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跑出去没走几步就见夏侯夜修一脸疲惫的靠在一棵树上休息,嘴里还不停的喘着大气。

    夏侯夜修此时的状况让若水月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倪倩儿这该死的贱、人,她这究竟是想要成为夏侯夜修的女人那?还是想要他的命啊!居然给他下如此中的迷心。

    “夜修!”走上前,若水月心疼的唤了声。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女人,夏侯夜修猛的摇了摇自己的头,似乎有些怀疑自己此时是不是已产生了幻觉。

    “你还好吧?”说着若水月有些小心翼翼的伸手朝夏侯夜修的脸上伸去。果然,夏侯夜修此时的身体似乎如着火了一般,烫的厉害。

    “月儿?真的是你吗?”因为身体的原因,夏侯夜修似乎直到此时,都还不敢确定自己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他要的月儿。

    郁闷的看了他一眼,若水月还是点点头回答道。“对了,是我,冷訾残月。看样子你真的。。。呀,夏侯夜修你想要做什么?”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得到答案的夏侯夜修就不顾一切的直接将眼前的女人扑倒在地,随即发疯似的开始脱扯她的衣裙,顿时惊的若水月是哇哇大叫。这混蛋,都忍那么久了,再多忍下会死啊!居然。。。白月和好些星使都还看着那!

    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白月和几名星使强忍着想笑的冲动,转身就欲离开。

    注意到几人的反应,若水月一脸头疼的伸手就朝夏侯夜修颈部打去,顿时夏侯夜修就晕了过去。

    “都还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将人给我抬进去。”被压在身下的若水月抬头就冲欲离开的几人下令道。

    “是!”强忍着脸上的笑意,几人上前就急忙将夏侯夜修给抬了进去。

    看着几人脸上那强忍的笑意,若水月真的有种想要去撞墙的冲动。

    进屋几人就直接将夏侯夜修整个人给抬进了装满逼毒药水的木桶里。待他们离开后,若水月再亲自给他脱衣,上药。

    待做完这一切,若水月已是满头大汗。

    若是一般的媚药,她倒是可是直接为他解毒,可偏偏这迷心却不是一般的媚药。倒和她配制的天堂地狱有些类似,若她真以一般的媚药给他解毒,以他现在的状况,还真难保他不会精尽人亡。只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迷心绝对是冷訾君浩交给倪倩儿的,毕竟这迷心可是北辟国一百年前的宫廷禁药。而且照现在的情况看,冷訾君浩是真的想要了夏侯夜修的命啊!只是她不懂,冷訾君浩为何偏偏会在这个结果眼的让倪倩儿对夏侯夜修使用迷心,难道他就不怕夏侯夜修真的出了什么事,她就不能顺利的成为南拓皇后,而他自以为是他自己的儿子就不能成为南拓的太子了吗?还是说他早料定了自己会为夏侯夜修解毒?可他的目的是什么?难道就只是为了借机想要倪倩儿对夏侯夜修死心,从而让他好利用倪倩儿吗?为的就只是夏侯夜修许诺倪倩儿的那最后的一个愿望?若真是如此,那她是很有兴趣陪他们玩一场,由她亲自导演的游戏的了。

    见夏侯夜修的毒还有一会儿才会清完,若水月便起身先去洗了个澡。

    待她再回来的时候,夏侯夜修已经醒了,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呆在木桶里。

    “月儿。。。”一见若水月,夏侯夜修就一脸委屈的看着她,唤了声。

    看了眼木桶中药水的颜色,若水月这才应了声。“怎么了?”

    “我可以起来了吗?”虽然不知道自己现在究竟泡的是什么药水,但他也明白,现在的她是绝对不会害他的。

    “还不行,等你桶里的水变红了再说。”看了他一眼,若水月冷冰冰的回答道。

    “啊?那还要多久啊?”看着身边还是黄色的水,夏侯夜修闷闷的问了一句。

    “不知道!”依旧是冷冷的声音。

    若水月的语气让夏侯夜修知道,她现在的心情一定不好。只是,这是为什么那?

    “那个,月儿,是不是我错做了什么?”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迟疑片刻后,终于一脸小心翼翼的冲她问道。

    皮笑肉不笑的看了他一眼。“你猜!”

    果然是他得罪了她,只是什么时候?他怎么不知道?

    “月儿,我,我,我究竟做错什么了?”见她此时的样子,夏侯夜修还是不怕死的问了一句。

    闻言,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一脸怒火的盯着他。“你居然还好意思问,你知不知,你刚居然当着白月她们的面,在鸾凤殿外,险些将我给。。。”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猛的想起什么,是急忙的闭上了嘴。

    “险些将你给怎么了?”眨了眨眼,夏侯夜修是一脸无辜又好奇的问道。

    “将我。。。没什么。”两眼一挑,若水月无奈的回了一句,可语气却明显的好了许多。其实她也知道,那事不能怪他,要不是她洗澡回来的时候看到白月她们在偷偷的笑她,她也不会那么郁闷又生气。

    “既然没什么,那你为什么生我的气?”见状夏侯夜修又开口问道。只是这一刻若水月丝毫也没有注意到夏侯夜修嘴角那一闪而过的狡黠。

    “谁说我生气了?我没有。”若水月不假思索的反驳了一句。

    “真的吗?”

    “对!”若水月重重的点点头。

    闻言,夏侯夜修是长长的松了口气。“你早说嘛!我还以为你因为我在殿外差点失控的强了你,在和我生气那!你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

    “你家伙。。。”说着若水月想也没有想伸手就朝夏侯夜修胸膛打去。

    “厄。。。”一拳下去,夏侯夜修不由的呻吟的一声。

    而这时若水月才注意到自己刚打到了他的伤口,于是急忙问道。“呀!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你没事吧?”

    夏侯夜修可怜兮兮的点点头,撒娇的说。“有事,人家这儿好痛,要你给揉揉。”

    见他这副样子,若水月是不由的甩了他一个白眼。“白痴!”是在骂他,可手却还是伸了出去,轻轻的在他伤口上摸了摸。的确是白痴,若非如此,为何为了抗拒迷心的药效,而用发簪刺入自己的身体那?为的就只是不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若换成别的男人还不扑上去,就好比冷訾君浩。唉!对于冷訾君浩她真的不知道该说是悲哀还是庆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