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啊!”突发的状况让在场众妃嫔是一阵受惊。

    而若水月脸上那灿烂的笑容,也在那一刻随着该星使的倒地急速退了下去,换上一脸的冰寒。

    看了眼若水月,白月是急忙上前检查该星使的情况。

    “什么情况?”片刻后,若水月终于冰冷的启唇冲白月问道。

    “中毒。”

    闻言,若水月嘴角一扯,轻蔑又冰冷的笑了起来。“具体是什么原因?”

    “那串翡翠项链。”指着还在该星使手中的那串项链,白月淡漠的回了一句。

    “拿上来。”

    “娘娘,万万不可啊!”闻言,含妃安含烟是急忙劝阻道。

    “无碍,拿上来。”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若水月再次开口冲白月吩咐道。

    闻言,白月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是急忙拿下星使手中的项链送到若水月的手中。

    拿起项链,若水月凑近闻了下,就冷冷的笑了起来。“送下去,给她服颗灵心便是了。”

    “知道了。”应了声,白月便赶紧安排星使将中毒的那名星使抬了下去。

    再次回过头,若水月目光凌厉的从众妃嫔脸上扫过。“这项链是谁送的?”

    若水月话刚落,便见名为晴美人的妃嫔就咚的声音跪在了地上,满脸惊恐的回道。“娘娘,是臣妾送的。可,可臣妾没有下毒啊!”

    “证据都摆在了面前,你还敢说你没有下毒。”闻言,兰妃顾书兰是一脸鄙夷的盯着该妃嫔回了一句。

    “就是,不是你还会是谁?”林云裳也急忙附和道。

    冷冷的看了眼两人,若水月的视线又缓缓的落在了晴美人的脸上。“本宫问你,这串翡翠项链除了你,可还有谁碰过?”

    看着若水月怔了怔,晴美人思索了下,这才急忙点点头回了一句。“除了臣妾就只剩下本宫的贴身宫女董玟了。”说着她的视线缓缓的朝一名宫女看去。

    晴美人的话刚落,被她点名的宫女就急忙上前跪在了若水月面前。“皇后娘娘,奴婢冤枉啊!奴婢从头到尾就根本没有见过什么翡翠项链。”

    “你,你胡说,明明昨晚本宫才让你将那翡翠项链装起来的。”晴美人是急忙反驳道。

    “娘娘,你不能为了脱罪,将什么罪名都推到奴婢身上啊!奴婢。。。”

    “够了。”不等宫女董玟将话说完,若水月便厉声打断了她。“本宫问你,这毒究竟是谁指使你下的?”

    没料到若水月会直接将矛头指向自己,董玟是一脸的错愕。“皇后娘娘,奴婢冤枉啊!还请皇后娘娘你。。。”

    “请本宫怎么样?明查是吗?那本宫就告诉你,本宫今儿还就不查了。”不想再听该宫女唧唧歪歪了,若水月直接不耐烦的打断了她。

    一句话,让妃嫔无一不惊愕不已。下毒这么大的事儿,她居然就不查了?那人想要的可是她的命啊!

    “皇后娘娘!”看着一脸淡漠的若水月,董玟更是不敢相信。她就这么不查了?可这是为什么啊?

    “至于你,既然你想要替幕后之人背这口黑锅,那本宫就成全你。来人,拖出去斩了。”轻蔑的看了眼该宫女,若水月直接下令道。在她面前耍花样,行,她成全她。

    “皇后娘娘,奴婢冤枉啊!冤枉啊!”闻言,董玟心中猛然一惊,是急忙喊冤道。

    “冤不冤你自己心里清楚。拖下去!”

    一声令下,门口突然多了两名侍卫,架着董玟就朝外走去。

    “皇后娘娘,奴婢说,奴婢说。。。”眼见自己就要被拖了出去,董玟是猛的回过神,挣扎着就大喊了起来。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冷冷一笑。“不用了,现在本宫不想要知道了。”说罢若水月很是不耐烦的冲侍卫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赶紧将人给她拖出去。

    冷然的一句话,不但打懵了董玟,更打懵了在场众妃嫔。她,她真的就不查了?这事儿就这么完了?

    待那名宫女被拖了出去,若水月的视线这才再次落在晴美人的脸上。“你起来吧!”

    “臣妾谢皇后娘娘。”看了眼若水月,晴美人小心翼翼的回了一句。

    “这里可是后宫,以后多长点心眼,别最后自己怎么丢了性命都还不知道。”看她那一脸惶恐的样子,若水月难得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点点头,晴美人轻声细语的应道。“皇后娘娘教训的是。”

    “在这儿,本宫提醒众位一句。本宫不是倪诺儿,所以别再本宫面前玩什么小花样,否则本宫会让你们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恐怖。知道了吗?”她可不想以后每天都在处理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

    “是,谨遵皇后娘娘懿旨。”看了眼若水月,众妃嫔齐声应道。

    “行了,就都。。。”

    “主子,东弥三王妃求见。”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一名星使就冲冲跑了进来。

    眸光一沉,若水月很是阴邪的笑了起来。“她居然还有胆子来见本宫!有点意思。让她进来!”

    “是。。。”

    看着若水月此时脸上的笑意,众妃嫔是不由的一颤。

    只是眨眼间,便见倪倩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走了进来。“本宫要见夜修。”没有问候,更没有行礼,倪倩儿直接开口道。

    一句话,让在场众人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不光是因为她无视若水月这个南拓的皇后娘娘,更重要的是,她居然敢直呼皇上的名字。

    如星辰般美丽的眼睛在倪倩儿身上上下打量几番后,若水月终于冷冷的开口道。“你算个什么东西?我南拓国的皇帝也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若水月,你。。。”

    “放肆。本宫的名讳你也能叫的吗?”对于这个女人,她根本就不用客气,更不用顾忌什么皇后形象。

    两眼一瞪,倪倩儿不服的回了一句。“本宫可是东弥的三王妃。”

    闻言,若水月是很是不屑的笑了起来。“东弥的三王妃?呵呵,怎么本宫听说你在东弥过的连贱婢都不如那?还三王妃?我呸。”

    若水月此话一出,众妃嫔是面面相觑。难怪她会不知廉耻的去勾引皇上,原来是因为在东弥国过不下去了啊!

    看着众妃嫔轻蔑又讥讽目光,倪倩儿一时间被气的满脸通红。“你。。。”

    “怎么?晚上用尽了手段,就连媚药都用上了,都没勾引夏侯夜修成功,你以为这大白天的,你还勾引得了他吗?”扬扬眉,若水月很是轻蔑的说道。

    若可以,倪倩儿此刻真恨不得将若水月千刀万剐。“你,本宫懒得理你,本宫此时前来是找夏侯夜修的。”

    “你好大的胆子,我南拓皇帝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怎么?你这是在代表东弥不见我南拓放在眼里是吗?若是如此,那本宫得要请你东弥的四王爷和公主来说个一二了。”知道她畏惧慕容拓灭,所以若水月故意将他给扯了出来。

    果然,在听到若水月要将慕容拓灭请来时,倪倩儿眼中明显的闪过一抹不安。“那是本宫和夏侯夜修的私事,与两国之交没有任何的关系。”

    “私事?呵呵,依本宫看,你更想要说有私情吧?当然,那只限于你自己的想法,或者说是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