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虽然没有亲眼看到他当时的样子,可从他此时的语气中,若水月便能大概的想象的出当时的他会有什么样的心情。

    “那你当时就没想过要杀了我吗?”若水月问道。

    夏侯夜修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有想过。”

    若水月眉头一紧。“那又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扯了扯嘴角,夏侯夜修扭过头有些烦闷的回答道。“狠不下心,下不了手。”

    闻言,若水月心底深处的某个地方是为之微微一颤。狠不下心,下不了手!是啊!对他,她不也是如此的吗?

    “然后那?”

    迟疑片刻后,夏侯夜修还是如此回答道。“然后我便打算像对待倪诺儿那般利用你,同时报复你的,可。。。”

    顿了顿,眉头紧紧一蹙,夏侯夜修再次启唇道。“可计划还未正式进行,我便发现我对你的感情早已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这一刻,夏侯夜修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痛苦的时候。

    他眼中的苦涩,若水月看在眼里。心也随之狂乱不已。

    “我挣扎过,反抗过,也恨过。恨你,也恨我自己,怎么就这么爱上了你。想要狠狠的伤害你,报复你,可这个心,却早已不能受我控制了。”轻轻的将手按在自己的心跳之处,夏侯夜修涩涩一笑。“看到你笑,它会比你更快乐,看到你痛,它会比你更痛。你有一点点的不适,它便慌乱不已。你就是它所有欢乐和悲伤的源泉。”夏侯夜修说的很轻,也很认真。

    手随着他的情绪慢慢的紧了起来,眼中,他的轮廓也渐渐的开始变的模糊起来。她从不知道,原来他对她的感情居然。。。他那时的心情,她便也可以体会,就和她一样,因为要不是杀他而挣扎,难受,痛苦。

    “记得当时为了忘记你,我还刻意的躲过你一段时间。然而,就是在那段时间,我想通了很多事,当然也做了我这一生中最重要,也是最正确的事情。”缓缓抬起头,看着她那双已被泪水浸湿的双眼,夏侯夜修扯了扯嘴角。

    “那是什么?”闻言,若水月声音有些哽咽的从他问道。

    “真心待你,用我的真心换取你的真心。”看着他,夏侯夜修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以他的真心换取她的真心?很明显,他胜了不是吗?

    “那个时候,你不是应该也知道了我和冷訾君浩真正的关系吗?”虽然真的不想在他的面前提起她和冷訾君浩的曾经,但若水月还是开口问了。

    果然,在听到她和冷訾君浩曾经的关系时,夏侯夜修的脸色明显暗了几分。“恩,全都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难道你真的可以不介意吗?我和他。。。”作为当事人且还是现代人的她,有时想想都会介意,甚至自嘲。而他身为这个封建时代的男人,还是个皇帝,他能不介意吗?

    眉头一紧,夏侯夜修突然阴沉的闭上了眼睛,随之很是挣扎的又睁了开。“介意?可那又能怎么样?曾经的曾经,你是以清清白白的身躯成为的我的女人,可我那?因为我不爱你,于是便将你推了出去,也亲手将你推入了他的怀中不是吗?所以比起去计较介意你们的曾经,我更愿意去选择释怀。当然,也感谢他,无论他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我都感谢他再次将你送回了我身边。你和他之间已是曾经,现在我在意的只是你我之间的未来。”

    他眼中的那抹因曾经而闪过的痛和懊悔,是深深的刺痛了若水月的心。可他的话,却更深深的震撼了她的心。曾经,也许真的是她和他都不愿意再揭露的伤痕。至于未来,她也是期盼的,只是。。。真的能如期盼的那般美好吗?

    “可你就真的对我如此的放心吗?你难道就真不怕我会狠心杀了你?”要知道,其实有很多次,她都真的狠下了心,要对他动手的。只是正当面对他的时候,她却。。。

    见她又将话题扯到了这上面,夏侯夜修不由的勾出一抹宠溺的笑。“你我在一起那么多个日夜,若你真能狠心对我下手,早就动手了不是吗?再说了,你对我的心意,我心里是非常的清楚,否则你也不会为我生下两个娃不是吗?是两个娃耶。”说着,夏侯夜修不禁想起那日她喝醉酒时说的话,于是学着她的当时的语气,比了比两根手指。

    两眼一翻,若水月自言自语的问了一句。“他这话,听起来怎么有些耳熟那?”

    闻言,夏侯夜修笑而不语。

    纳闷片刻后,若水月又转过头看向他,一本正经的问道。“万一,我是说万一,要是那天我真就狠下了心要杀你那?”

    没有急着回答她的话,夏侯夜修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她。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才开口反问了一句。“为了什么?如果是若氏一门的仇的话,那我一定会奋力反抗。因为我不想有一天你会后悔。当然同时也不想自己死的不得其所。”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眉头一挑,若水月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真正的原因,他怕她根本无法接受,所以并没有打算告知她。“当然若是其他原因,我想不会有那一天的,若真的会有那么一天,那我也认了。谁叫我就是这么无可救药的爱上了你那!”扬扬眉,最后那句话,夏侯夜修说的格外的轻松。

    眉头一紧,目光一斜,若水月闷闷的甩了一句。“怎么?听你这么说,你似乎很吃亏?”

    “哪里,这根本就是我的荣幸好不。若非说吃亏,那吃亏的还是你啊!”脑袋一偏,夏侯夜修是一脸讨好的说道。

    白了眼他,若水月抿嘴一笑。“这还差不多!对了。。。”

    “月儿,有什么事,还是等用了晚膳再说吧!我真的好饿啊!”若水月还想要说什么,就见夏侯夜修摸着肚子,可怜兮兮的说道。

    “外面不是在摆宴席吗?你怎么没有用了过来?还以为你叫清月去准备晚膳,是要找理由支开她那!”

    看着若水月,夏侯夜修是一脸的郁闷。“还不是因为某人,怕她独自胡思乱想,这不,一处理完事,就急急忙忙过来像她解释来了,那还顾得上用膳啊!”

    “白痴!”白了眼他,若水月转过头就冲着门外喊道。“清月,赶紧将晚膳准备好。”

    “是,这就送上!”殿门口,正忐忑不安的清月和白月在听到若水月的喊话后,那一直悬挂在心上的大石头顿时就松了下去。照这情况看,应该一切都雨过天晴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