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夜修此时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眯着眼,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台下的几人。而他淡漠的脸上更是看不出此刻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也正是如此,若水月的心里反而是说不出的不安和担忧。该死的,现在可该如何是好了!照现在这个情况下,此时定和姬申罗艳他们脱不了关系。她真的是没有想到,他们会在这个时候设法揭穿她的身份。

    这边,冷訾林萧并没有急着回答姬申罗艳的问题,只是一脸阴邪的冲冷訾君浩笑了笑。

    对于冷訾林萧的挑衅,冷訾君浩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在寻思着怎么样让若水月度过这一关。毕竟若水月的身份一旦揭穿,那他的大计也将会化成泡影。

    目光阴邪的在几人脸上扫过,姬申罗艳转过头,又一脸‘亲和’的冲冷訾林萧开口道。“请问四王爷,这位可否就是你北辟国的公主,冷訾残月?”

    闻言,冷訾林萧的视线这才缓缓的从冷訾君浩的脸上,转移到了若水月的脸上。

    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若水月看了片刻后,冷訾林萧的视线又转移到了一旁夏侯夜修的脸上。“南拓皇帝,不得不抱歉的告知你一声,她并非本王的皇妹,更非我北辟国的公主。也就是说,她是个冒牌货。至于她这么做究竟有何目的,那本王就不得而知了。”说着,冷訾林萧不怀好意的朝冷訾君浩看了眼。似乎想要借此告知众人,他是不知道她的目的,可他的皇兄冷訾君浩就未必不知了。

    冷訾林萧的话一落,若水月一时间感觉自己的全身的力气在瞬间被抽空。而她那原本紧握成拳头的手,竟在这个时候不由的颤抖了起来。至于夏侯夜修,此时此刻,她更是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了。不停的在脑海中盘算着要如何度过这一劫。

    姬申罗艳将若水月此时的神色是尽收眼底。美艳的脸上是说不出的欢喜,更多的确是期盼。期盼着夏侯夜修龙颜大怒。呵呵!现在看她还有什么话可说。这立后大典上被皇帝亲手斩杀,那可是空前绝后的好戏啊!

    此时不光姬申罗艳等人,其实就连慕容拓灭也都在期盼这好戏的上演。毕竟只有夏侯夜修和若水月决裂了,那他才又机会得到她不是吗?

    相对于姬申罗艳和慕容拓灭,冷訾君浩却是说不出的担忧。只是他担忧的不光是眼前那个女人的安危,他更担心的是,若她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他的大计怎么办?现在姬申欢儿生下了皇子,要是她真有个万一,那这南拓太子的宝座,很有可能便落在了姬申欢儿的儿子身上,那这将岂不会便宜了姬申决他们吗?

    一时间整个钦天监内,是出奇的安静。只是众人的视线都直直的盯着祭天台上的夏侯夜修和若水月。似乎都在等着若水月的反驳或者是夏侯夜修的抉择。

    也许是因为太过担忧不安,此时若水月的脑中是一片空白。想要反驳,她却也无从反驳。若光是姬申梦指认她不是北辟公主,她还可以拿她和姬申欢儿的关系,以及姬申欢儿刚生下孩子为借口,寻找托词。可现在连北辟的王爷都出来了,她又该如何解释那?毕竟冷訾林萧是北辟的四王爷,他又怎么可能连自己的妹妹都不认识那?说她是北辟皇收的义女吧!身为四王爷的冷訾林萧又怎么可能会没见过?更不知道那?而且在这种时刻,她才亲口这么说出来,连她自己都骗不过,又怎么可能骗的过众人那?再说,以夏侯夜修的头脑,他又怎么可能不真对她产生怀疑那?

    想到夏侯夜修会对她的怀疑,甚至于等会儿夏侯夜修很有可能便会下令杀了她,若水月的心就疼的厉害起来,随之身子也不由的颤抖起来。

    不是她怕死,而是她真的不想要和夏侯夜修走到刀剑相向的地步,毕竟她很清楚,自己是绝对不会束手就擒的。而且以她的身手和她现在身上的毒,她想要全身而退绝非难事。她的人是能退,可她的心那?还有他们的孩子?呼!

    就在若水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直沉默深思的夏侯夜修是突然转过头朝她看去。

    在对上他双眼的瞬间,若水月是心虚的急忙转开了视线,从而错过了他眼中的疼惜和决绝。

    “呼!”一声长叹后,夏侯夜修终于缓缓的启唇道。“她的确不是北辟皇的亲生女儿,因为她只是北辟皇收的义女而已。对此朕早已知晓。”

    夏侯夜修此话一出,众人间在此一片哗然。

    而也正是因此,若水月是猛的转过头,有些错愕的盯着他。义女?他真的相信她是北辟皇的义女?还是说,他只是。。。???

    姬申罗艳等人的眉头随之也紧紧的蹙了起来,一脸的错愕。北辟皇的义女?居然还有这等事儿?他们怎么会不知道那?

    虽然不知道夏侯夜修说这番话的目的,可正是因此,冷訾君浩还是不由的松了口气。毕竟以此可以证明,夏侯夜修还是护着若水月的。

    “义女?为什么本王不知道此事?而且按我北辟国的规矩,凡是皇帝收了义女都会发出皇榜。可我北辟国根本就没有出过这等榜文。”看了眼一旁的若水月,冷訾林萧是冷冷一笑。看样子,夏侯夜修之所以如此护着她,是因为被她的美色所迷吧!

    “不是没出过,而是你没看到而已。”闻言,冷訾君浩不由冷笑着出声讽刺道。

    “皇兄这话可就错了。比起皇兄,皇弟我可是之前就一直都呆在北辟的。可不像皇兄你,喜欢四处闯荡。所以要说皇兄错过什么那还说得过去,若是皇弟我嘛。。。”话还未说完,冷訾林萧就意味深长的冲冷訾君浩邪笑了起来。

    “你。。。”

    “四王爷,你确定朕的皇后不是北辟皇的义女?”冷訾君浩刚开口,就见夏侯夜修突然两眼一眯,一脸复杂又危险的打断了他。

    见状,冷訾林萧心中不由的一紧,思绪片刻后终是点点头,确认道。“没错,她根本就不是我父皇的义女,她是有所目的冒充的。”

    眸光一沉,夏侯夜修点点头。“行,朕信你的话。”说罢,夏侯夜修转过头就冲台下的夏侯云杰命令道。“云杰,立马修书北辟皇,让他给朕一个满意的交代。他之前来书,不是说月儿虽然是他的义女却也是最疼爱的女儿吗?还望朕好生对待,可现在。。。没想到他居然只是在欺骗朕。真是可恶!”说到最后,夏侯夜修脸色一沉,龙颜大怒的咒骂了一句。

    夏侯夜修发怒的样子,让若水月的心中不由的一紧。似乎这一刻的夏侯夜修对她来说太过陌生了。

    闻言,一时间百官间是议论纷纷。都在似乎在指着北辟皇欺人太甚。

    而冷訾君浩对此是难得的不加以理会,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夏侯夜修。似乎在猜测他话的真假。

    冷訾林萧见状不由的一慌。因为夏侯夜修的反应,他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是他错过了什么?还是说,这里面有父皇的什么计策。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他岂不是坏事了?要是真坏了父皇的什么事的话,那他可真就完了。

    “是!臣弟这就去。”目光阴冷的在几人脸上扫射一周后,夏侯云杰这才点点头,开口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