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就在夏侯夜修走神的档儿,若水月又是好几杯酒下肚。双眼迷离的看着那些形形色色的男人们,一颗颗晶莹的泪水不停的从她那绝美的轮廓滑落。

    回过神,就看到眼前的一幕,夏侯夜修的心猛然一紧。“月儿,你怎么了?”

    “我的东西丢了。”没有回头,若水月满脸痛苦的说道。

    闻言夏侯夜修急忙问道。“你丢了什么?告诉我,我这就去帮你找回来。”

    “心,我把我的心给弄丢了。”蹙了蹙眉,若水月一时间是泪如雨下。

    眉头一锁,夏侯夜修不语,只是一把将若水月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他,几乎用尽所有力气的去抱她。

    面对如此让人窒息的拥抱,若水月并没有将他推开,只是哀伤的笑了笑,随即迷离的目光又不停在那些男人们的脸上扫过。“那么多的男人,却偏偏没有他,没有他。”

    “不,有他,他一直都在,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只是在等着你的原谅!”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女人,不知道何时,泪水也湿了夏侯夜修的眼眶。是的,他在等她,等她的原谅,等她给他一个让他可以解释的机会。

    “原谅?”无力的推开眼前的男人,若水月嘴角一扯,冰冷的笑了起来。“他欺骗了我,背叛了我,我不会原谅他的,永远也不会。”

    她的话,一时间如一把冰冷的匕首狠狠的刺入了他的心脏。不会原谅他?真的永远都不会原谅他吗?

    就在这时,若水月迷离的双眼突然一冷,双手撑在桌上,她就欲站起身。可也许是因为真的喝多了的原因,浑身轻飘飘的她还未来的及站起身便又跌了下去。

    见状,夏侯夜修是急忙扶住她。“你没事吧?你这是要去哪儿?是要回去了吗?”

    若水月点点头。“对,我要回去了。明儿一早,我便又会是他那个‘温柔善良’,‘善解人意’,还很是‘大度’的月贵妃。呵呵!”

    一时间他的心是又凉又疼。“果然,白天的时候,你的笑容,你的关心都是在对我做戏。”

    手猛的指向他。“错,不是对你,而是对他。”

    “这有差吗?”因为太过心痛,这时的夏侯夜修似乎完全的忘记了他现在的身份是冷夜,只是她的一个朋友。

    “差别大了去,你是我的朋友,若你欺骗我,背叛我,我最多就是与你绝交。而他,我倒是想离开他啊!可我却不能。。。”

    “为什么?”

    “理由很简单,我要是走了,我的孩子们怎么办?他后宫的那些女人们,还不想尽办法的除去我的孩子。他们还那么的小,那么的弱,我不能让他们受到一丝的伤害折磨。”

    “怎么说,你就只是为了孩子才继续留在他身边的?”问这番话的时候,夏侯夜修的声音明显的有些颤抖。

    闭了闭眼,再睁开。“废话,若不是为了孩子,我早走了,永远的消失在他的世界了。”

    “不要,我不要你走,不要你离开我,永远都不要。”说着,夏侯夜修激动的又是一把将她紧紧的拥入了怀中,比起之前的力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似乎真的怕自己一没抓紧她就真的消失在了他的世界里。

    胃原本就有些难受的若水月,一时间是更加的难过。猛的挣开他的怀抱。“要死啊!想勒死我啊?”

    “对不起,我只是。。。”

    打了个酒嗝,若水月突然伸手拍了拍他俊美的脸蛋,嘻嘻笑道。“你放心好了!若真的有一天我离开了,我们还是会再见面的。因为我们是朋友啊!而且现在我还不会离开不是?没了爱情,我还有亲情,还有友情,还有好多好多,真的好多好多。”说着,若水月硬是撑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就走了出去。

    悲痛不已的叹了口气,夏侯夜修也不再去想那么多,起身就冲忙的追了出去。

    酒池肉林外,若水月眯着眼,摇摇晃晃的朝前走着。

    嘣。。。就在这时,若水月一不留神就撞上了一堵肉墙。一时间将她撞的是七荤八素。

    猛的揉了揉自己被撞的生疼的额头,若水月开口就像是吃了火药似得大骂了起来。“tnn的,走路不长眼睛啊!”

    看着面前的人儿,对方没有生气,反而轻薄的开口道。“哟!好一绝色的美人儿!”

    “美个屁,劳资现在是男人好不!”抬头,若水月眯着眼,一脸醉意的朝对方看去。没看清,只见好十多个人影在她眼前不停的晃荡着。

    闻言,站在她面前的三人是一脸的头疼。

    “这么说,一会儿你就会变成女人了?”是一个沉闷但又很好听的男声。

    怔了怔,若水月点点头。“恩,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儿。”

    闻言,她面前的三人是险些被她的话惊的跌倒在地。看样子,这次她真的喝了不少,居然醉成这样。

    男人重重的叹了口气,突然邪笑道。“爷最喜欢美人了,不如等你变回女人后,陪爷。。。”

    “陪你m头,老娘现在只是喝多了,还未喝醉。你以为老娘是个男人都会要的吗?滚,滚,滚。。。没听说好狗不挡道吗?”怒骂一声,若水月是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顷刻间,男人原本就阴沉的脸色一时间是更加难看。

    而与男子一起的两名女子,此时是忍不住的岷嘴笑了起来。呵呵,没想到喝醉后的她竟然是如此的好玩。

    气恼的男人突然抓起若水月的下颚,让她面对着他。“给我看看清楚,我究竟是谁!”

    闻言若水月狠狠的闭了闭眼,再猛的睁开,可目光依旧迷离。“我不认识你!”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若水月直接甩出一句,让男人想要撞墙的话。

    “我是慕容拓灭,慕容拓灭。”因为气急,慕容拓灭手中的力道不由的加深的几分。

    “呀!疼,放手,放手。。。”顿时惹得若水月大叫起来。

    “月儿。。。”正好追出来的夏侯夜修,见到眼前的一幕,顿时大怒,来不及看清对方,提起内力就朝慕容拓灭攻击而去。

    见状,慕容拓灭是急忙松开若水月,躲过了他的攻击。

    “月儿,你没事吧?伤到哪儿了?”没有理会旁人,夏侯夜修是急忙为若水月查看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