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见一个陌生的男人在若水月漂亮的脸上乱摸,慕容拓灭可不爽了。上前就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厉声冲夏侯夜修问道。“你是谁?居然敢对我的女人动手动脚的。”

    闻言,夏侯夜修顿时大怒,猛的转过头。“慕容拓灭?怎么是你?”

    眉头一紧,慕容拓灭语气不善的问道。“你居然知道我!你究竟是谁?”

    “他是冷夜,我的朋友。”夏侯夜修还未开口,正靠在慕容拓灭怀中的若水月便帮他回答了。随后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就和你们一样!”

    “我不是你朋友,我也不要做你的朋友。”抓住她的双肩,慕容拓灭突然有些激动的冲他吼道。

    见状,夏侯夜修可不爽了,上前就欲将若水月给拉回来。可他刚迈出脚,一只手就从身后拉住了他。回头看去,居然是夏侯博轩。

    “你怎么在这儿?”夏侯夜修有些吃惊的问道。

    看了眼一脸醉意的若水月,夏侯博轩淡淡的解释道。“我原本就在里面,只是你们没有看到我而已。”他们一紧酒池肉林,他就看见了他们,原本他还想要上前去和他们打招呼的,可注意到若水月的神色有些不对,便没有打扰他们,只是远远的看着他们。因为三王妃已经将七夕节发生的事告知了他。

    “恩!”应了声,夏侯夜修的视线又回到了若水月的他们那边。

    “别去。”知道夏侯夜修下一步的动作,夏侯博轩急忙低声阻止了他。他此时的身份没有立场,而且慕容拓灭这个人疑心太重。绝对不能让他发现夏侯夜修和冷夜是同一个人。

    看了眼若水月他们,又看了眼夏侯博轩,迟疑了一下,夏侯夜修果然停止了动作。

    眯着眼,盯着慕容拓灭看了半天,若水月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那你想要做我的什么?”

    “我要做你的男人。”看着她,慕容拓灭认真而又霸道的说道。

    就因为他这一句话,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的脸色在瞬间是一片铁青。这该死的慕容拓灭,他这不是在赤裸裸的挑战他夏侯夜修吗?

    “为什么?为什么想要做我的男人?”冷冷一笑,若水月反问道。

    “厄?”被她这么一问,慕容拓灭不禁一愣,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

    见状,若水月居然笑的更欢了。“连如此简单的问题都答不出,你又该如此做我的男人那?还是说,你之所以想要做我的男人,就只是为了想和我上床?”

    比起慕容拓灭,若水月的这句话,可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她的这句话,夏侯夜修已经有了想要杀人的冲动。

    与夏侯夜修想比,夏侯博轩的神色也好不到哪儿去。

    至于慕容水瑶和暗月这两个女子,只是一脸的通红。不得不承认,她这句话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

    “不,不是的。。。”看着他,慕容拓灭半天才甩出一句。

    若水月摇摇头。“看你回答的,用得着想这么久吗?还,不,不是。想和我上床又不件丢脸的事情!你结巴什么!”

    “我。。。”他也不想结巴啊!可这种事,她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没有丝毫顾忌的说出来,他一时间能反应的过来吗?

    看着眼前的两人,夏侯夜修是难以忍耐的用手捶了捶自己额头。真的,再这么下去,他真的难保自己不会出手杀人的。

    “月儿?”就在这时,一个好听的男声打破了这即将凝结的气氛。

    闻声,众人不禁都转过头朝对方看去,随即一个二个的脸色是更加难看,当然,除了醉晕晕的若水月。因为对方不是别人,正是冷訾君浩和海龙江龙。

    “厄?你们怎么都在这儿?”看清众人,冷訾君浩有些吃惊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在讨论慕容拓灭说想要做我的男人,是不是因为他想要和我上床!就这么简单!”笑了笑,若水月随即便冲冷訾君浩回了一句。

    “你说什么?”闻言,冷訾君浩脸色顿时一沉,扯着嗓子就吼了一句。

    就连海龙和江龙也是睁大了眼睛,惊愕不已的看着她。这,这真的还是那个若水月吗?

    至于其他人,因为已经经历过来,所以脸色虽然不好,可并没有他们那么大的反应了。

    听他这么一吼,若水月可不满意了,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喊道道。“你吼什么?吼什么?不过就只是在说上床的事,你大惊小怪什么啊!”

    愣愣的看着眼前的若水月,冷訾君浩是半天回过神。她,她这究竟是怎么了?

    见他不说话,若水月突然凑到他面前,眯着眼歪着头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即便将她的魔爪搂上了他健壮的腰,坏笑道。“你似乎也长的很不错,怎么样?你想不想要做我的男人?”

    她的一句话,让在场众人无一不想抓狂。

    狠狠的吐了几口大气,冷訾君浩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你们谁能告诉我,她这究竟是怎么了?”

    “你鼻子堵了吗?没闻到她一身的酒气啊!”见旁人都不理他,慕容水瑶两眼一翻,最后还是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

    冷訾君浩愣了愣。“她喝酒?你们谁让她喝的啊?”转过头,对着众人就是一阵咆哮。

    “哎哟,帅哥,别生气了,别生气,生气会不漂亮的。”‘好心’安慰的同时,若水月的魔爪,更是肆无忌惮的爬上了冷訾君浩那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蛋上。“知道吗?姐姐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帅哥!”虽然场合不对,虽然这女人是在发酒疯,可因为她这句话让冷訾君浩的怒火降了大半。毕竟她只搂着他,说喜欢他不是?

    看着若水月,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那她真的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她怎么可以对冷訾君浩。。。她难道忘了他都对他做过些什么了吗?

    “恩!姐姐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的帅哥,而且是越多越好。哈哈哈哈。。。”就在这时,若水月又咯咯的笑着甩了一句。

    这次,连同冷訾君浩的脸色也成了一片铁青。越多越好?她的脑子里究竟想些什么那?

    “等我骗了多多的帅哥后,我就开家店,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欲仙欲死,专款待那些有钱又欲求不满的女人们。而我,嘿嘿。。。就每天关着门在床上数银子。呵呵,光想想,那感觉都爽呆了!”

    众人不语,只是倒吸了口气,黑着脸看着她。她真的就那么那么的缺银子吗?居然为了赚钱,连这种法子都想的出来。

    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冷訾君浩的视线突然落在了夏侯博轩的脸上。“夏侯夜修在虐待她吗?”

    “你说什么?”闻言,夏侯夜修两眼殷红的怒视着冷訾君浩,冰冷的开口道。

    “我没在问你,我是在问夏侯博轩。”阴冷的冲‘冷夜’甩了一句后,冷訾君浩的视线又落在夏侯博轩的脸上。

    看了眼夏侯夜修,夏侯博轩拉着一张脸,没好气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若非夏侯夜修对她不好,她会如此的缺钱吗?而且居然为了赚钱,还想要。。。呼!”她可是他的女人啊!居然沦落到。。。一想到这儿,冷訾君浩就是一肚子的火。

    这时若水月突然将自己的头靠在冷訾君浩的手臂上,好不委屈的说。“就是,他对我一点都不好,不但不给我零花钱,还经常让我吃不饱,穿不暖。呜呜呜。。。我真的好可怜啊!”

    看着此时的若水月,夏侯夜修和夏侯博轩的脸颊是一阵抽搐。她还真是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啊!他什么时候让她吃不饱,穿不暖了?又什么时候没给他零花钱了?他向来给她的都是最好的好不?

    狠狠的白了眼夏侯博轩,冷訾君浩是赶紧将她搂入怀中,安慰道。“你放心,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丝毫的委屈了!”说着冷訾君浩转过头就冲海龙吩咐道。“海龙,先将银票全拿出来!回去后再记得吩咐声,明儿给月儿送些吃的穿的,再送些珠宝首饰去。”

    “是!”说着,海龙是急忙将身上的银票搜了出来。

    接过银票,原本还一脸伤心又委屈的若水月,顿时破涕为笑。在冷訾君浩脸上狠狠一吻。“谢谢,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一时间在场除了冷訾君浩海龙,江龙及其当事人若水月外,其他众人都是一脸的黑线。白痴,明明知道她喝多了,居然还当真!她现在说的话能信吗?当然!对此,没人会好心的去提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