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摇篮中长的越发可人的孩子,若水月原本冰冷的眼中这才慢慢的有了丝温柔。

    没人知道,昨晚在离开鹊桥后,她便想要一走了之,永远的消失在他的世界里。那时的她,无暇顾及一切,就连那根深蒂固的复仇欲、望,在那一刻似乎都显的微不足道了。

    捧着自己破裂的心,那时的她走的是那般的决绝。

    直到在一个转角处,她听到了一阵悲伤的哭泣声。

    那是一个看着让人心疼的孩童。只有五六岁的年纪,却衣着破烂,浑身的伤痕。

    他乌黑的小脸上,随着那一颗颗晶莹泪珠划过,若水月瞬间感到天旋地转,而孩子的泪水更是如一块巨石般,在她变黑的心海中激起了千层浪。

    是啊!她怎么给忘了,现在的她已身为人母。若她真的就这么走了,那她的两个孩子又该怎么办?他们还那么的小。而且深宫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她又不是不清楚。姬申欢儿她们那些女人是绝对不可能善待她的孩子的,甚至。。。

    想到她离开后,孩子们将会遇到的遭遇后,她便退却了。。。起初她也想过直接将孩子们一块带走,可以夏侯夜修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罢休的,肯定会天涯海角的追逐他们。而且这个时候姬申决他们为了斩草除根,是绝对会趁机对她们母子下手。若只是她一人,姬申决夫妇对她来说还不足为惧,可孩子们那?一个不小心,便很有可能会。。。就算幸运,她能保护他们一次两次,可以后那?现在都还未开始,她便已经能想象的到,他们那个时候将会过着什么样的日子了。真的,她着实没有勇气那孩子们的性命和未来做赌注。

    要是她真的就这么走了,上月又该怎么办?她的脸毁了,没有她为她医治,她又要拿什么来面对她的未来?还有水色重楼,若月楼的大家!还有她若氏一族的仇。。。前一刻还那般决绝的她,一时间似乎任何一件事,一个人都在瞬间变成了她的牵挂。

    愣愣的站在原地,若水月想了很久很久,终于她还是选择了留下。并带着那个孩童回了水色重楼。

    没有了爱情,她还有亲情,还有友情,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一切的一切那就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了。至于夏侯夜修,他还是她的夫君,只是他再也不是他的爱人。

    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夏侯夜修发现自己的心从未如此的痛过,痛的难以呼吸。

    那一天,两人都一直呆在院子里,只是没再说过一句话。直到申时,刘德全过来找他。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迟疑了半晌,最终还是在无奈的叹了口气后,随刘德全离开了。

    冷冷的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若水月一直面无神色的脸上终于有了丝神色,很冷很讽刺的笑。

    三王妃请皇上过去用晚膳。这是刘德全的原话,她听的是一清二楚。

    “清月。。。”夏侯夜修没走多久,若水月便唤来了清月。“立刻命人去查下那个三王妃的身份,还有,她和夏侯夜修的关系!”

    “是!”虽然不知道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可根据她今天的观察,她知道是主子和皇上之间出了问题。

    当晚,墨黑的空中没有一丝的星辰,更没有那迷人的月亮。就好比她现在的心情,没有一丝的光芒。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看着身边空荡荡的位置,她这才发现,从何时起,她已经习惯了他的她的身边。之前,无论再忙,再晚,他都必定会回来鸾凤殿休息。可现在。。。

    看着他睡觉的位置,她是越发的清醒。只是越清醒,那心便越痛。终于,这种窒息的痛,将她逼起了床。

    一身白色男装,竖了一个马尾,她便出了房门。

    此时大殿外,一个长相俊美的黑衣男子,眉头紧锁的在口外是不停的徘徊。犹豫着究竟要不要进去。

    “这大晚上的,你在我房门前做什么那?”惊愕的看着门外的‘冷夜’,若水月顿了顿,随即蹙着眉,淡漠的问道。

    怔了怔,夏侯夜修急忙回答道。“没什么,就是想看看你睡了没?”

    “你脑子没发烧吧?大晚上的守在我房门前就是为了看我睡了没!”看着脸色不佳的‘冷夜’若水月没好气的甩了一句。

    没有理会她的话,夏侯夜修惊愕的看着一身男装的她。“你怎么这身打扮?你这是准备要去那吗?”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眸光明显的暗了几分,最后还是如实甩了一句。“买醉,满意了!”说着若水月迈脚就走。

    见状,夏侯夜修是急忙拉住她。“你这个时候出去,就不怕夏侯夜修突然跑来吗?要是他发现你不见了,那。。。”

    “行了,你别跟我提他。”一听到夏侯夜修四个字,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

    眸光一闪,夏侯夜修明知故问道。“怎么了?他又惹你生气了吗?告诉我,他在哪儿?我找他算账去!”

    “谁知道,现在他在哪儿和那个女人颠龙倒凤那?行了,这大晚上的,你可别去打扰他的好事。”一抹悲凉划过眼眸,若水月冷冷的笑道。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忍不住的想要解释什么,可一开口,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身份可是‘冷夜’,若是被她知道了他就是夏侯夜修的话,她说不定连一个字都不愿再对他说了。

    若水月蹙了蹙眉不语,只是盯着他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厄,我的意思是说,这个时候他还没有过来,说不定只是在忙国事那?毕竟。。。”

    冷冷一笑。“国事?呼!多好的借口啊!只是冷夜,之前我信,那是因为我是真的信任他,信任他对我感情,信任他对我的诺言。可现在,若我还信,那我若水月就是个白痴傻蛋。”

    张了张嘴,看着眼前的她,一时间夏侯夜修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是啊!之前他真的是拿着她对她的信任在欺骗她,可他。。。

    “行了,不说他了,走,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去哪儿?”

    “去就知道了,你可要跟上了,要是跟丢了,我可不管。”说完,若水月提起内力就朝外面飞了出去。

    看着她的身影,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提起内力跟着她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