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众妃嫔离去后,整个大殿内就只剩下了若水月和夏侯夜修两个人。

    见夏侯夜修眯着眼,一言不发的盯着倪倩儿刚站过的地方。若水月不禁似笑非笑的开口问了一句。“怎么?心疼了?”

    “倒也不是心疼,只是有些惋惜,毕竟曾经她是那么好的女子。而现在。。。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吧?”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是猛的抬起头,有些不安的冲若水月问了一句。

    “白痴,我有那么小气吗?我不是说过吗?只要你没有欺骗我,那万事都好商量。再说了,她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你的初恋,你对她多少有些不忍,只能说明你这个人还是挺重感情的。”

    “重感情?呵呵,你知不知道,刚才我真的恨不得亲手杀了她。”微微蹙了蹙眉,夏侯夜修闷闷的扯了扯嘴角。

    “你指的是她向你要龙符的时候?”若水月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

    夏侯夜修点点头。“表面上看,她是想要以龙符来逼我要她,可事实那???若非因为曾经欠了她,我早在知道她来南拓别有用心时就了断她了。”

    “所以了,比起给她龙符,我更愿意将她玩弄于鼓掌之间。”若水月指的是将她倪倩儿收入后宫。

    “只要你高兴。你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吧!”看着身边的女人,夏侯夜修宠溺的笑道。

    “主子,主子。。。”夏侯夜修的话刚说完,就见清月拉着冷峻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一见到两人,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顿时就扬起了不怀好意的笑容。照着样子看,应该是成了。

    “冷,冷訾君浩来了。”喘了口大气,清月是急忙说道。

    闻言,若水月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就褪了下去,眉头也在那一刻是猛的一紧。“该死的,他这个时辰来做什么?夜修,要不你们先从后院离开?”

    “不,我走。谁知道那混蛋会不会对你做些什么那!”想到不久前那晚的事,夏侯夜修是心有余悸的说道。

    “你。。。大白天的他能干什么?而且你在这儿,他也不会和我讲实话不是?”

    “话是这么说,可我对那混蛋还是不放心。”坐在椅子上,夏侯夜修依旧没有要走的意思。

    若水月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那这样!你们躲屋里去。”

    闻言,夏侯夜修瘪了瘪嘴,这才一脸不情愿的带着冷峻去了屋里。”

    两人前脚刚进去,冷訾君浩后脚就走了进来。

    一见到冷訾君浩,若水月就故作紧张的冲他问道。“你怎么这个时辰就跑来了?这要是被夏侯夜修看到了,我们可真的就说不清了。”

    “怕什么,我们可是兄。。。该死的,我居然忘了夏侯夜修已经知道你就是若水月一事了。对了,夏侯夜修是怎么知道你就是若水月的?”一说到此事,冷訾君浩的眉就聚在了一块。

    白了眼冷訾君浩,若水月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怎么知道。昨儿我险些被你那个太子妃一家给害死了。倒是你,怎么姬申梦来了南拓,你也不说一声那?”

    对此,冷訾君浩也显的有些无奈。“若非昨儿,我也不知道她来了南拓。”

    “那你打算怎么做??”挑着眉,若水月脸色不佳的冲他问道。

    “什么怎么做?”怔了怔,冷訾君浩不解的问道。

    “姬申梦那一家啊?怎么?难道不成昨儿的事就算了?要知道,他们那么做可不光想要我成不了南拓的皇后,更是想要我死在夏侯夜修的手里啊!”一说到这儿,若水月就是一副气的咬牙切齿的模样。

    “那你想要怎么做?”冷訾君浩反问了一句。

    “你是我男人,难道这种事情还用我教吗?”若水月的言下之意很清楚了,就是要冷訾君浩去为她报仇。

    “这事儿容我再想想。”说实话,虽然姬申决他们这次做的事也让他很生气,但毕竟最后没有出什么事儿,所以他还不想要和他们彻底的撕破脸。可这女人这儿。。。

    看他那神情,若水月就知道,他那是在敷衍她。

    “行,想吧!慢慢想,最好想到我和孩子们都被姬申梦一家给害死以后你再决定吧!”说罢,若水月起身就欲朝外面走去。

    见她生气了,冷訾君浩急忙上前一把就将若水月拉入了怀中。“好啦!我又没说不给你报仇。”

    因为不放心,一直在后殿偷看的夏侯夜修,看到眼前的一幕后,脸色在瞬间就一片阴沉。该死的,他就知道会这样。

    “哼!说的好听,我知道,他们可是你的岳丈,岳母,还有你的宝贝妻子,你又怎么舍的伤害他们那?”说着若水月就在冷訾君浩的怀抱里不停的挣扎了起来吗,很是焦急的想要挣脱开他的怀抱。

    然而她越是挣扎,冷訾君浩却越是将她抱的更紧了。“你在说什么那?他们怎么能同你比那?你可才是我的妻子,我最心爱的女人啊!”说着,冷訾君浩突然很是深情的在若水月微露的肩上轻轻一吻。

    突然的这一幕,更是让夏侯夜修怒不可遏。两眼通红,手冒青筋的他,若非冷峻及时拦住他,他早已无法耐的杀了出来。

    妻子?最心爱的女人?多么动人的话啊!若要是曾经,她定是难以招架,中了他的美男计,可现在。。。真的别再恶心她了。

    “行了,先放开,要是夏侯夜修突然跑来,我们就真的完了。”说着,若水月就再度的挣扎了起来。

    虽然真的很不想松开她那柔软的身子,可听了她的话,冷訾君浩还是无奈的松开了她。“对于你是若水月一事,夏侯夜修后来说什么了没有?”

    看着他,若水月眸光一转摇摇头。“能说什么,昨儿立后仪式结束后,我就没再见过他。今早他刚过来,还未说上一句话,那些请安的妃嫔们就来了,还有倪倩儿那个女人。”说道倪倩儿时,若水月别有深意的朝冷訾君浩撇了眼。

    闻言,冷訾君浩的目光是明显的一紧。“倪倩儿?就是东弥国的那位三王妃?她来做什么?”

    还是真会演!

    “还能来做什么,做夏侯夜修的女人啊!”对于龙符一事,若水月是只字不提。

    “还有那?”

    “还有什么,她成功了呗。”

    顷刻间冷訾君浩的眉头就拧成了一团。“她成功了?这么说夏侯夜修真的点头要了她了?”倪倩儿这该死的女人,难道她都没有向夏侯夜修提到龙符吗?

    若水月点点头。“是啊!这不,她一提出条件,夏侯夜修就同意了,还当场就册封了她!”

    冷訾君浩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当着你面?”

    “是啊!”

    闻言,冷訾君浩的脸色顿时更差了,有些不悦的冲若水月指责道。“你当时怎么不阻止他?你要是阻止他的话,他是绝对不会答应她的。”

    眉头一挑,若水月冷冷的反问道。“我为什么要阻止他?反正后宫都已经有这么多女人了,再多一个又算的了什么?再说了,我可不想因为一个女人,就破坏了我和他之间的关系。”

    “你。。。”该死的,千算万算偏偏算掉了她。

    “怎么?你很在意这件事儿?”

    “我。。。这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在意?”此时冷訾君浩是一脸的头疼。

    这一刻,看着冷訾君浩气恼的模样,若水月的心里是说不出的痛快。别急,真正的好戏还在后面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