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了若水月,见她没有任何的指示,暗月又上前看着众人开口道。“不知道是否还有比这位公子出价高的?”

    闻言,夏侯夜修和慕容拓灭不禁对视了眼,随后都一脸的不甘。他们从出生到现在,缺银子这种事,似乎还是头一次。而若非怕惹恼了若水月,他们还都想要不顾一切的直接冲上台,抓着她就离开这儿。

    见没人在起价了,暗月终于重重的击了下鼓。“恭喜这位公子,幸运的成为了我们当家的入幕之宾。”

    闻言,冷訾君浩不语,只是面无表情的朝身后海龙看了眼。

    接到指示,海龙上前就将一大叠银票交给了暗月。

    朝若水月看了眼,暗月是一脸恭敬的冲冷訾君浩欠了欠身。“这位公子,这边请。。。”

    看了眼夏侯夜修和慕容拓灭无比阴沉的脸,又看了眼台上那身材曼妙的女子,冷訾君浩也没有多问,转身便跟着暗月朝一处出去。他之所以会出那么一笔银子,并非是因为他被她的舞姿吸引,只不过见夏侯夜修和慕容拓灭为了成为这个女子入幕之宾,居然争的是面红耳赤的,所以他真的很是好奇,究竟会是如此绝色的女子,有本事能让他们如此。

    看着随暗月离开的冷訾君浩,若水月却没有跟着上前,而是招来白月,对她低声吩咐道。“你现在马上去琉璃阁找漂亮的姑娘。”

    闻言,白月是一脸惊愕的看着她,很是小声的问道。“主子,你的意思不会是想要让那姑娘???”

    “没错,就是让你去找个姑娘替我去陪冷訾君浩,反正他也没有见过水倾城的真面目。至于到时候要怎么说话,我想你们应该知道怎么教了。”其实从一开始,她就没有真的打算陪谁,只不过因为得标的是冷訾君浩,所以她便将原本安排要代替她的星使,换成了琉璃阁的姑娘。反正琉璃阁也是她水色重楼的产业。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白月点点头。

    “恩!我还有事要处理,事情安排完你和清月就先回宫去。”说完,若水月转身就下了舞台。

    见状,夏侯夜修和慕容拓灭兄妹是急忙跟了过去。然而因为人太多,待他们来到若水月离开的地方时,若水月早已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三个时辰后,若水月由地下密室回到了皇宫。此时的她早已褪下了易容面具,恢复了她的真容,也换回了宫装。

    在她消失的那三个时辰,她究竟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无人知晓,只是她回来后,却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洗漱,睡觉。。。

    次日,辰时。

    找了若水月一宿未果的夏侯夜修,拖着一脸的疲惫来到了鸾凤殿。

    刚踏入院门,就见若水月坐在院子里,一脸温柔的逗着两孩子。

    “月,月儿。。。”看着眼前的画面,夏侯夜修是好半天才从惊喜中找回自己的声音。她回来了!她居然回来了!这是不是说明她不生他的气了?原谅他了?

    那一刻夏侯夜修没有注意到,在听到他声音时,若水月的身子是微微的一颤,那是因为她心上的裂痕在隐隐作痛。

    开满倾世桃花的眼眸暗了暗,可只是眨眼间,又恢复了以往的光芒。

    抬头看着他,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勾勒着淡淡的笑容。“你来了?用早膳了吗?要不要我命人给你准备些吃的?”

    看着眼前的她,夏侯夜修突然间有种错觉,昨晚的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场梦而已。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还是他的女人,而他也根本没有失去她。

    “好啊!”点点头,夏侯夜修上前就一把紧紧的将她拥入怀中。

    在被他拥入怀中的瞬间,若水月的身子顿时就僵住了。而这一点,夏侯夜修随后也注意到了。

    眉头一锁,那原本紧抱着她的手,突然间不禁微微有些颤抖了起来。看样子,昨天的一切都不是梦,是真真实实存在过的。他真的欺骗了她,还为了别的女人威胁她,甚至为了从慕容拓灭手中得到别的女人,将她还给了别的男人。哪怕当时的他不知道那个女人就是她,可按她的性格,那对她来说应该已不是重点了。

    微蹙着眉,狠狠的将眼眶的泪水逼了回去,再张开眼,褪去脸上所有的苦楚,随即便见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又挂起了笑。“你陪会儿孩子,我这就让清月给你准备早膳去。”轻然的离开他的怀抱,若水月转身就朝偏殿走去。

    见她要走,夏侯夜修伸手就急忙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月儿,对不起,昨天我。。。”

    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便见若水月一脸‘善解人意’的笑着打断了他。“这有什么好对不起,国事要紧嘛!再说了,这七夕节,又不是过了就没了,明年不是还会有的吗?”只是不管是明年,还是后年,从今以后的七夕,她都不会再和他一块过了。

    愣愣的盯着她脸上的笑容,夏侯夜修心在瞬间被绷到了极致,面对她,一时间他已不知道该如何启唇了。因为他突然间发现她对他露出的笑容,让他不但感觉不到一丝的幸福,就连一丝的甜蜜都没有,而是一种说不出的苦涩。这感觉,就好像是她在面对冷訾君浩时,只是在敷衍,做戏,并不是出于真心。

    见他不语,若水月也懒得再理他,转身就去了偏殿。

    待若水月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刻钟以后了。“早膳你在要在外面用?还是在里面?”看着他,若水月的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蹙着眉,盯着她看了眼半晌后,夏侯夜修才无奈的开口道。“就在外面吧!”

    “恩!”若水月又去吩咐了声,早膳很快便被端上了桌。

    坐在石桌前,看着那一桌的美味,夏侯夜修一时间却是索然无味。

    看了眼一旁逗着孩子的若水月,他突然启声问道。“月儿,你用膳了吗?要不要。。。”

    “不用了,我用过了!”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若水月给打断了。而且说话时,她未曾再回过头看他一眼。

    他的视线一直都在她的身上,若水月是知道的。可这一刻,她真的是一丝目光都吝啬的不愿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