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又在上月床边坐了一会儿,若水月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若水月刚走出房门,夏侯云杰就急忙迎了上前。“皇嫂,怎么样?上月她没事吧?”

    若水月轻然一笑。“看你急的,没事,你放心吧!现在就只等为她换皮了。”

    闻言,夏侯云杰是重重的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皇兄。”这时夏侯博轩如一阵风般,从外面跑了进来。

    “你怎么突然跑来了?”院中石桌前,正喝着香茶的夏侯夜修见状,不禁挑眉问道。

    夏侯博轩嘻嘻一笑。“我听说你和月,你和皇嫂来了,所以就过来看看。”说着,夏侯博轩的视线又落在了若水月的脸上。“怎么样?你们昨晚没事吧?”要知道昨晚他可是一宿没睡啊!就怕因为月儿的身份被皇兄揭穿后,她会对皇兄做出点什么来。

    朝夏侯夜修看了眼,若水月轻然笑道。“我们能出什么事。”

    也看了眼夏侯夜修,见他没什么不适,夏侯博轩这才点点头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什么没事就好啊?”夏侯博轩的话刚说完,就见慕容水遥也跑了进来,很是好奇的问了一句。而她身后还紧跟着一脸难看的慕容拓灭。

    一见到慕容水遥,夏侯博轩原本还一脸笑容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没好气的甩了一句。“关你什么事儿?”

    闻言,若水月及其夏侯夜修,夏侯云杰三人的眉头在同时不由得一紧。这小子说话也太不客气了吧?

    然而对此慕容水遥却丝毫的不在意,反而上前很是亲密的挽上夏侯博轩的手臂。“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

    “额?你们这是???难不成你们???”看着两人,若水月很是惊愕的问道。

    “不是我们,我是我,她是她,我和她没有半文钱的关系。”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博轩就脸色不佳的急忙打断了她,与此同时是不停的想要甩开慕容水遥紧搂在他手臂上的手。

    “谁说的?我们的关系可不止半文钱啊!夏侯博轩你休想赖账。”说着慕容水遥一时间将夏侯博轩的手臂搂的更紧了。

    而夏侯博轩的脸色在这一刻却是更加难看。“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我告诉你,我不欠你什么!”

    “夏侯博轩,你。。。”

    “等等,你们谁能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什么赖账?什么欠你的?”见慕容水遥一副欲要和夏侯博轩大吵一架的架势,若水月是急忙开口打断了她。

    “是这么一回事儿,昨儿晚上,我在缥缈轩泡温泉,他居然偷偷的溜了进来,将我全身从头到脚看的是一干二净。水月你说,这事儿他是不是有责任对我负责?我可是个黄花大闺女啊!”

    若水月点点头。“嗯,的确该他负责。大晚上的,居然还偷偷摸摸的去看你泡温泉,一定是居心不良。”

    夏侯博轩闻言顿时就急了。“谁偷偷摸摸的跑去看她泡温泉了?就她那洗衣板的身材,我才不屑一顾那。”

    “夏侯博轩你混蛋,谁是洗衣板的身材了?”一时间慕容水遥也生气了。

    “就是,博轩,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说出这番话那?就算那是事实,你也不能说出来啊!你不知道这多伤一个姑娘的心啊!”说着若水月是一脸不怀好意的白了眼夏侯博轩。

    若水月此话一落,几个男人无一不一脸怪异的盯着她。她这是在劝架吗?

    “就是,就算那是事实,你也。。。呀!若水月。”慕容水遥附合的点点头,可话都说了一半,这才猛的意识到什么,随即对着若水月就是一阵怒叫。

    “啊?怎么了?怎么了?”被叫名字的若水月此时是一脸的无辜。

    很是不满的瞪着若水月,慕容水遥气鼓鼓的问道。“你是故意的,对吗?”

    “啊?什么故意的?”眨了眨眼,若水月依旧是一脸的无辜。

    “你。。。哼,我知道,因为夏侯博轩是你的小叔,所以你就帮着他欺负我对吗?”

    “你究竟在说什么那?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那?”头微微一歪,若水月还是一脸的无辜,只是这一刻几个男人清楚的在她嘴角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坏笑。

    “你。。。我不管,我不管,反正这事夏侯博轩他必须对我负责。”知道不是若水月的对手,慕容水遥也懒得再和她争辩,于是便耍起了赖。

    闻言,夏侯博轩可不依了。“凭什么?昨晚那根本就只是个误会好不,谁知道大半夜的你还会跑去泡什么温泉啊!而且就昨晚那个光线,还隔着几层纱幔谁看得清你的身子了?”

    “那你怎么说我是洗衣板的身材那?要是没看见,你又怎么会知道我是。。。”话还未说完,慕容水遥就有一种想要打自己一个耳光的冲动。该死的,这么一说不就承认自己就是洗衣板的身材了吗?

    不屑的将慕容水遥上下打量了一番,夏侯博轩冷笑道。“就你这身材,不用脱光,便已经一目了然了。”

    “你。。。”

    “好了,那你说吧,你究竟想要怎么做?”慕容水遥刚气愤地开口就被若水月有些不耐烦的给打断了。

    “我要他娶我。”此时慕容水遥也不怕羞,直接开口道。

    然而夏侯博轩却随即坚定的拒绝道。“我不要,我打死也都绝对不要娶她。”

    “打死你也必须娶我,这是你欠我的。”对于夏侯博轩的拒绝,慕容水遥却并没有生气,反而更加强烈的要求道。

    “我欠你的?行!你不是硬说我看光了你吗?那现在我就还给你。”说着夏侯博轩不顾场合的就开始解开自己的腰带。

    见状,慕容水遥顿时大惊。“你,你这是想要做什么?”

    眉头一挑,夏侯博轩没好气的甩了一句。“做什么?你不是说我看光你了吗?那我现在就让你看光我,让你将你的‘债’连本带利的收回去。”说着夏侯博轩就将自己的外袍直接扯了下去。

    随着他身上的衣物逐渐减少,在场众人无不目瞪口呆。这家伙不会是来真的吧?可尽管如此,无论是夏侯夜修还是夏侯云杰,甚至于慕容拓灭都没有丝毫要开口阻止的意思,反而都一脸饶有兴趣的看着‘好戏’。

    就在夏侯博轩即将退去最后一件里衫的时候,慕容水遥终于无法忍受的开口喊停。“你给我住手。”

    闻言,夏侯博轩这才终于停了下来,一脸挑衅的瞪着慕容水遥。

    见状,若水月是一把将慕容水遥拉到身边,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说。“你干嘛让他停手啊!这么难得的机会不看白不看。再说了,就算你想要嫁给他,也得先验验货啊!”

    顷刻间几个男人无一不是一头的黑线。验验货?天!这种话也只有她若水月才说的出口。

    而夏侯博轩更是一脸哀怨的看着她。她当他是什么啊?居然还要验验货。

    “就是啊!”慕容水遥若有所思的附合了声,随即转过头就冲夏侯博轩开口道。“那你继续脱。”

    闷闷的看了眼若水月,又看了眼很是得意的慕容水遥,夏侯博轩是一脸的气愤。“你以为你是谁啊!要我停就停,要我脱就脱。我还就告诉你了,爷我不脱了。”说着夏侯博轩又是一把将丢在石桌上的衣服一件件的抓了过来穿上。

    “不脱更好,那就还欠我的,还是得要娶我。”晃了晃脑袋,慕容水遥得意的笑道。

    “娶你,你做梦。”系着自己腰带的夏侯博轩闻言是猛的抬起头,不客气的甩了一句。

    闻言,慕容水遥也不恼,反而转身将视线落在了一旁石桌前的夏侯夜修身上。弯了弯腰,很是恭敬地说。“南拓帝,我代表东弥国要和你们南拓国和亲。嫁的人就是夏侯博轩,还请南拓帝成全。”

    见状,夏侯博轩顿时脸色大变。“皇兄,不要啊!”

    看了眼前的两人,夏侯夜修淡然一笑。“和亲是件好事,但也并非公主你说了算的。若公主真想和亲,那还得请公主你书信东弥帝,经他同意后,由他命人送上国书。当然,国书收到了以后,究竟要你嫁于谁,这事还得由我南拓国商量以后才能决定。”

    闻言,夏侯博轩随即对夏侯夜修献上崇拜而又感激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