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待两人用过膳天早已经黑尽了。漫天的繁星在墨色的空际中闪放着璀璨的光芒。

    站在殿外的台阶上,望着漫天的繁星,若水月似乎还有些不敢相信今天的一切。现在的她已真正的成为了南拓国的皇后!而她最大的顾忌,她的真正身份也在今日公布于众。最让她不敢相信的还是,此事是由夏侯夜修亲自公布的。他没有如她猜测中那样想要杀了她,让她痛不欲生,甚至还一如既往的爱着她。这真的。。。

    “在想什么那?”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突然出现,从背后抱住了她。

    扭头朝他看了眼,若水月嘴角勾着出淡淡的笑容。“没什么,只是在消化今日发生的一切。”

    在她乌黑的青丝上轻轻一吻,夏侯夜修宠溺的笑了笑。“傻瓜!这有什么好消化的?”

    “不是,只是突然扯去了冷訾残月这个身份,我。。。”

    “你不是该轻松了许多吗?起码你再也不用时刻担心着自己的真正身份被我知晓,而遭到我的毒手?”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夏侯夜修轻然的给打断了。

    若水月点点头。“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我却总感觉不太真实,像是在做梦一样,不真实。”

    松开搂在她腰上的手,夏侯夜修温柔的将她转过来,让她面对着他。“记住了,不管你是冷訾残月,还是若水月。你都是我夏侯夜修此生最爱的女人,也将是唯一的女人。”

    嘴角微微翘,若水月的脸上难得渲染上一抹羞涩的笑意。可随之眉头就猛然一紧,一脸怀疑的问道。“唯一的女人?你不会是有什么计划吧?”

    夏侯夜修扬扬眉,笑道。“现在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做我的妻子,孩子们的娘。当然,还有就是南拓的皇后娘娘!至于其他的,你就都不要管了。”

    “那可不行。”若水月是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

    闻言,夏侯夜修的眉头顿时就微微蹙了起来,有些不悦的冲她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你先不要管,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除了知道我的真正身份是若水月外,还知道我什么?”要知道她的身份可不止若水月。

    听她这么问,夏侯夜修顿时便明白了她的意思,但还是如此的回答道。“若月楼的楼主,江湖上众人皆知的毒王,魔月!黄泉地狱现在的宫主。还有就是刚崛起的水色重楼真正的老板,水倾城。”自己的女人有本事是件好事,可太过本事了吧!让他这个皇帝都感觉自己快要配不上她了。

    因为夏侯夜修的回答,若水月一时间是错愕不已。“你,你居然全都知道?”

    点点头,夏侯夜修闷闷的应了声。“是啊!全都知道。和你比起来,我都有些自愧不如了。”

    他此时的模样惹的若水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白痴,你可是皇帝耶!有什么自愧不如的?好了,好了,和你说正经事。”

    “恩。”郁闷的看着她,夏侯夜修还是点点头。

    “既然你也知道我的其他身份,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不可能放下那些不管的。所以我。。。”

    “你很缺钱吗?”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打断了她。

    愣了愣,若水月摇摇头。“没啊!”

    “那你为何有了黄泉地狱和若月楼后,还在各国各地建立水色重楼?据我所知你这水色重楼创建的真正目的似乎就是为了敛财!而且虽然水色重楼才建立短短数月的时间,可这敛财的速度不但快却也狠啊!尤其是在我南拓。”说到最后时,夏侯夜修的两眼顿时就眯了起来。

    扬扬眉,若水月是立马纠正道。“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水色重楼的生意除了酒池肉林外,其他的生意可都比别国的便宜几倍好不。”

    “但这又是为什么?据说你酒池肉林的生意可是比别国的贵上数十倍啊!”

    “理由很简单,酒池肉林这种令人人醉生梦死的场所,偶尔玩玩那是放松减压,是享受。可次数多了,时间久了,只会让人们的生活变的靡烂荒淫至极。且能进的了酒池肉林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而这些人往往就是一个国家的心脏命脉。所以了,其他国家的子民随便他们怎么玩,我不管,我只管收我的钱,但我们南拓的子民便不可以。而最好的办法就是在钱上面下工夫,无论对方再富,偶尔去去还都能承受,可时间久了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承受的了。”此时若水月是一脸的狡黠。

    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倒也是。可难道这就是你创建水色重楼的目的吗?”

    “当然不是。”

    “那你的目的是?”

    “以防万一,未雨绸缪,毕竟西泠,北辟可是对我们南拓一直都虎视眈眈啊!万一这要是真打起仗,粮草,武器,那一样不要钱啊!就算国库能负担这笔开销,那战事结束以后那?大家还要不要生活了?”蹙了蹙眉,若水月大概的解释了些。

    闻言,夏侯夜修顿时是一脸佩服而又感动的看着她。“我从不知道,原来我的月儿是如此的为为夫我着想啊!为夫真的。。。”

    夏侯夜修的目光让若水月的脸蛋不禁一红。“你,你可别自作多情,我这么做根本就不是为了你。”

    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垮了下去。“那是为了谁?”

    “当然是为了我的邪儿了。”

    “邪儿?哪里来的混蛋?”夏侯夜修两眼冒火的冲若水月质问道,丝毫没有意识到什么。

    对于夏侯夜修的这个称呼若水月不但没有解释,反而很是配合的回了一句。“你夏侯夜修弄出来的。”

    怔了怔,夏侯夜修这才猛的意识到了什么,闷闷的冲她问了一句。“你说的邪儿,不会是指我们的儿子吧?”

    白了眼他,若水月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废话,除了他这世界上还没有谁能值得我那般的大费心思那!”

    “那我那?难道也不值得的吗?”指着自己的鼻子,夏侯夜修沉闷的问道。

    原以为说是他儿子,他便不会生气了。可没想到,他的确是不生气了,只是吃起醋来了。

    “值。你比谁都更值!”若水月相信,再这么和他扯下去,一定会没完没了的。

    “既然如此,那你还不如直接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来的干脆。”眨了眨眼睛,夏侯夜修是一脸的坏笑。

    “你。。。你赢了!”而她也已经无语了。

    就在这时,夏侯夜修突然伸手,一把将若水月拥入了怀中。“这样的感觉真好!”

    抬头看了眼一脸满足的夏侯夜修,若水月摇摇头,无奈的笑了起来。是啊!这种感觉真好。

    “虽然恨姬申决夫妇,恨不得将他们千刀万剐,可偏偏在这个事情上,我还是要感谢他们!”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启唇道。

    “厄?这又是为什么?”若水月不解的问道。

    “不是吗?若非他们今日为了阻止我立为后,并想要借我之手除去你,而将姬申梦和冷訾林萧请来当众想要揭穿你的身份,同时又重金收买那三个大臣‘劝阻’我,我又怎么能下定决心扯去你的冷訾残月这层‘面纱’。而你和我,又怎么可能会向此时此刻般坦诚相见?”

    若水月点点头。“这倒也是。在此事上,我们还真的该好好的‘感谢感谢’他们。”

    “所以了,我决定过几天为他们送上一份大礼。”夏侯夜修目光一冷,突然邪恶的笑了起来。

    “什么大礼?”若水月好奇的问道。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切。。。”闻言,若水月直接一个白眼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