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紧搂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嘴角一扯,漆黑的眸子闪烁着冰冷且妖艳的光芒。“今晚起将是我们一个全新的开始,可对于姬申决他们,那将是他们噩梦的开始。”之前因为她的身份,有很多事他都压了下来,可现在。。。对决将正式开始。

    若水月附和的点点头,邪笑道。“是啊!让他们玩了这么久,也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无论是姬申决夫妇,还是冷訾君浩,凡事对不起她的人,她都是时候让他们付出代价了。

    “对了,冷訾君浩那儿,你打算什么时候和他摊牌?”闻言夏侯夜修像是想到了什么,松开她,若有所思的问道。

    若水月眉头一挑。“摊牌?还不到时候!”

    “哦?那什么时候才是你说的到时候那?”夏侯夜修好奇的问了一句。

    眸光一沉,若水月目光深沉的开口道。“最起码,也得让我从他手中骗到龙符再说。”要知道,就因为那龙符,她都失去了什么。。。所以不管说什么,她都一定要从他手中得到。

    眉头一紧,夏侯夜修脸色有些沉闷的问道。“龙符?你指的是他从倪诺儿手中换来的那枚?”

    若水月点点头,冰冷的眸中突然闪烁着浓郁的恨意,还有那嗜血的杀气。“没错,就那枚。就因为那枚龙符,他不但让我失去了明月,月影她们,就连末月,恒儿和姑姑也都因此被你给。。。”说到最后,若水月是猛的抬起头朝夏侯夜修看去。那一刻一直被压在心底最深处的东西,似乎在瞬间被刨了出来。

    这一刻,夏侯夜修明显的感觉到她看他的目光冷些许多,甚至那冰冷的目光中还夹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恨意。

    蹙了蹙眉,夏侯夜修突然显的有些无奈。“你。。。”

    夏侯夜修正欲开口,若水月便猛的想到了什么似得,目光冰冷的看着他。“那个时候,你不是已经早已知晓了我就是若水月吗?既然如此,那你又为何在明知道我就是若水月的情况下,还以那么残忍的方式折磨恒儿他们,想要逼我就范,承认自己的身份?是为了报复我?还是说你别有目的?”

    夏侯夜修点点头,轻叹一声。“没错,我是别有目的。”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顿时也随之冷了下去。“什么目的?”

    顷刻间,夏侯夜修的脸色就有些的凝重了起来。“这我不能告诉你。”是的,什么都可以告知她,唯独这事。

    突然往后退了几步,若水月冷冷一笑。“不能告诉我?呵呵!也对!我是谁啊!时时刻刻都想要要你命的人啊!你又怎么能告诉我那!”

    眉尖一拢,夏侯夜修是急忙解释道。“月儿,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事情是。。。”正要说道重点,夏侯夜修却猛的想到了什么,是急忙闭上了嘴。

    “是什么?你倒是继续说下去啊!”

    “月儿,这事我真不能告诉你。”

    “好,我可以不问你究竟是什么目的。可是。。。你居然就在明知我真正身份的情况下,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我最在乎的亲人受尽你的折磨,惨死在我的面前?你口口声声的说爱我,难道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吗?你可有想过我会有多么的痛苦吗?还是说,你刚说的一切都是骗我的?”一想到他命人折磨恒儿和姑姑的画面,若水月的心就被揪了起来。

    看着有些激动的若水月,夏侯夜修蹙了蹙眉,显的格外的无奈。“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没有骗你。至于那个时候,我只能说对不起。”不得不承认,在这件事上,他当时的确忽略了她的感受,毕竟。。。哎!

    “呵呵,夏侯夜修,不得不承认,你有时候真的够狠,狠的让我。。。”牙一咬,若水月的手已经紧紧的握成了拳头。

    一时间,夏侯夜修是一脸的头疼。他就知道,这种事情千万不能提起,一旦提起,这女人那被压在心底的恨就会决堤的洪水般涌现出来。也罢!要面对的终究还是要面对的。

    犹豫再三,夏侯夜修终究还是下了决定“跟我去个地方。”说着便抓起了她的手。

    然而若水月想也未想便将他的手甩了开,极度冰冷的回了一句。“不去。”

    一声重叹,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哄道。“好了,先别生气,走,先跟我去个地方。”说着再次伸手朝若水月伸去。

    若水月想也未想,直接再次用力打开了夏侯夜修的手。随即一掌打在夏侯夜修肩上,将他推开,大吼道。“你走开,别碰我。”

    “厄?”随着夏侯夜修一声沉沉的呻吟,他的脸色也在这一刻瞬间沉了下去,很是难看。

    若水月在推他的时候,因为心中有气,一不留神是用尽了内力打在他的肩上。而且很明显,这一掌下去,夏侯夜修受伤了。不止是身体,还有他的心。

    对此,身为当事人的若水月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只是一脸愤怒而又冰冷的瞪着他。

    微微动了动肩,很痛,但他还能忍住。

    蹙着眉,夏侯夜修受伤的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才冷冷的吐出一句话。“怎么?你现在这副模样,是打算和我闹别扭那?还是打算直接杀了我,为你们那所谓的若家报仇?”

    闻言,若水月是不禁一怔。

    见她不语,夏侯夜修突然将隐藏在玉制腰带内的软剑拔了出来,随后硬是塞进了她的手里。“虽然很不甘,但我还是决定给你一个机会。要么你现在就杀了我,为你们那所谓的若家报仇,要么从今以后你给我忘了若家,忘了若文荣。”若氏一族的死,就像是横在他和她之间的一根刺,不拔掉它,它便将会永远的留在她和他之间,时常发作,甚至让他们彼此作痛。而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彻底的将它拔出,尽管这个过程将会很痛很痛,甚至还会。。。但事到如今,最后他还是决定赌上一把。

    看看手中的剑,再看看眼前一脸认真的男人,若水月握剑的手,是不由的一颤。

    见若水月久久不动手,夏侯夜修挑着眉,一脸冷漠的冲她问道。“怎么?下不了手了是吗?若是如此,那你就好好的回忆回忆曾经,回忆曾经的我是如何对待你的,又是如何让你那所谓的若家在一瞬之间灭门的。”

    闻言,若水月是一脸诧异的盯着夏侯夜修。她不懂,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他真的不知道他这么继续说下去的后果吗?也许她真的会忍不住。。。

    “你这是在逼我杀了你吗?”眉头一紧,若水月眯着眼,声音低沉的冲他质问道。

    一抹苦涩的笑意从他嘴角划过。“不,我只是在拔去你我之间的那根刺。”

    怔怔的盯着他,若水月明显没有明白过来他的意思。

    “记住了,这是我第一次给你机会杀我为你若氏一族报仇,当然,也将会是最后一次。所以究竟要不要杀了我为你们若氏一族报仇,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了。”他要的不是她将对他的恨意压在心底,而是彻底的放下。否则痛苦的不光是她,也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