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刚踏入望星殿,一股浓郁的香味就扑鼻而来。

    还未来得及看清屋里的一切,一具柔软的身体就扑进了怀里。“夜修,你可算来了!”

    看了眼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眉头微微一紧,随即不动声色的将她推离了自己的怀抱。“听说你身体不适?”淡漠的声音,听不出夏侯夜修丝毫的情绪。

    避开夏侯夜修有些犀利的目光,倪倩儿有些心虚的笑道。“也没什么大碍,就只是离开南拓多年,突然回来有些水土不服,哪知道我那个丫鬟居然。。。是打扰到你了吗?”说到最后,倪倩儿问的有些小心翼翼。

    “没有!”都到这一步了,他还能说什么那?

    闻言,倪倩儿美妙的脸上顿时扬起了满意的笑容。“对了,夜修!你用晚膳了吗?”

    没有急着回答她的话,夏侯夜修只是目光深邃的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

    青色的薄纱长裙下,她的身姿若隐若现,胸前的丰满因裹胸的原因,有一半暴露在外,外披水色薄纱,一张美妙的脸蛋上上着妖艳的浓妆。她的目的已经显而易见了!

    见夏侯夜修如此打量着自己,倪倩儿脸色一红,随即羞涩的底下了自己的头。

    因为她的这个动作,夏侯夜修淡漠的脸上嘴上扬起一抹阴冷的笑意。然而只是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唇边。“朕在鸾凤殿已经用过了。”

    红唇一嘟,倪倩儿突然声音发嗲的开口道。“啊!可我还没用啦!要不夜修你再陪我用些?”

    “不了,明儿就是立后大典了,朕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倩儿你水土不服,还是早作歇息吧!”淡漠的说完,夏侯夜修转身就欲离开。

    然而夏侯夜修刚迈出脚步,就被倪倩儿突然从后面给抱住了。就在她胸前的丰满贴上他背部的时候,夏侯夜修明显的感觉到身体突然一阵躁动。这感觉是?怎么会?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多年没见,再见,你却是如此的冷漠?冷漠到一顿饭都不愿意陪我?”紧紧抱着夏侯夜修的腰,倪倩儿一脸的楚楚可怜。

    深深的吸了口气,忍着身体里的那股躁动,夏侯夜修淡淡的启唇道。“那都只是你的错觉而已,朕一直都是这样的。”

    “不,曾经的你不是这个样子的,曾经的你对我。。。”

    “曾经?曾经你我都还太幼嫩,很多事情都还不懂。”倪倩儿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给打断了。

    闻言,倪倩儿原本紧抱在夏侯夜修腰上的手突然松了开。“你说的不懂指的是什么吗?是对我的感情吗?”

    夏侯夜修没有回头看她一眼,也不语,算是对她的默认。

    “也许你是不懂,可我懂,我很清楚,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我对你的心意都一如既往不曾改变丝毫。”此时的倪倩儿是一脸的激动。

    闻言,夏侯夜修淡漠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意。“一如既往?真的如此吗?”

    怔了怔,倪倩儿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两步来的夏侯夜修的面前,猛的点点头,一脸深情而又真诚的开口道。“真的,夜修,我爱你,真的爱你。所以,所以要了我好吗?让我做你的女人。”说着,倪倩儿突然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将自己的衣裙全都褪了下去,赤身站在夏侯夜修的面前。

    回过神便看去已全身赤裸的女人,夏侯夜修眉头一紧,是急忙转开了自己的视线。视线是转开了,可身体里原本的那股躁动在此刻是越发的活跃。这一刻他似乎有种冲动,想要。。。为什么?为什么只是一眼,他就想要。。。在这方面一向很有自制力的他,怎么会?

    “夜修,要了我好吗?要我成为你的女人吧!”见夏侯夜修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一抹邪笑从倪倩儿嘴角一闪而过。随即便见她不顾一切的扑如夏侯夜修的怀里,用自己的丰满不停的摩擦着夏侯夜修健壮的胸膛。

    随着她的摩擦,夏侯夜修感觉自己像是要着火了一般。似乎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感觉。。。是那股香味!

    思及此,夏侯夜修是急忙提起内力想要压止住那股躁动,然而他越想要压下那种躁动,那感觉就越发的强烈。随之他的视线,他的意识慢慢的迷糊起来。

    “夜修,要我,让我成为你的女人。”注意到夏侯夜修的目光,倪倩儿邪邪一笑,冰冷的手就缓缓的攀附上了夏侯夜修此时火热的俊脸,脖子,胸膛。

    她的声音如带着一种魔力,让他有些沦陷的感觉,而凡是她的手到过的地方,夏侯夜修都感觉是一阵微凉拂过,像是干枯多年的荒地突然逢上了雨露。很舒服,很舒服。

    下一刻,便见夏侯夜修如着魔了般,不顾一切的就将倪倩儿按到在地,扑了上去。

    夏侯夜修的这个举动让倪倩儿顿时是又羞涩又兴奋激动。终于,终于她就要真正的成为他的女人了。

    然而就在她以为夏侯夜修会有进一步的动作时,夏侯夜修却突然扯下了她头上的发簪,不顾一切的朝自己的胸膛刺去。

    “啊!啊!”夏侯夜修突然的动作顿时惊呆了倪倩儿,似乎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直到此时此刻,中了迷心的他居然为了不碰她,而。。。这样的事实让她不敢相信,更不愿意接受。

    剧烈的刺痛感暂时的淹没了身体里的那股躁动,而意识也因此恢复了不少。

    “呼!”重重的吐了口气后,夏侯夜修是一脸疲惫的倒在了一旁。

    受伤的抓过一旁刚被她自己褪下的衣裙,裹在自己身上,倪倩儿转过头,一脸哀怨的怒视着躺在身旁歇息的夏侯夜修。“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躺在一旁,闭着眼,夏侯夜修有些头疼又疲惫的伸手在自己的额头上按了按。“因为我不要想失去她。”说着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

    眉头一紧,倪倩儿有些不满的质问道。“她?你指的是那个叫冷訾残月的女人吗?”

    “是!”夏侯夜修回答的是干净利落。

    “你真就如此的爱她吗?”闻言,倪倩儿不甘心的问道。

    “是,朕能失去一切,国家,皇位,那怕性命,唯独不能失去她。”她不会知道,在刚他最后一点意识即将消失,他差点就要了她的时候。若水月在酒池肉林那满是泪水悲痛不已的模样突然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将他仅存的一点意识给拉了回来,才导致事态的发生。他真的不敢想象,要是他真的要了她,那他和月儿之间。。。那将是他此生都无法承受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