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那以若氏一族的生命和献血谱写的曾经,在这一刻如无声电影般在脑海中闪过。让她是那般的痛,那般的恨。可看着他,她的心在止不住的滴血,而那拿着剑的手,更是颤抖不已。杀了他,现在的她真的还能做得到吗?

    “无法抉择是吗?好!我帮你。”说罢,不待若水月反应过来,夏侯夜修突然抓起她拿着剑的手,毫无犹豫的就朝自己的身体刺去。

    剑刺入身体的瞬间,夏侯夜修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却没有太大反应。若非那突然弥漫的血腥味,旁人定会以为那剑根本就没有刺进他的身子。

    睁大着双眼,怔怔的看着那刺入他身体里的剑,若水月是猛的从错愕中回过神。“为,为什么?”

    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笑。“为了让你解脱,从若氏一族的仇恨中彻底的解脱。”若真的只有用他的性命,才能换取她的解脱,她未来的幸福,那他心甘情愿!

    泪水在瞬间蔓延过眼眶,如初春的梨花般飘落而下。那一刻,若水月恍惚感觉,那剑刺入的不是他夏侯夜修的身体,而是她的心。痛,窒息般的痛。

    “现在还差一点点,你就可以要了我的命,为你们若氏一族报仇了。来,为夫帮你。”说着,夏侯夜修的手,再次朝若水月那还握着剑的手伸了过去。

    见状,若水月猛然一惊,不假思索的一把将还刺在夏侯夜修身体里的剑拔了出去,摇着头,后怕不已的往后退去。

    “不,不,我不要你死,不要。”再次看向他时,若水月似乎已下定了什么决心,丢下手中的剑,冲他怒喊一声,便不顾一切的朝他怀里扑了上去。

    也许是因为她太过激动,也许是因为此时的他太过虚弱,一不留神,随着他沉沉的一声呻吟,他就被她直接扑倒了下去。

    痛在全身蔓延,可这一刻,夏侯夜修的心里却是从未有过的满足。有她这句话,就够了,足够了。

    “疯子,疯子,你这个疯子。”趴在他的身上,若水月的拳头是不停的打在他的肩上。

    “厄。。。”吃疼的呻吟,不由的从夏侯夜修的嘴里哼了出来。

    闻声,若水月这才猛的想起什么,急忙从夏侯夜修的身上爬了起来,伸手为他点穴止血。“你怎么样?没事吧?”

    轻笑着看了她一眼,夏侯夜修摇摇头,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没事,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

    “白痴,走,进去包扎下。”心疼的骂了一句,若水月是赶紧扶着他朝房间走去。

    见若水月扶着一脸苍白的夏侯夜修进来,白月和清月对视了眼,是一脸不安的冲若水月问道。“主子,皇上这是怎么了?”刚都还好好的,怎么眨眼间就???

    若水月有些无奈的蹙了蹙眉,摇摇头。“没什么,赶紧准备清水,金疮药,还有包扎用的东西。”

    “哦!”看了眼脸色苍白的夏侯夜修,又看了眼脸上挂满泪痕的若水月,白月点点头,急忙准备去了。

    待准备白月准备好一切,若水月就急忙让两人都退了出去。

    房门关上后,若水月是小心翼翼的将他身上的衣服褪去,为他清洗,上药,包扎。

    做完一切,再次抬起头朝夏侯夜修身上看去。只是下一秒,她的眉头就微微的蹙了起来。虽然她和他夫妻这么久,也并非第一次看到他的身子,可之前都是在那种情况下,所以她也根本没有认认真真的看过他的身子。而现在。。。

    烛光下,他充满诱惑的铜色身上,却布满了大大小小,各种不同的伤痕。有深有浅,每一道都让若水月感到这般的心疼。有几处她是知道的,一处是他为了在夏侯淳手中救下她,不惜性命留下的,一处也是他为了救她,用自己的血喂养七彩血狐留下的,还有就是刚刚那一剑。可剩下的那?这要经历多少次的斗争,才会留下这么多的伤痕啊!

    等等。。。就在这时,若水月的视线突然直直的落在了夏侯夜修左手臂上。这几道伤痕,为什么她这么眼熟?像是在哪儿见过似的。

    见若水月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身体,夏侯夜修有些苍白的脸上突然勾勒出一抹戏谑的笑容。“月儿看够了吗?若没有看够,为夫可以全脱了。”

    这情况,这话?瞬间若水月猛的记起了什么似的,一抹璀璨的光芒从她眼中是一闪而过。

    最终她还是什么也都没有说,也没有问,只是在再次抬起头朝夏侯夜修看去的时候,眼中多了些泪水。

    见状,夏侯夜修顿时慌了,急忙开口询问道。“月儿,怎么了吗?是为夫说错什么话了吗?”

    嘴角强勾勒出一抹笑容,若水月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有些心疼。”

    “心疼?”看了眼若水月,又顺着她的视线朝自己的身体看了眼,夏侯夜修随即便明白了什么。心一紧,伸手就温柔的将她拥入了怀中。

    “问你个问题。”若水月突然抬起头,目光温柔却又复杂的看着他。

    夏侯夜修点点头。“你问。”

    “世间有那么多的好女子,为什么最后爱上的偏偏是我?”甚至为了她,他居然还。。。

    扬扬眉,夏侯夜修宠溺的揉揉了她那乌黑的发,轻笑道。“恨一个人也许需要理由,可爱上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轻然一笑,若水月不再说话,只是将头轻轻的靠在了夏侯夜修的怀里。一直她不曾想通的问题,在这一刻似乎都已经想通了。

    “对了,你刚说要带我去个地方,是什么地方?”片刻的停靠后,若水月突然抬起头,好奇的冲夏侯夜修问道。

    闻言,夏侯夜修不禁打趣的笑道。“你刚不是固执的说不要去吗?那现在你还问什么?”

    眉头一挑,两眼一眯,若水月邪邪的看着夏侯夜修反问道。“我刚不是也让你别碰我吗?那你现在干嘛还要搂着我?”

    “得,现在你赢了。”

    扬扬眉,若水月很是得意笑道。“那是必须的。对了,你都还未告诉我那究竟是什么地方那?”

    犹豫片刻,夏侯夜修这才启唇道。“我刚想要带你去的,其实并非是什么地方,而是想要带你去见个人。”

    “人?”愣了愣,若水月好奇的问道。“谁啊?”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但我相信你见到那个人,你一定会很开心的。”这种事,不用想也知道的。

    “哦?真的吗?那你还不赶紧带我去。”听他这么一说,若水月便有些激动起来了。

    然而夏侯夜修却摇摇头。“现在还不行,我还是得要先问过他以后,再决定要不要带你去。”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那你刚还闹着要带我去那?刚才你不是也没有问过他吗?”

    “刚那不是情况所逼嘛!”

    “哦?”听他这么一说,若水月两眼一眯,似乎有所察觉,可想想又觉得不怎么可能,毕竟那事儿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了。

    “放心吧!你迟早都会见到他的。”

    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最终还是点点头。也是,既然迟早都能见,那她也不用刻意的确强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