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倪倩儿从不知道若水月的嘴上功夫这般了得,一时间被她气的整个人都抖了起来。瞪若水月的眼色,似乎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活吞了。

    面对此时的倪倩儿,若水月笑的是更加灿烂起来。这就受不了了?呵呵,还想和姑奶奶我斗?

    就在这时,夏侯夜修换了一身衣袍后,缓缓的从后殿若水月房里走了出来。在看到倪倩儿时,夏侯夜修的眉头是明显的一蹙。

    “臣妾见过皇上。”见夏侯夜修突然出现,众妃嫔是纷纷起身行礼道。

    目光淡漠的在众妃嫔脸上扫过。“都免礼吧!”说着,夏侯夜修在若水月身边缓缓的坐了下去。

    待众妃嫔都坐下身后,夏侯夜修的视线这才又来到了倪倩儿的脸上。

    在与夏侯夜修四目相对的瞬间,倪倩儿的脸上是明显的多了抹红晕。

    注意到她的变化,众妃嫔的脸色无一不沉了下去。还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敢当着她们这么多人的面直勾勾的盯着皇上。

    对此,若水月倒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倪倩儿。

    “听说你有事儿找朕?”看着她,夏侯夜修面无表情的问道。

    倪倩儿点点头。

    “说吧!你究竟有何事找朕?”

    眸光一闪,倪倩儿一副娇媚的看着夏侯夜修。“夜修,你是否还记得你还欠我最后一个愿望?”

    闻言,不光夏侯夜修,就连一旁的若水月眉头也顿时蹙了起来。

    “怎么?你这是打算要用掉你这最后的一个愿望吗?”看了眼若水月后,夏侯夜修的视线这才又淡漠的回道了倪倩儿的脸上。

    冲若水月挑衅的一笑后,倪倩儿点点头。“对。”

    “说吧!你最后的一个愿望的是什么?”

    “让我摆脱东弥国,成为你的女人。”说完,倪倩儿又对若水月挑衅一笑。

    然而对此,若水月却只是扬扬眉,不以为然的轻笑了起来。

    相对于若水月,其他妃嫔就没那么镇定了,无一不沉着脸恶狠狠的怒视着她。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要脸,居然向皇上提出这种要求。

    眉头一挑,夏侯夜修反问道。“你认为可能吗?朕还以为那晚和你说的很明白了那!”不到万不得已,他还不想要伤她。

    哀怨的看了眼夏侯夜修,倪倩儿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若是如此,那我就换了一个。将你手中那象征南拓皇权的龙符给我吧!”

    闻言,夏侯夜修的脸色在瞬间沉了下去。“你说什么?你要我南拓的龙符?”

    倪倩儿态度坚决的点点头。“对,要么你让我成为你的女人,要么你就将你手中那象征南拓皇权的龙符给我吧!”

    在众妃嫔的眼中,无一不认为这个倪倩儿之所以向皇上要求龙符,为的就只是逼迫皇上收了她。毕竟得到了龙符意味着什么,谁心里都很清楚,而皇上更是绝对不会同意给她这么一个它国三王妃的。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那么愣愣的盯着他。他淡漠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他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

    看了眼夏侯夜修,又看了眼一脸势在必得的倪倩儿,若水月挑挑眉,是一脸的淡然。难怪冷訾君浩那晚会那么说,原来还是在打龙符的主意啊!甚至还敢利用了夏侯夜修对她的感情!可恶,姑奶奶我是绝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想玩是吧?行,看谁先玩死谁。

    “我知道这事儿很难选择,但君无戏言,我想你应该不会食言吧?”见夏侯夜修一直不语,倪倩儿又开问道。

    “朕。。。”

    “当然不会食言。而且这个抉择还将由本宫为他做。”夏侯夜修刚开口,若水月便抢先一步的启唇了。

    看着笑的一脸妖邪的若水月,倪倩儿的心是不由的一紧。虽然无论抉择是什么她都不会吃亏,可,可这女人笑的却让她是如此的不安。

    “本宫看你还是先问问夜修的意见吧!”说着倪倩儿的视线已落在了夏侯夜修的脸上。

    “你说那?”对此,若水月还真的转过头冲夏侯夜修问了一句。

    不解的看了她几秒后,夏侯夜修还是点点头。“月儿的决定便也是朕的决定。”哪怕她真让他将龙符教给她,他也绝对不会有任何怨言的。

    闻言,若水月满意的点点头,再次将视线落在了倪倩儿的脸上。“听见了吗?”

    白了眼若水月,倪倩儿却并没有再说什么。

    “现在本宫就替他回答你,欢迎你即将以夏侯夜修女人的身份入住我南拓皇宫。”那一刻若水月的声音很轻很轻。

    “月儿,你。。。”不光众妃嫔,此时就连夏侯夜修也是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若水月,似乎都没料到她居然会选择这一条。

    若水月没有说话,只是意味深长的冲夏侯夜修点了点头。随即又看着倪倩儿笑了起来,笑的妖娆而又邪恶。

    愣愣的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倪倩儿丝毫没有即将成为夏侯夜修女人的那种愉悦,反而有种掉入她若水月陷阱的感觉。

    “白月,去给东弥四王爷知会一声。就说东弥三王妃,我给他要了,欠他个人情。”转过头,若水月意味深长的冲白月吩咐了一句。“对了,顺便再传旨下去,就说皇上正式封倪倩儿为更衣,入住云秀宫。”

    “是。”嘲讽的看了眼倪倩儿后,白月点了点头急忙退了出去。

    因为若水月的一句话,原本还一脸不满的妃嫔们不禁纷纷岷嘴,看着倪倩儿嘲讽的笑了起来。更衣?这可是后宫皇帝的女人中除秀女外,最低的身份了啊!而云秀宫,那是什么地方?可以说和冷宫没什么多大的区别。呵呵,这不要脸的女人,这就叫活该。

    对于若水月下的这道旨,夏侯夜修并没有丝毫的不满,只是有些同情的朝倪倩儿看了眼。看样子她的好日子真的到头了。

    更衣?想了好一会儿,倪倩儿这才记起这更衣的身份等级,顿时脸色一沉,双手紧握成拳头,甚至因为太过激动,她整个人都开始抖了起来。“更衣?云秀宫?你怎么能???”

    “你只是说愿望成为夏侯夜修的女人,可却并没有说究竟以什么身份不是?所以这条路可是你自己的选的,怪不得别人。”得意的扬扬眉,若水月笑的格外的奸诈。

    闻言,倪倩儿更是怒不可遏。“若水月,你这个卑鄙的。。。”

    还未骂完,若水月就直接打断了她。“放肆,本宫的名讳也是你叫的?来人,掌嘴!”话是这么说,可整个过程,若水月的脸上却是笑容不断。

    一声令下,就见两名星使已经直直的走了上来。

    见两名‘宫女’同时撩起了衣袖,倪倩儿的两眼顿时就顾了起来。“若水月,你敢。”

    “本宫为什么不敢?别忘了,现在你可不再是什么东弥三王妃了,而是我南拓的更衣了,所以本宫想要动你,没人敢阻拦的,当然也不会有人阻拦的。”说着,若水月目光不由的朝众妃嫔脸上扫了眼。

    而众妃嫔脸上此时有的除了幸灾乐祸便再无其他了。

    “夜修。。。”一时间倪倩儿只有将希望放在了夏侯夜修的身上。

    “看样子你不光放肆,甚至大胆,皇上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吗?还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本宫动手!”倪倩儿刚开口,若水月就厉声的打断了她。

    “是。”没有片刻的停顿,两名星使伸手就狠狠的朝倪倩儿脸上抽了去。

    “你们。。。啊!啊!”一时间整个大殿内都是倪倩儿的惨叫声。

    对此,夏侯夜修从头到尾没有丝毫的反应,就那么一脸淡漠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直到倪倩儿被打晕送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