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愣愣的盯着夏侯夜修看了片刻后,倪倩儿苦涩一笑。“那我那?我对你来说又是什么?”

    “曾经是朋友,现在,现在朕会将你当作妹妹。”迟疑片刻后,夏侯夜修才缓缓开口道。

    闻言,倪倩儿顿时有些怒了。“朋友?妹妹?你应该知道,我根本就不想要做朋友,更不想要做你的妹妹,我要做的只是你的。。。”

    “好了!”倪倩儿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突然硬撑起身做了起来,打断了她。“你要知道,之所以当你是朋友或妹妹,那是应为朕不想要伤害你,毕竟曾经你。。。”

    “你还记得我曾经为你所做的牺牲?呵呵,我还以为你都忘了那!”倪倩儿很是讽刺的打断了他。

    眉头一紧,夏侯夜修冷冷一笑。“若朕真的忘了,你以为朕会为了履行对你的许诺而欺骗月儿和你去过什么七夕节吗?若朕真的忘了,会明知你此次前来有所目的,还留你活到现在?并命人好生伺候你吗?呵呵,看来你实在是太不了解朕了。”

    夏侯夜修的话让倪倩儿心中猛然一紧。“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你是真明白也好,假明白也罢。朕只想要提醒你一句,不要逼朕。”他说话的语气依旧淡漠,可他最后那个眼神却还是让倪倩儿忍不住的一颤。

    “呼!中了你下的媚药,看样子还的回去找她解去,毕竟今晚可是她让朕来的,此事她得负责。”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了一句,夏侯夜修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倪倩儿眉头一紧,可因为夏侯夜修刚的话,她不敢再轻易的开口,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他。

    而此时屋里的两个人丝毫没有注意到,原本在屋外黑暗中偷听的两人,在听到夏侯夜修的那番话后,一个身影是匆忙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你也好自为之吧!”淡漠的留下一句话后,夏侯夜修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就离开了。

    随着夏侯夜修的转身离去,倪倩儿眼中的恨意是越发的浓郁。夏侯夜修机会我是给你了,既然你为了那个女人这般羞辱我,那我定让你为你今日的一言一行付出代价。还有那个叫冷訾残月的女人,我要让她不得好死。

    “怎么样?本宫说的没错吧?”夏侯夜修前脚一离开,一个身影后脚就随之出现在了倪倩儿的面前。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冷訾君浩,倪倩儿不再多言,直接开口问道。“你要我怎么做?”

    “若本宫没有记错,曾经夏侯夜修不是许诺你三个愿望吗?我们就借这三个愿望得到我们彼此想要的。怎么样?”冷訾君浩邪魅的笑道。

    看了眼眼前的男人,倪倩儿有些沉闷的开口道。“曾经是三个愿望,可现在只有一个了。”

    闻言,冷訾君浩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这究竟是怎么一会回事儿?”

    “没什么,我只是用了一个愿望让他瞒着冷訾残月陪我过了一个七夕节,还有个愿望。。。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沉闷的话还未说完,倪倩儿就猛的想到什么,随之反问道。

    没有理会倪倩儿的问话,冷訾君浩只是一脸生气的盯着她。“你说什么?你居然用他给你的许诺过什么七夕节?”

    “那又怎么样?那是他许诺我的,又不是给你的,你激动什么?”因为冷訾君浩的生气,倪倩儿的脸色也沉了下去,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你。。。罢了,罢了!”若不是看在她对自己还有利用的价值,冷訾君浩真恨不得现在就一掌了解了她。这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蠢啊!那么大好的机会,她居然。。。

    一身叹息后,冷訾君浩这才又开口道。“既然你只有最后的一个愿望了,那我们可就得好生利用这个机会了。我们就这么做。。。”说着,冷訾君浩突然俯身在倪倩儿的耳边低语了几句。

    “这真的行吗?他应该不会同意的吧?”冷訾君浩的计划让倪倩儿认为很是不妥当。

    “他为什么不会同意,按照刚的情况看,他是真的爱上若水月了。而他不想要失去若水月,便绝对不敢要你。所以这个愿望,他未必不会同意。”冷訾君浩信心满满的说道。

    “可是,这愿望未免大了些吧?”倪倩儿还是认为有些不妥。

    “你放心好了,无论他选择实现你的那个愿望,我们都不会亏。而且万事不是还有本宫吗?”

    担忧的看了眼冷訾君浩,倪倩儿最终还是点点头。“好吧!就依你说的办。可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你放心好了,不管怎么说,你和本宫也夫妻一场,本宫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看着脚下只有薄衣裹体的女人,冷訾君浩邪魅的笑道。说罢,弯腰就将地上的女人给抱了起来,直接朝床走去。

    见状,倪倩儿一惊,急忙问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回以她一个令人心醉的笑容。“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做夫妻之间的鱼水之欢了。”

    愣愣的盯着冷訾君浩那张俊美的脸蛋看了片刻,倪倩儿美妙的脸上随之染上一抹红晕。

    阴邪一笑,冷訾君浩也不再多言,扯开她裹在身上的薄衣就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

    看着屋里那两具紧紧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原本留在屋外黑暗中的另一个人冷冷一笑,转身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鸾凤殿

    “主子,热水和药都准备好了。”若水月刚回到寝宫,白月就急忙迎了上来回禀道。

    若水月点点头。“恩,那夏侯夜修那?”

    “厄?皇上没和主子你一起回来吗?”愣了愣,白月反问了一句。因为偷听到皇上说要来找主子解毒,主子就让她先回来准备逼毒的洗澡水了,而皇上,主子不是说要护送他回来的吗?怎么现在?

    见夏侯夜修离开,她是打算跟着回来的,可那知道冷訾君浩却突然出现,出于好奇,也出于以防万一,她就留了一会儿,偷听他们的谈话。那知道他夏侯夜修居然会现在都还没回去,难道是那个女人下的毒太重,让他。。。

    “该死的!”咒骂了一句,若水月转身就冲忙的跑了出去。

    见状,白月也赶紧招来几名星使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