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目光满意的看了眼众人,夏侯夜修再次启唇道。“既然朕当初能再次納她为妃,而现在朕又为何不能立她为后那?”

    闻言,该老臣不禁有些慌了起来,可随之似乎想到了什么似得,一脸豁出去的模样开口道。“话是如此,可她毕竟是叛国之徒的女儿,而且若氏一族是皇上下令处死的,难保她不会起反心,向皇上你报复。”

    “报复?那么多日日夜夜,若她真有反心,想要杀了朕,你们说朕还有命能活到现在吗?还会为朕生下一双儿女那?”眯着眼,夏侯夜修一脸威严又而复杂的冲该大臣问道,当然,同时也是在问其他的文武百官。

    闻言,百官再次纷纷点头,表示赞同夏侯夜修的话。

    而若水月也在听到他那番话的时候,不禁朝他看去。他真的是那么想的吗?

    嘴角一扯,一抹嘲笑的意味从冷訾君浩嘴角一闪而过。之所以还没杀你,那是因为时候未到。至于孩子,呵呵,夏侯夜修,你真的确定孩子是你的吗?愚蠢!

    注意到冷訾君浩那短暂的神色,姬申决和姬申罗艳对视了眼,两人的神色都在瞬间沉了下去。看样子若水月那个贱人果然没有骗欢儿,孩子果真是他冷訾君浩的。该死的!

    无心再去理会旁人的反应,慕容拓灭只是单手托着下颚,盯着一处思索着夏侯夜修刚才的那番话。

    “可是。。。”

    该大臣还想要说什么,可刚开口就被夏侯夜修给打断了。“可是?呵呵,爱卿你可真是有心啊!只是你这份心,若真是为了朕,为了南拓,朕必将感激万分,只是可惜。。。不要以为你们今日站出来的真正目的朕不知晓。”看了眼姬申决夫妇,夏侯夜修厉声一吼,随即又一脸邪气的笑了起来。

    注意到夏侯夜修的目光,前一刻还一脸正气的老臣顿时就蔫了下去。随即是一脸不安的偷偷的朝姬申决看去,似乎是想要他出言相救。

    然而此时姬申决却冷冷的转开了自己的视线,完全当做不认识他。

    将两人的互动看在眼底的夏侯夜修,摇摇头再次启唇道。“朕这样告诉你吧!朕不管她曾经的身份是什么,是谁的女儿。朕只知道,她现在是朕的女人,朕皇儿们的母亲。。。”

    他轻然的一句话,顷刻间让若水月那如星辰般美妙的眼中布满了泪水。他这话是真心的吗?没有任何理由目的的吗?

    看了眼若水月,又看了眼夏侯夜修,冷訾君浩不知道为何,心里一时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真的不在乎她曾经的身份吗?真的不怕她会要了他的命吗?还有,他既然早知晓她的身份,那他也应该知道她和他的关系啊!难道连这个他都可以不在乎吗?

    冷訾君浩此时的神色,让慕容拓灭想笑,可却也怎么也笑不出来。

    手中的拳头紧了又紧,姬申决夫妇此时的脸色是越发的难看。看样子,一直以来他们都忽略了她若水月在他心中的位置了。

    顿了顿,夏侯夜修再次威严的开口道。“所以,你们就‘安心’去吧!来人,拖下去斩了。”

    一声令下,三位大臣很快就被拖了下去。

    立后这种举国同庆的大喜日子上,本不该见红的。但众百官心里都清楚,他们的国君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于是根本没有人敢上前劝阻。

    目光冰冷的从众人脸上扫过,夏侯夜修忽然扯了扯嘴角,冷冷一笑。姬申决,无论是无论是几年前,还是现在,你都依旧不是朕的对手。

    扬扬眉,夏侯夜修不再开口,只是神色淡漠的朝钦天监主事看了眼,示意他将立后仪式继续下去。

    接到指示,钦天监主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急忙启唇道。“由皇上,皇后娘娘祭天。”

    转过身,看着发愣的若水月,夏侯夜修不禁温柔一笑。随之上前亲自拉上她来到了祭桌前。

    他眼中的温柔,还有他脸上的笑,让若水月一时间是严重的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就真的不在乎她的真正身份吗?还有最初接近她的目的?

    祭天整个过程,若水月都在发愣。

    直到耳边再次响起众人的高呼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若水月这才意识到,立后仪式结束了,而她也正式成为了南拓国的皇后,他夏侯夜修的妻。不是以冷訾残月的身份,而是以她若水月真正的身份。只是他真的会不介意她的真正身份吗?

    思及此,若水月不禁不安的朝夏侯夜修看去。

    接收到她传来的目光,夏侯夜修不语,只是微笑着将她拥入了怀。

    就是因为他的沉默,前一刻还感觉他怀抱温暖的她,此刻却说不出的寒意和不安。

    看着以正式成为南拓皇后的若水月,姬申决夫妇等人是又气又恼。可事已至此,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多年的成果,终于成功的将她送上了南拓女人生命中的巅峰,可冷訾君浩心中此刻却感受不到丝毫的喜悦,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沉闷。

    至于慕容拓灭早在仪式结束的时候,偷偷的离开了。

    立后大殿过后,皇城上下举国欢庆,宫内,更是大摆宴席,各国来客,文武百官及其携带家眷在龙凤殿前是大吃大喝,好不热闹。

    忙了一天的若水月,终于在傍晚身心疲惫的情况下,被清月白月等人率先送回了鸾凤殿。

    “主子,累了一天了,饿了吧!我已命人准备了些吃的,你看你要不要。。。”

    “不用了,你先退下吧!我想要一个人待会儿。”这种时候,她那还有什么心情吃东西啊。

    知道若水月心中的担忧,清月想要安慰,可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毕竟按着情况的发作,真的可说是安危难料啊!

    独自坐在一片透着喜庆的房里,若水月心里却越发的不安。她不知道等会儿夏侯夜修来了,她将会面临什么,但她知道,她该做些什么。

    急忙招来清月,和白月交代了些事情。她又褪去头上的步摇和身上的凤袍,换上了一身简便轻松些的衣物。若真的动起手来,也方便些。

    在等待夏侯夜修的过程中,对若水月来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煎熬和折磨。毕竟是吉是凶,就在今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