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出了皇宫,急速的穿梭在房屋之间,迎面而来的风吹拂在身上,那感觉是很舒服,可却依旧无法吹散若水月心中的那阴霾。

    真的很无奈,看着前方的她,夏侯夜修似乎除了默默跟在她身后,真的便别无选择了。

    若水月带着‘冷夜’直接进了水色重楼的酒池肉林。

    这个时辰,正是酒池肉林生意最为火爆的时候,看着来来往往,且衣着暴露的男人们,夏侯夜修的眉头一时间是紧紧的拧成了一团。她不会是打算就在这男人堆里买醉吧?

    这时专门负责安排的白衣星使走了上前,弯了弯腰恭敬的开口道。“欢迎两个公子的光临,不知两位。。。主!”话还未说完,在看到若水月时,该星使的两眼顿时就睁大了好几分。

    “给我安排个位置。”看了眼该星使,若水月也没有多说,直接吩咐道。

    “在这儿?”看着若水月,星使惊愕的问道。这里可都是些男人啊!而且衣着都。。。主子这样似乎不好吧!

    知道星使的意思,若水月倒没觉得有什么关系,于是点点头。“对,就这儿!”

    扯了扯嘴角,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该星使还是急忙安排了下去。

    只是让若水月郁闷的是,这星使给她安排的位置不但不是最好的,而且靠在角落不说,就连光线都是最暗的地方。

    不怎么开心的看着该星使,若水月正想要说什么,便听见该星使说。“只有这个位置适合你。”说完,该星使便不再理会若水月,匆匆的离开了。

    瘪了瘪嘴,若水月倒也没再说什么,毕竟那丫头也是为了她好。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女人。

    因为这个位置,夏侯夜修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

    两人刚坐下不久,美味佳肴也随即上了桌。虽然位置最是不好,可这桌美味,却绝对是最好的。

    身子舒适的往后一靠,面对那一桌美味,若水月是明显的没有多大兴趣,端起酒杯就是几杯酒下肚。

    “你少喝点!”看她喝酒的样子,夏侯夜修的脸色顿时就拉了下去。

    抬头看着‘冷夜’若水月的嘴角随即勾勒出一抹漂亮的弧线。“来这儿不就是为了喝酒的吗?”

    她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漂亮,可偏偏却让夏侯夜修有种说不出的苦涩。“哎!”

    见‘冷夜’一脸不爽的样子,若水月突然凑近他邪笑道。“别告诉我,之前你没来过。”说罢,手臂往酒池中一伸,舀酒,下肚,一气合成。

    她喝酒的速度和样子,让夏侯夜修是一阵心疼。无奈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这才随口甩了一句。“因为这里太贵了,所以就只来过一次。”

    两眼一睁,若水月不满的说。“哪里贵了?这里很便宜的好不?而且看你和那混蛋的关系,他应该也不会亏待你的不是?”一想到夏侯夜修,若水月的心便又止不住的开始疼了起来,随即端起酒杯,就一口闷下了肚。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有些不悦的冲她问了一句。“混蛋?谁啊?”

    笑了笑,若水月两眼一番。“还有谁,不就是夏侯夜修那混蛋吗?”说完她又端起了酒杯。

    见状,夏侯夜修是急忙将她手中的酒杯夺了过来。“没错,他就是个混蛋,所以这杯酒,我替你喝。”带着一股闷气,夏侯夜修是一口吞下了那杯酒。

    然而他刚放下酒杯,便见她居然正端着他的酒杯在喝。

    “叫你少喝点,还给我。”说着,夏侯夜修伸手就去夺她手中的酒杯。可待他将那酒杯夺回了时,杯中的酒早已被她喝下了肚。

    看着满脸绯红的她,夏侯夜修顿时只觉一股怒火冲到了头顶。“你再。。。”

    “我还没醉,你别跟我说教,否则别怪我跟你翻脸。而且以后那有好玩的,我再也不带上你了。”夏侯夜修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她有些醉意的一句话给逼了回去。

    她之所以来这儿,就是为了喝酒,就是为了喝醉。只有喝醉了,她才能暂时的忘记那个男人,忘记他对她的欺骗和背叛。而心,才会暂时的回复平静不再那么的痛。

    又是几杯酒下肚后,若水月又凑到夏侯夜修面前,嬉笑道。“对了,你刚不是说来这里很贵吗?”

    闷闷的喝下手中的酒,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看了她一眼,等她继续将后面的话说完。

    “呵呵,这样,我给你办张会员牌,友情价,一百万两。以后你来这儿无论是喝酒,按摩,还是玩姑娘,都全免怎么样?”打了个酒嗝,若水月嬉笑道。

    闻言,夏侯夜修的脸颊顿时是一阵抽搐。这女人究竟有多喜欢钱啊!都喝成这副模样了,居然还想着做生意赚钱。

    “怎么样?友情价,才一百万两哦!”见他不语,若水月用手肘轻轻的撞了撞他。

    “我疯了吗?要知道一百万两可以养活多少人了!”郁闷的看着他,夏侯夜修还是给她甩了一句。

    眉头一蹙,若水月有些不高兴的说。“你这人怎么和夏侯博轩那笨笨一样,动不动就是那钱可以养活多少人了。”

    “博轩?笨笨?”闻言,夏侯夜修嘴角不由的扯出一抹笑意。他似乎已经能想象的到,若那家伙听到若水月这话会做出如何反应了。

    一口干掉杯中的酒,若水月眯着眼,一脸醉意的点点头笑道。“是啊!那家伙有时候真的是笨的可以了,不过也笨的很可爱。呵呵!你不知道,险些那家伙就成为我夫君了。现在想想,若当年我们能顺利成亲的话,那不知道现在会是如何一番模样。呵呵,肯定被我折磨的不成人样了!”说着若水月是呵呵大笑了起来。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沉了一张脸,很是不爽的看着她。

    前一刻还一脸笑容的她,随即是一脸的惆怅。“可最后。。。偏偏我为什么就那么笨!为什么就要听冷訾君浩那混蛋的话,用什么美色去勾引夏侯夜修报仇那?现在倒好,人没勾引到,反而将自己的连人带心的赔了进去,还连带两个娃,两个娃耶!”说着,若水月更是夸张的笔了笔伸出手,抖了抖自己的三根手指。

    她的话,让夏侯夜修一时间是说不出的滋味。虽然她此时的模样真的很搞笑,可他真的就是笑不出来。

    这时若水月又是一声感叹。“唉!这笔买卖我还真是亏大了!”

    闻言,夏侯夜修的脸颊顿时又是一阵抽搐。买卖?还亏大了?天!这女人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