?他开什么玩笑那?她若水月是他夏侯夜修的女人,这辈子都是。回过神,夏侯夜修不敢再多做停留,迈脚就跟了上去。

    “夜修。。。”可还未走几步,他就被三王妃给拉住了。“你这是要去哪儿?你不是答应过我,要陪我过七夕的吗?”眨了眨眼睛,三王妃一副楚楚可怜的说道。

    看了眼三王妃,又看了眼若水月离去的方向,夏侯夜修是一脸的焦急。“我刚不是已经陪你过来吗?”说完,夏侯夜修也不再浪费时间,松开她的手,就追了过去。

    幽怨的盯着夏侯夜修离去的背影看了良久后,三王妃这才跟了过去。

    七夕佳节最热闹的地方-鹊桥,此时已围满了围观的人群。

    “下面由我水色重楼当家,水倾城为众位带来鼓舞。”看着台下的人海,暗月还是很是郁闷。唉!这主子难道真的是想钱想疯了不成?

    暗月刚下台,数面大鼓就被抬了上来。

    “咚咚,咚咚。。。”鼓声伴凑着音乐轻然的响起。

    随即一个白色妖艳的身影,伴随着漫天飞舞的蔷薇花瓣款款而下,远远看去,恍若天女下凡。美的惊心动魄!

    愣愣的看着此时的若水月,夏侯夜修顿时就惊呆了。那女人刚说什么?水色重楼当家,水倾城?难道月儿她就是???

    身影还未落地,两条白绫便从她衣袖中飞出,伴随着节奏一声声的敲打在鼓上。

    强忍着心中的痛苦,若水月狠狠的闭了闭眼眼,在下一个节凑点,终于缓缓的启唇唱了起来:这季节,风多了一些,吹痛被爱遗忘的一切,而我却躲不过这感觉,痛的,无力去改变,谁了解,在我的世界,爱的信仰已被风熄灭,就象离开树的落叶飘不见,已经,慢慢凋谢,忽然下的一场雪,飘的那么纯洁,将我埋葬在你的世界,冰封了我爱的期限,却让痛,成为永远,在一瞬间曾经所有的梦都幻灭,剩下回忆湿了我的眼。还牵着你给过我的誓言,发现已经无法兑现。。。

    白色的面纱,将她绝美的容颜掩盖,可却遮盖不住那藏身于眸子中的那份流光溢彩,宛若烟花的绚烂,又如碧波中的那份璀璨。当然,没人会发现,那所有的绚烂都来源她眼中无法褪去的泪水。

    然,一个转身,白绫飞舞的瞬间,一颗晶莹的泪水却悄然落下,很快变又消失在了面纱之下。

    这一刻,没人知道她的心有多么的痛,痛的让她几乎忘却了所有。

    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的歌,她眼底的痛,还有那颗一闪而过的泪水,都深深的落紧了夏侯夜修的心里。随之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害怕,恐慌。她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伤到了她。她曾经说过,她此生最恨的就是欺骗和背叛,虽然当时她没说原因,但他知道,是因为冷訾君浩。可没想到今时今日,他自己居然也走上这条路,想到这段时间自己所做的一切,及其他刚的话,他真的是懊悔不已,好希望,时间能够倒退,让他能重来一次。只可惜。。。他绝对不要和冷訾君浩的一样的结果,他要的是她的心,是真心,而不是她的敷衍和演戏,更不想要的是失去她!

    舞毕,掌声雷动。可看着台下的人群,若水月却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疲倦。想要离开,躲过这一切的一切。可转念一想,她却还是作罢了。毕竟丢了爱情,她不能连银子都丢了吧!

    思及此,若水月是不动声色的冲一旁的暗月使了个眼色。

    接到指示,暗月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后,还是上了舞台。“为感谢众位对我水色重楼的照顾,故此,当家的决定,凡是出价最高者便能成为当家的入幕之宾,时间为半个时辰。”

    暗月此话一出,不光夏侯夜修,就连慕容拓灭兄妹也是大吃一惊。似乎都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她究竟是想钱想疯了那?还是她真的疯了?她难道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好起价五百两。”郁闷的朝若水月看了眼,暗月这才又开口道。

    “我出六百两。”暗月话一落,便有人开始喊价了。

    “七百两。”这时一个肥头大耳也跟着喊道。

    “爷出一千两。”这次起价的是一个老头子。

    看着那些喊价的男人,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是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虽然他真的不想。。。可看着若水月冰冷的目光,他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喊道。“我出一万两。”

    闻言,若水月只是冷漠的看了他一眼,便不屑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对他,她真的已经放手了。

    见夏侯夜修喊价,慕容水瑶是忍不住的冲慕容拓灭窃语道。“他还真是活该,现在搞得想要见一见自己的女人,都还得出钱了。”

    慕容拓灭不语,只是冷然的看了眼身边的慕容水瑶后,是突然开口喊道。“四爷我出三万两。”

    三万两,这价可不低啊!闻言,若水月不禁朝对方看去,可是在看到慕容拓灭时,她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随即一个白眼飞向了他。这家伙,他是来捣乱的吗?

    “我出十万两!”冰冷的看了眼慕容拓灭,夏侯夜修不服输的又喊了一句。

    夏侯夜修此话一出,席间顿时是一片哗然。十万两!这究竟是多么绝色的女子啊!居然会有人愿意出十万两和她呆半个时辰的时间!

    “四爷出二十万两。”慕容拓灭又叫道。

    “三十万!”

    “四十万!”

    随着两人的拼价,一时间当场的气氛被他们两人推入了高潮。

    可此时若水月却再也看不下去了。是急忙招来暗月,吩咐了几句。

    随后便见暗月开口道。“各位,各位。。。为了避免有人闹场,我当家的决定,凡出价者,必须见钱喊价,无论现银银票都可。”也就是,喊价的同时,让他们必须真金白银的露出来。当然,不管是慕容拓灭还是夏侯夜修,若水月都敢肯定,他们身上的银票最多不过千两。所以现在他们无论喊的有多高,最后她都不一定收的到银子。

    果然,若水月此要规矩一出,夏侯夜修和慕容拓灭对视一眼后,是同时郁闷的朝若水月看去。

    然而此时的若水月却根本不再看他们一眼。

    因为规矩改了,暗月又让众人重新从五百两开始起价。

    暗月的话刚说完,夏侯夜修和慕容拓灭都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耳边就传来一个很是性感的男声。“本公子出十万两。”

    一时间众人的视线都落在了该男人的脸上。

    只是在看清该男人容颜的瞬间,无论是若水月,还夏侯夜修,慕容拓灭无不一脸的阴沉。

    因为该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一直以来让若水月恨的牙痒痒的冷訾君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