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竖日

    天还未亮,若水月就被清月给唤了起来。按规矩,今儿各宫妃嫔都得前来向身为皇后娘娘的若水月请安。

    朦朦的看了眼身边,若水月两眼还未完全的睁开就冲清月开口问道。“夏侯夜修那?”

    “刚出去了。怎么?主子这是想皇上了吗?”见若水月这副样子,清月不由打趣道。

    闻言,若水月是缓缓转过头,随即两眼一闪,一脸不怀好意的盯着清月笑了起来。

    顿时清月被若水月盯的是浑身发毛。“主子,主子你,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啊?”

    扬扬眉,若水月坏坏的笑了笑。“也没什么,我就是在想,冷峻似乎年纪也不小了,你说我是不是该让夏侯夜修给他找个媳妇儿那?”

    眸光一闪,清月故作镇定的回道。“主子你要给他找媳妇儿,这关我什么事儿啊!”

    “是不关你的事儿,我只是让你帮我参考参考,你说我是将白月嫁给他那?还是将暗月嫁给他那?”不动声色的撇了眼清月,若水月故作认真的问道。

    怔怔的盯着若水月,清月一时间有些回不了神。主子刚说什么?

    “算了,我看还是将你嫁给他好了,你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见清月的眼眶开始有些红了,若水月是急忙补充道。这笨丫头!

    “厄?”

    “我说将你嫁给冷峻可好?”

    眼眶的红都还未褪下,因为若水月的一句话,清月的脸便也随之红了起来。“主子,我。。。”

    “怎么?不愿意?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我还是从新为他挑选姑娘好了。”故意不等清月将话说完,若水月就打断了她。

    “没,我没有不愿意,我。。。”话还未说完,清月这才猛的反应过来自己上了若水月的当儿。“主子你。。。”

    “嘿嘿,我就知道你喜欢冷峻。”看着清月红扑扑的脸,若水月很是奸诈的笑了起来。

    小嘴一嘟,清月很不服输的回了一句。“没错,我就是喜欢他,怎么样?你有本事就将我嫁给他好了。”

    面对清月的反击若水月不但不生气,反而笑的更加奸诈起来了。“你想要嫁给他?好啊!不过前提你得去问问他,是否喜欢你,想不想要娶你。只要他点头,我绝对支持!”

    “厄?这里离御书房太远了,等我有空了再去问他。”话是这么说,可心里。。。打死她都不会去问的。她可是女子耶,自己跑去问男人这种事情,多丢脸啊!

    “不用,你现在就可以直接问他,因为他就在你后面。”说着话的时候,若水月几乎都快要笑翻了。

    “我才不信,你一定是骗我的。”说着清月还是慢慢的转过了头。

    当看到站在门口的夏侯夜修和冷峻时,她的两眼顿时睁的几乎都要凸了出来。怎么会?怎么会?那刚刚她的话,他岂不是???

    “啊!!!”随着清月的一声尖叫,她是难以接受的冲了出去。

    见状,冷峻不假思索的就追了上去。

    最后房里就只剩下了若水月的哈哈大笑声。

    “你呀!还笑的出来,没看见那丫头都快被你给气疯了吗?”走上前,夏侯夜修一脸宠溺的在若水月的额头上点了点。

    “气疯?你傻呀!她那才不叫气疯那!她那叫害羞过头了。嘿嘿!早在瑶池盛世的时候就发觉他们两个有意思了,可那两人,居然憋了都大半年了,还没半点进展。说真的,我看着都急。这不,刚巧逮到这个机会,当然要顺势推他们一把了。”说着,若水月又是一阵奸笑。“而且我告诉你哦,他们两个。。。”

    “主子。”若水月话还未说完,白月就走了进来。“含妃,云妃,兰妃及其众位娘娘都已经到了。”

    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郁闷的点点头,冲白月回了一句。“知道了,我这就去。”说罢,她是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下了床。

    “若你实在不想去,就让她们回了就是,看这小脸绷的。”

    “这还不是怪你。”瘪了瘪嘴,若水月闷闷的回了一句。

    夏侯夜修一脸委屈的看着她。“这又关我什么事儿了?我今儿可没有招惹你啊!”

    “哼哼!”若不是你,这后宫会有这么多女人吗?当然这话今儿她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她的确没有说出来,但就因为她那哼唧的两声,夏侯夜修顿时就明白了什么,随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再理他,若水月以极快的速度穿戴,洗漱。做完这一切,就直接走了出去。

    大殿内,此时已坐满了各宫妃嫔。

    “臣妾见过皇后娘娘。”见若水月出现,众妃嫔是纷纷欠身行礼道。

    “免礼,都是座吧!”说话的同时,若水月动作优雅的在主位上坐下了身。

    待若水月入座后,众妃嫔这才纷纷坐下。

    “恭喜娘娘荣登后位,这是紫玉观音,乃臣妾的一点点心意,还请娘娘笑纳。”刚坐下身,兰妃就命人人送上了贺礼。

    一见到贺礼,原本还有些无精打采的若水月顿时就来了兴致。收礼?这她喜欢。

    “兰妃妹妹有心了!”轻笑着,若水月是不动声色的朝白月使了个眼色,随即便见白月命人收下了礼物。

    见状,其他妃嫔也都不敢落于人下,纷纷献上贺礼。

    看着大堆价值连城的贺礼,若水月一时间是笑的合不拢嘴。

    嘭,随着一声惊响,一名星使抱着贺礼突然就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