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当若水月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次日未时。

    发懵的看着眼前的房间,若水月是半天才回过神。这儿是?水色重楼?可自己怎么会?一时间,昨晚发生的一切如电影般,飞快从她脑海中闪过。

    有些人就是这样,喝醉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废话又多。可偏偏酒醒后,却什么又都还记得。

    “该死的,不会那么丢人吧!”咒骂了句,若水月很是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随即目光突然瞄到了桌上那一叠厚厚的银票。那个,不会就是昨晚她从冷訾君浩哪儿骗来的钱吧?天!

    “主子,你醒了!”这时暗月轻轻推门走了进来。

    轻咳嗽了一声,若水月装作淡然的点点头。“恩。那个暗月,给我准备洗澡水,我。。。”

    “早为主子你准备好了!”看了眼若水月,暗月抿嘴是偷偷一笑。

    不用去看,若水月便已猜到了暗月那丫头现在肯定是在笑她。但那又能怎么样!现在除了装失忆,她是真的想不到什么更好的主意了。

    洗过澡,换了件干净的衣裙。又简单的吃了些东西,若水月这才慢吞吞的准备回宫。

    回宫,也意味着她又要面对夏侯夜修了,一想到这儿,原本就因为宿醉头疼的她,一时间是更加头疼了。昨晚他应该没有去过鸾凤殿吧?毕竟。。。罢了罢了,还想那么多做什么。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不是?

    揣上从冷訾君浩那儿骗来的大叠银票,若水月这才起身走出了房门。

    “水月,你可总算醒了!你要是再不醒,我都要让人请大夫了!”若水月前脚刚踏出房门,慕容水瑶后脚就迎了上来。

    “没那么夸张!”闷闷的甩了一句,若水月的视线便落在了院中那大群人的身上。“你们怎么都在这儿?”该死的,他们等在这儿,不会都是为了看她笑话的吧?

    “没什么,就是见你昨晚喝的太多了,所以不放心你,过来看看。”回答的是夏侯夜修。当然,真正的原因并非如此,而是那几个男人谁都不放心谁,所以昨晚全都留在了水色重楼,为的都是以防万一。

    “哦!谢谢!我现在没事了,你们就都回去吧!我也该回宫了。”若水月扯了扯嘴角,浅浅的笑了笑。

    “我送你。”闻言,几个男人是异口同声的开口道。

    下一刻,几个男人都很是不爽的相互看了眼。

    有些郁闷的看了眼几人,若水月闷闷的甩了一句。“都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说罢,若水月也不再理会几人,提起内力就飞出了水色重楼。

    若水月走了,几个男人又相互瞪了眼,这才各自离开。可却都在心里盘算着要找自己单独的去找她。

    两刻钟后

    若水月前脚刚回到鸾凤殿,夏侯夜修后脚就跟了进来。

    在看到夏侯夜修的时候,若水月的心是不由的一慌。他怎么?也太巧吧?他应该没有看到她用轻功才回来吧?

    “月儿,在想什么那?”见若水月愣愣的盯着自己发呆,夏侯夜修不禁开口了一句。

    闻言回过神,若水月急忙摇摇头。“没什么。对了,你用膳了吗?我。。。”话还未说完,若水月便猛的意识到了什么,立马闭上了嘴。笨!这个时辰,他肯定是用膳了的。

    “我用过了,不用让人再准备了!”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还是有些无奈的回了她一句。她这只是在找话题,并非真的在乎他是否用膳了吧!毕竟现在。。。

    “知道了。”没有再看他一眼,若水月只是点点头应了声,便转身回了房间。

    见状,夏侯夜修是急忙跟了进去。

    知道他跟进来了,可若水月却依旧没有要理他的打算,只是自顾自的脱下外衫就上了床。因为宿醉头疼,所以现在她只想要再好好的睡上一觉。

    知道她不舒服,夏侯夜修也没有打扰她,只是自顾自的拿起一本书坐在软榻上看了起来。然而他的心却根本就没有在书上,而是在心里思索着等若水月醒了,他要如何向她解释清楚。因为昨晚在酒池肉林,她的话,让他是更加的确定,他不能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再这么下去了,否则他是真的会失去她的。而失去她,对他来说简直比要了他的命,还要让他痛不欲生。

    躺在床上的若水月,这时忍不住的朝他看了眼。只是随之,眉头就不禁微微蹙了起来。这家伙真的是在看书吗?书都拿倒了,居然还一副很是认真的模样。

    等等,他是不是在看书关她什么事?靠!

    暗暗骂了一句,若水月翻身就闭上了眼睛。眼睛是闭上了,可就因为那货也在房里,她是怎么也都睡不着了。

    随后七夕节那晚的种种,是不由的浮现在脑海。。。慢慢的,心痛感再次加剧,痛的她几乎无力去改变。

    终于,若水月轻轻的叹了口气后,便起身下了床。也许只有离他远远的,她的心才会好受些吧!

    见她要出门,原本在‘看书’的夏侯夜修是猛的从‘书’中抽回神。“你这是要去哪儿?”

    抬起头,绝美的脸上牵强的勾勒出一抹浅浅的笑容。“不去哪儿,只是看看孩子。”她的声音很温柔,却透着一丝凉意。

    一声叹息后,夏侯夜修缓缓的从软榻上站起身。“不累吗?”说着他以来到了她的面前。

    “厄?”他突然这么一问,若水月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抿了抿嘴,夏侯夜修迟疑片刻后,终于再次启唇。“明明很生气,很难过却还要装着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还要对我强颜欢笑,你不会觉得累吗?”

    闻言,若水月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原地。“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又笑了起来。

    叹了口气,夏侯夜修无奈的蹙了蹙眉。“好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你能听我给你讲个故事吗?”说道最后,夏侯夜修看若水月的目光有些恳求。

    因为他的目光,她的心有些疼。可那晚的一切,让她一时间真的无法释怀。“那个,我还有些事,所以。。。”

    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于是又开口道。“难道你真的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愿意给我吗?”

    终于若水月脸色是彻底的沉了下来。“不是我不想要给你,而是我不敢确定你的话究竟是真的解释那?还是另一个谎言。”

    “我。。。”

    “皇上。”就在这时白月突然走了进来,打断了夏侯夜修的话。

    脸色难看的撇了眼白月,夏侯夜修冷冷的开口道。“什么事?”

    看了眼若水月后,白月这才小心翼翼的回禀道。“刘公公在殿外求见!”

    吐了口气,无奈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这才又开口道。“传他进来。”

    白月刚退出去,刘德全就走了进来。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泠妃娘娘在半个时辰前为皇上诞下小皇子。”跪下身,刘德全一脸激动的报喜道。

    闻言,一旁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皇子?看样子她是该做准备了。

    “哦!是吗?”扬扬眉,夏侯夜修是一脸的淡漠。

    因为他的淡漠,若水月不禁转过头朝他看了眼。

    这时,她看到已不是前一刻那个悲哀又无奈的男人了。而是一个满脸阴冷,双眸闪烁着凶残狠辣的暴君。

    见他的反应,刘德全以为夏侯夜修是没有听清楚,于是又开口道。“皇上,泠妃娘娘她。。。”

    “行了,朕知道了,你退下吧!”刘德全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已不耐烦的冲他挥了挥手,打断了他。小皇子?哼!她姬申欢儿的孽种也配为皇子?不过姬申决,这次朕就定好好的陪你玩一玩。

    惶恐又不解的看了夏侯夜修,刘德全这才退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