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一声叹息,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看着她。“我不爱她,你说我会怎么做?”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很是淡漠的甩出一句。“我又不是你,我怎么会知道!”眨眼间,若水月缓缓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

    “哎!你呀!我当然不会同意,不过,我会为她寻觅一户好人家的。这样满意了吗?我的夫人!”又是一声叹息,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是一脸的无可奈何。都说每个人在人世间都会有一个克星,而他相信,他此生的克星就是她若水月了。

    因为他的回答,若水月心中的阴霾在这一刻消失殚尽,恢复了原本的晴空万里。

    一抹满意的笑容从她绝美的脸上划过。“这还差不多,但夏侯夜修,我最后一次警告你,若你还敢再欺骗我一次,我绝对不会再原谅你了!”说到最后,若水月轻轻一拳打在夏侯夜修的肩头,一脸严肃的从他威胁道。

    顺势抓住她的手,夏侯夜修点点头笑道。“遵命,我的夫人。”

    “还有,什么事情都不许再瞒着我了,都要如实相告,知道了吗?”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又补充道。

    “是!”闻言,夏侯夜修不假思索的猛的点点头应了声,可随即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有些小心翼翼的冲若水月问道。“那月儿,你可有什么事情瞒着为夫吗?”

    夏侯夜修的话,让若水月的心跳在瞬间不由的漏了几拍,目光有些闪烁的盯着他看着几秒后,若水月是急忙摇摇头。“没,没有。。。”不知道为何,这一刻在对上夏侯夜修双眸的瞬间,若水月有种快要被他看穿的感觉。

    一抹名为失落的光芒从夏侯夜修眼中一闪而过,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有些牵强的笑了笑。“是吗?”她不知道,这一刻他是多么的希望她能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对他坦白。可她却。。。

    无奈的低叹一声,夏侯夜修突然伸手将眼前的女人搂入了怀中。罢了!罢了!只要她在他身边,他又何必去执着太多那!

    靠在夏侯夜修的怀中,若水月还是有些忐忑。不知道为何,因为他刚的话和他的神色,她总感觉,他似乎知道了什么。难道是她的身份?不,不可能,若他真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他是绝对不会还这般对待她的,说不定早将她千刀万剐了!难道是自己多想了?

    咚,咚。。。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一阵敲门声。

    闻声,原本拥抱着的两人这才缓缓的松了来,同时朝门口看去。

    门没有关,只见清月站在门口有些为难的看了眼两人后,这才启唇道。“主子,望星殿那边来人,请皇上过去共用晚膳。”

    “望星殿?”眉头一挑,若水月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念道。

    注意到若水月眼中的疑惑,夏侯夜修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解释道。“是,是倪倩儿现在住的地方。”

    “你还真是体贴啊!”白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是冷冷的讽刺了一句。

    心虚的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是一脸的无奈。转过头就冲清月吩咐了一句。“去告诉来人,就说朕有事,不能陪她。”

    “是。。。”清月看了眼若水月,这才应了一句。

    “等等!”清月刚转过身,就被若水月突然一脸若有所思的给叫住了。“别说皇上有事,直说他是要陪我。明白了吗?”说完,若水月不动声色的冲清月扬扬眉,邪魅一笑。虽然她倪倩儿曾经为夏侯夜修所做的,的确让她有些佩服,但那也就只是佩服,她可不会因此而忘了她是倪诺儿的姐姐。而且她坚信,这个女人这次前来的目的绝对不会只是为了来恭贺她的封后大典这般简单。

    只是她的一个动作,清月便明白了她真正的意思。“知道了!”

    看了眼离开的清月,又看了眼面前一脸邪魅的若水月,夏侯夜修微微蹙了蹙眉,深深的吸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哎!看样子,她并没有完全的相信他啊!否则也不会。。。也罢,她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半个时辰后,若水月和夏侯夜修刚用过晚膳,便见清月拉着一张脸,很是不满的走了进来。“主子!”

    “怎么了?是谁欺负你了吗?”见她的脸色,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

    清月摇摇头。“不是,是望星殿那边又来人了,说是三王妃身体不适,突然晕倒了,请皇上过去一趟!”瘪了瘪嘴,清月一脸鄙夷的解释道。

    闻言,若水月却不禁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意。虽说这倪倩儿是倪诺儿的姐姐,可这脑子,还真没有倪诺儿好使。她这不是明摆了在告诉夏侯夜修,她想要见他吗?当然,同时也是在向她若水月宣战。毕竟她请人都请到了她鸾凤殿了。

    两眼一翻,看了眼清月,夏侯夜修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朕又不是御医,去了也治不了她的病,命人给她宣名御医去。”这种时候,她倪倩儿打的什么主意,他会不知道?而且月儿还在,若是月儿不在的话,他倒是可以去陪她演演戏,但现在。。。

    闻言,清月原本的苦瓜脸顿时勾起了笑,很是欢愉的回道。“遵命,奴婢这就去。。。”哼!这三王妃,居然妄想和主子抢皇上,真是不自量力。

    “等等。”若水月急忙叫住她,随即勾勒着温柔的笑容冲夏侯夜修劝道。“我看你还是去看看她好了。”

    “主子,你怎。。。”闻言,清月是一脸难以置信的冲她叫了起来。主子她这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啊?她难道真看不出望星殿那位打的什么主意吗?

    清月的话还未说完,便突然被若水月一个眼神给逼了回去。随即便又见她一脸笑容的冲夏侯夜修开口道。“来者是客嘛!她毕竟还是东弥国的三王妃,若真在我们南拓皇宫里出什么事,我们也不好向东弥国交待不是?”

    她绝美的脸上满是真诚,可那一刻,夏侯夜修却清晰的在她漆黑的眼底,看到一抹名为阴邪的光芒。

    “唉!知道了,我这就过去。”虽然明知道她有目的,可既然她想玩,行!他作陪到底。

    扬扬眉,若水月轻笑着避开了夏侯夜修无奈又郁闷的目光。“晚上早些休息,别忘了明儿可就是封后大典了。”

    “你还知道明儿就是封后大典?居然还将我。。。呼!”有些不悦的白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重重的吐了口气,起身就离开了。

    夏侯夜修一走,清月就急忙上前很是担忧的冲若水月问道。“主子,这大晚上的,你怎么就真让皇上去了那?难道你就不怕皇上被那女人给勾了去吗?”

    “若他真的轻易的就被这女人给勾引了去,那这种男人我不要也罢!”眉头一挑,若水月是轻然的笑了笑。

    “话是这么说,可是。。。”

    “其实我之所以让他去是有目的的。”想到这儿,若水月突然邪魅的笑了起来。

    “哦?”

    “姬申欢儿这边刚生产,夏侯夜修不但没有去看望她一眼,还去了别的女人房里,你说,若你是姬申欢儿,你会怎么想?”

    “若换做是我,我肯定会恨死皇上的。”清月不假思索的答道。

    看清月此时的神色,若水月不禁轻笑着摇了摇头。“呵呵,看样子,是我之前给你灌输了太多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思想了。对于姬申欢儿那种女人来说,她根本不会恨夏侯夜修,只会恨那个将他抢走的女人。说到这儿,你应该懂我的意思了吧?”

    清月一脸恍然大悟的点点头。“难道主子之所以让皇上去那个女人那儿,就是为了让姬申欢儿恨她?”

    若水月点点头。“没错,而且以姬申欢儿的性格,她绝对不会只是恨恨她那么简单。所以。。。呵呵,我们就等着坐山观虎斗就好了。”

    “主子英明。”清月一脸佩服的称赞道。

    “少拍马屁,现在我还有事要你去做。你立刻派人去望星殿,观察里面的一举一动。并将倪倩儿借故勾引夏侯夜修的事告知西格殿那位。当然,越刺激越好,明白了吗?”一想到她们相斗的画面,若水月脸上的邪气就越发浓郁。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对了,不止西格殿的那位,干脆让后宫的其他女人也知道此事。我想这样会更好玩些!”若水月一脸邪气的又补充的一句。

    “是,我这就去办。”说完,清月一阵风的就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