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皇上驾到!”就在若水月沉浸在极度不安中的时候,耳边终于传来了侍卫高亢的启禀声。

    闻声,若水月的心在瞬间被提到了喉咙。身子也在那一刻,忍不住的一颤。

    眨眼间,夏侯夜修便已来到了若水月的面前。

    先前那身明黄色的龙袍已被他换下,此时的他一身黑色华丽锦衣,金线勾边,衣摆下用同色金线刺绣着几多朵妖艳的金色彼岸花。让他整个人看起来说不出的俊美邪魅。

    这似乎还是她第一次如此仔细的打量着他。也许是心情的原因,他现在给她的感觉很熟悉,却似乎又很陌生。

    注意到若水月的装扮时,夏侯夜修的眉头猛然一紧,可随之又松了回去,故作淡漠的转过头冲一脸忐忑不安守在门口的清月吩咐了一句。“忙了一天,都快要饿死了。清月,赶紧命人弄些好吃的来。”

    “是。。。”担忧的看了眼若水月,清月眉头一紧,还是匆匆的退了下去。

    见清月离开,夏侯夜修这才扬扬眉,慢慢的朝若水月走去。

    随着他的走近,若水月是条件反应似的猛的从床上坐了下去,随之一脸防备的盯着她。

    见状,夏侯夜修的目光明显暗了几分,有些失望,又有些无奈。他们在一起这么久的时间,她真的还不了解他吗?若他真的想要伤害她,会等待此时此刻,在说穿她身份,并立她为后之后吗?

    重重的叹了口气,在她身边坐下身。“想必你有很多话想要问我吧?”

    脸色苍白而又不安的看着他迟疑片刻后,若水月终于还是点点头。“恩。”

    “那问吧!只要是你想要知道的,我都会如实告知你的。”她脸上的苍白和不安让他有些心疼,又有些无奈。

    再次坐下身,紧紧的咬了咬唇,若水月沉默一会儿后,才有不安的启唇问道。“你,你决定怎么做?”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什么决定怎么做?”

    “我根本不是什么冷訾残月,而是若水月,你是知道的。既然如此,你。。。”

    “杀了你,或者想尽一切办法的折磨你,让你身不如死。”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就一脸郁闷的接了过去。

    怔怔的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半天没有回过神。似乎没料到他会这些直接的说出这番话来。心渐渐的被揪了起来,很痛。

    见她这副神色,夏侯夜修又是重重的叹了口气,继续道。“你认为我在知晓你的真正身份后,一定会这么对待你是吗?”

    “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心猛然一紧,若水月有些惊愕的问道。

    “难道在你心里,我真就是这么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吗?”没有急着回答她的话,夏侯夜修反问道。

    闻言,若水月不禁想起了他曾经的种种手段,不禁蹙眉回了一句。“难道不是吗?”

    “你。。。”一句话,差点气的夏侯夜修吐血。“就算真如你所说我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那也是对别人好不,至于你。。。”

    “至于我,曾经你也没有少下狠手不是吗?而且不止一次的险些要了我的命不是吗?”眨了眨眼睛,若水月如实的回了一句。一想到曾经,曾经的种种就如嗜心的毒虫般钻入了她的心里,啃食着她的心脏。有痛,还连带着曾经的那份恨意。

    若水月眼底的那份恨意让夏侯夜修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可只是眨眼间,便又松了回去。“曾经,你也说了那是曾经。曾经我不爱你,那时的你对我来说,只是我一心想要除去的大害,若文荣的女儿仅此而已。可现在,你是我心爱的女人,同时也是我孩子的母亲,你说能一样吗?”

    “这么说,若你没有爱上我的话,那今天。。。”

    “若我没有爱上你的话,便也就没有今天了。”这时事实,若当日他没有爱上她的话,那现在她应该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吧!

    “这么说,你不想要杀了我了?”

    见她一脸认真的问着自己这种话,夏侯夜修不禁抿嘴一笑,伸手温柔的揉了揉她那头柔顺的发。“平日不是见你挺聪明的吗?怎么现在???你也不想想,若我真的想要杀了你,用得着还要费尽心思的立你为后,还在哪儿和那些别有用心之人废话那么久吗?笨啊!”

    抿了抿嘴,若水月认真的看着他沉默片刻后,又启唇道。“难道你就不怕我真会借机杀了你吗?”

    夏侯夜修摇摇头如实道。“不怕!”

    心微微一颤,若水月又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看着她,夏侯夜修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紧紧的蹙了起来,很是不满的冲他吼了一句。“我是在和你说真的。”这一刻她似乎忘记了什么。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点点头。“我知道,我和你说的也是真的。你真的不是我的对手!”

    “你。。。”若水月顿时脸色一变。

    “知道了,知道了。”见状,夏侯夜修是立刻挂起了白旗。

    闻言,若水月脸色这才缓和了些,再次开口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就是若水月的?”

    一声轻叹,夏侯夜修沉默片刻后才缓缓启唇道。“你还记得,你因冷訾君浩设计,差点死掉的那次吗?”

    若水月不语,只是蹙着眉点了点头。

    “就是那次,我守了你三天三夜后,你才终于苏醒过来。只是没想到你醒来后的第一件事情,居然就是用银针想要刺我的睡穴,将我弄晕。”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轻然的笑了起来,只是这一刻他的笑,看起来却是如此的无奈。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那次你没有被我刺晕?”若水月惊愕的问道。

    夏侯夜修点点头。“你也许不知道,因为修炼修天神功,所以我的穴脉可以随意愿移动。也就是说你的银针刺穴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也包括去年七夕节,在树林那次。”

    “什么去年七夕节在树林那次?难道你就是从那时候就知道我是若水月的?”闻言,若水月是大惊。

    “不,那次后只是让我对你产生了怀疑。虽说你的银针刺穴对我来说没用,可因为当时身上的伤势,加上中毒,还是让我晕了过去。只是在晕过去之前,却让我发现了你会武功一事,因为我亲眼看到你用内力将毒娘子的手臂骨震了出去。”想起那次,夏侯夜修还是不得不承认,作为女人她的手段还是残忍了些。

    抿了抿嘴,若水月倒也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微微蹙了蹙眉。要是早知道他的修天神功还能转动穴道,她当时就不用什么银针了,而是直接将他打晕过去。

    “因为你会武功,加以之前的重重,于是我派人去了北辟,秘密的调查了你的身份。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北辟那边的消息还没有传来,居然就遇上了你重伤一事。而那时候你和上月的对话,更是让我听的是一清二楚。刚开始我是真的不愿意相信,更不愿意接受。知道为什么吗?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对你动了心,可你却。。。呼!”想到自己当时的心情,夏侯夜修眯了眯眼,有些苦闷的吐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