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挑眉间,若水月又是一脸疑惑的冲冷訾君浩问。“对了,你这个时辰赶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愣了愣,冷訾君浩摇摇头。“没,就是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他总不可能告诉她,他之所以这个时辰赶来,只是为了想要从她嘴里打探倪倩儿是否成功的得到了龙符吧!

    一抹讽刺的笑意从嘴角一闪而过,若水月点点头。“你放心吧!按现在的情况看,夏侯夜修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嗯!那就好。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冲她温柔一笑,冷訾君浩转身就欲离开。现在他急需去找倪倩儿那个女人问个清楚。

    “等等。”刚迈出脚步,若水月突然叫住了他。

    回过头,冷訾君浩有些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吗?”

    “姬申梦一家那里,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我是不会算了的。你自己看着办吧!”若水月的言下之意还是要让冷訾君浩给她报仇。

    面色一凝,冷訾君浩点点头。“我知道了。”说罢,他转身就冲冲的离开了鸾凤殿。

    冷訾君浩前脚一离开,就见若水月突然击了击掌。随即便见两名星使瞬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主子。”

    “命人给我监视他在宫里的一举一动。”望着冷訾君浩离去的方向,若水月冰冷的吩咐了一句。

    “是。”眨眼间,两名星使就消失在了若水月的面前。

    这时夏侯夜修和冷峻从后殿走了出来。

    看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似笑非笑的冲他问道。“你猜,他现在会上哪儿去?”

    夏侯夜修冷哼一声。“还能去哪儿,无非就是去找倪倩儿问罪去了。”

    扬扬眉,若水月很是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看样子,这倪倩儿今儿是有的受了。”

    夏侯夜修不语,只是突然转过头,冲清月和冷峻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先出去。

    待大殿内只剩下他们两人后,夏侯夜修这才闷闷的冲她问道。“你究竟打算什么时候和冷訾君浩做个了断?”对于倪倩儿的事,他并不关心,他现在关心的只是她和冷訾君浩目前的关系。

    “我不是同你说过吗?最迟也得等我从他手中骗的倪诺儿的那枚龙符再说。再说,现在他对我来说还有利用的价值不是吗?”迷了眯眼,若水月若有所思的回了一句。

    “那你打算怎么从他手中骗的龙符?”

    “等我安排在他身边的人找到那枚龙符的下落再说吧!至于具体要怎么做,我保证让他此生难以忘怀。”说到最后,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随之勾勒出妩媚而又决绝的笑容。

    夏侯夜修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了。”

    他眼中的无奈与担忧,若水月看在眼里。“你放心吧!我和他不会再有什么了。因为我若水月爱的人就只有你夏侯夜修。”

    “月儿。”闻言,夏侯夜修的两眼在瞬间放光。“你能再说一遍吗?”

    “白痴。”白了眼他,若水月绝美的脸上顿时盛开出娇艳的‘花’。

    一把将眼前的女人拥入怀中,夏侯夜修有些孩子气的说。“白痴就白痴,只要你能再说一遍,就算要我做一辈子的白痴我都心甘情愿。”

    “你愿意我还不愿意那!你要是一辈子都成了白痴,那我岂不是会被累死?”

    “我不管,我就要听你再亲口说一遍你爱的人就只有我。”

    望着他那双如悠远办迷人心魄的双眸,若水月顿了顿终于温柔的开口道。“夏侯夜修,你是我若水月此生最。。。”

    “皇嫂,皇嫂,不好了。”若水月的爱字还未出口,大殿的门就被人从外面猛的推了开,随即便见夏侯云杰焦急的冲了进来。

    夏侯夜修的那满脸的笑容在看到夏侯云杰的瞬间就褪了下去,换上一脸的阴沉。没人知道,那一刻夏侯夜修真恨不得上前就一脚将他给踹出去。

    松开怀中的女人,夏侯夜修没好气的冲夏侯云杰责怪道。“你没规矩了吗?进皇后寝宫也不知道命人通报一声?”

    见皇兄这副神色,夏侯云杰就已明白,自己是坏了他的好事,所以他才。。。

    扯了扯嘴角,夏侯云杰很是无奈的点点头。“是,臣弟知错了。”

    看了眼夏侯夜修,又看了眼夏侯云杰,若水月轻然的笑道。“好了,都是自家人,何必计较那么多。对了,云杰你找我有什么急事吗?”

    被若水月这么一问,夏侯云杰这才猛的想起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随即一脸慌张而又担忧的叫了起来。“皇嫂不好了,不好了。”

    “你胡说什么?你皇嫂现在不知道有多好。”夏侯夜修闷闷的甩出一句。

    “不是的,不是的,臣弟我不是那个意思。”夏侯云杰急忙解释道。

    “行了,你别逗他了。”白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的视线这才又落在了夏侯云杰的脸上。“说吧,你究竟有什么急事。”

    “是,是上月,上月出事了。”

    “你说什么?”若水月的两眼在瞬间放大了几分,扯着嗓子就冲夏侯云杰惊吼道。

    “今儿一早,上月不知道从何处得知你的真正身份被皇兄知晓了,急火攻心之下,她是呕血不止。”一想到今儿早的情况,夏侯云杰的眉头早已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你怎么不早说?”没好气的甩下一句话,若水月不敢有丝毫的停留,转身就不顾一切的冲了出去。

    见状,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对视一眼后,也冲冲的追了上去。

    三人以轻功,急速的飞跃出皇宫,穿过大街小巷,用了半刻钟的时间,这才来到了水色重楼。

    上月养病的房间前,三人还未进屋,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血腥迎面而来,且血腥中还带有及重的恶臭。

    “你两就在外面等着,我进去就可以了。”若水月淡漠的留下一句话,就冲冲的走了进去。屋里的味道,他们是受不了的,别等会儿恶心吐了,影响上月的情绪。

    “主子。”一见到若水月,暗月就急忙从床边的板凳上站了起来。

    “上月现在情况怎么样?”看了眼已昏迷的上月,若水月担忧的冲暗月问道。

    暗月摇摇头。“不好,都已经吐了好些黑血了。”

    “黑血?”

    暗月点点头。“就那,上月之前呕的,我已经让人端出去倒了。”说着暗月指了指墙角的盆子。

    看了眼盆里的黑血,若水月反而松了口气。“呼!你们放心好了,吐了黑血,这证明上月体内的毒素被排了出来。她不会有事了。”说着若水月从怀中掏出一枚药丸,小心翼翼的放入上月的口中。

    只是眨眼间,上月原本已结痂的伤口,一时间是流脓不止,且脸上原本完好的皮肤也因流出的脓开始腐烂。

    “主上,上月的脸怎么???”见状,暗月石脸色大变。

    “你放心好了,我那么做只是为了更好的给她换皮。”看了眼上月的脸,若水月若有所思的解释道。

    暗月点点头。“那我现在该怎么做?”

    “照顾好她便是了。等到她浑身发红,发烫,我们就为她换皮。”

    “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