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看着眼前的夏侯夜修,若水月没有说话,只是扯了扯嘴角就欲起步离开。

    “等听完我讲的故事,究竟是解释,还是谎言,你再抉择好吗?”就在这时,夏侯夜修又是一脸恳求的看着若水月。

    “厄?”回过头看着他,若水月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不求别的,只求你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真的爱你,真的不想要失去你!”看着她,夏侯夜修一脸深情的说道。

    眨了眨眼,若水月一时间是哭笑不得。“这种情况下,应该不是说那些的时候吧?”

    “什么情况下?你指的是姬申欢儿生下孩子一事吗?”

    “你问的这不是废话吗?”说着,若水月是忍不住的翻起了白眼。

    “她?哼!”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夏侯夜修又一脸温柔的看着她。“知道吗?就算是天塌下来,对我来说都没有你重要。”

    轻蔑的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有些讽刺的反问道。“那东弥的三王妃那?”既然话已说到这个地步,若水月便也不再和他装下去了。

    “她叫倪倩儿,是倪诺儿的亲姐姐。”

    “你说什么?”两眼一瞪,若水月是惊愕不已。

    看着若水月此时的反应,夏侯夜修嘴角是不由勾勒出一抹漂亮的弧线。这样的她,才是真正的她嘛!

    “你突然莫名其妙的在笑什么那?”见他突然笑了,若水月没好气的冲他问道。

    “也没什么,只是见你现在这样,我有些开心。”没有隐瞒,夏侯夜修如实回答道。

    眉头一紧,若水月很是不悦的甩了他一个白眼。“开心?你脑子没发烧吧?”

    “不是的,因为比起你强颜欢笑的敷衍我,我更愿意看到这个真实的你。哪怕是凶我,打我,也好!”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心疼的解释道。就好比昨天,面对他时,她强颜欢笑,可转过身,她却满脸的泪水,悲痛不已。

    愣愣的看了他几秒后,若水月是猛的收回思绪,没好气的开口道。“行了,别废话,继续说下去。”

    “说什么?”

    “你说那?”两眼一瞪,若水月又是没好气的冲他吼了一句。

    闻言,夏侯夜修不但不生气,反而很是开心的问道。“怎么说,月儿你是愿意听我的故事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若水月依旧脸色不佳,可还是点点头。“说吧!”

    “先来这儿边坐下。”

    “多事!”话是这么说,可若水月还是按照夏侯夜修的意思,在软榻上坐了下来。

    在她身边坐下身后,夏侯夜修这才慢慢开口讲述道。“倪倩儿和倪诺儿是前丞相的女儿。认识倪倩儿的时候,我只有十岁,而她只有八岁,她和我,还有云杰,博轩可说是青梅竹马。因为不受宠,所以根本没有人愿意和我们做朋友,除了她。慢慢的随着我们长大,我和她就。。。”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一时间有些没有勇气再继续说下去了。

    “别看着我,给我继续说下!”白了眼他,若水月没好气的催促道。

    顿了顿,夏侯夜修这才继续开口道。“随着我们长大,我和她就私定了终身。可谁知道此事居然被我那个所谓的父王给发现了!为了除去我,当即他就召见了她。最后给了她两个选择,一趁我对她没有防备,给我下毒杀了我。事成之后,他便封她为公主,并许她一世繁华。二,以和亲的名义远嫁他国,永不得踏入南拓半步。最终因为我,她选择了远嫁他国,嫁给了东弥那个既不受宠,还有龙阳之癖的三皇子。”

    “看样子她对你到时情真意切啊!”虽然有些嫉妒他们的曾经,但对于倪倩儿的这个选择,她也不得不佩服。居然能为了自己爱的人,付出自己的一生。

    “月儿,我。。。”以为她吃醋,夏侯夜修是一脸的担忧。

    “行了,继续说下去。”

    叹了口气,夏侯夜修继续道。“起初,我是真的很生她的气,可最后得知真相后,我原谅了她。又因为那时候的我没有能力留下她,所以便向她许诺。将来,若我能活着登上皇位,便满足她三个愿望。”

    “用她的一身换得你的三个愿望,这是不过分,可重点还是得看这愿望究竟是什么。”抿了抿嘴,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她的第一个愿望就是要我陪她过一个七夕。所以我。。。”说着夏侯夜修心虚的看了眼若水月。

    眉头一锁,若水月沉沉的启唇。“你可以直接告诉我,我不是那么不讲理的人!可你却偏偏。。。”

    “我也不想,我只是怕你知道我和她曾经的关系后,会,会生气吃醋。”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此时是一脸的小心翼翼。

    两眼一眯,若水月没好气的问道。“那现在这个结果你可满意?”

    夏侯夜修急忙摇摇头。“不满意,非常的不满意。”

    白了眼他,若水月又开口质问道。“那你们的情侣戒指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是她的第二个愿望。而且我就只有那天陪她带过以后就再也没有带过了。”说着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夏侯夜修是赶紧将自己的手伸出来给若水月见证。

    虽然脸色依旧不佳,可若水月的心中的那片阴霾却也减退了不少。“那她的第三个愿望又是什么?”

    “她还没说。”对此夏侯夜修其实也是挺头疼的。

    “那你还爱她吗?”这个问题对若水月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夏侯夜修摇摇头。“不爱,正确的来说,我根本就没有爱过她。最多就是因为年少,喜欢过她。”对于爱和喜欢,因为若水月的关系,他分的很清楚。

    “撒谎!你不是为了能从慕容拓灭手中得到她,可以将南拓国任何女子作交换吗?”一想到那天他的话,若水月的心顿时又沉了下去,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以此就可以看出,她对你来说究竟有多么的重要了。而我。。。”

    “你不一样,因为你的身份是北辟国女子。”不等若水月说完,夏侯夜修便急忙开口解释道。

    “狡辩!”说着,若水月就是一个白眼扔向了他。

    “我说的是事实!而且我之所以想要从慕容拓灭手中要回她,并非是因为多么的在乎她。而是因为听说她在东弥过的一点都不好。换句话来说,她在东弥就是个顶着王妃头衔的奴婢。因为她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才。。。绝非因为我心里有她。”

    “好,就当你说的是实话好了!那我问你,若她的第三个愿望是要成为你的女人,你会怎么做?”眯着眼,若水月是一脸严肃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