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顷刻间慕容水遥的脸色就变了,看夏侯夜修的眼色也是越发的不爽。看样子比起夏侯博轩,这夏侯夜修更是靠不住。

    见状,若水月很是好心的上前拍了拍慕容水遥的肩,安慰道。“没听说过吗?强扭的瓜不甜,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努力让博轩爱上你。等他爱上你了,你还用得着求别人吗?到时候可就是他哭着跪着的求你嫁给他了。”

    “别做梦了,绝对不会有那么一天的。”若水月的话刚说完,夏侯博轩就很是不客气的一盆‘凉水’直接泼下。

    原本就心情低沉的慕容水遥闻言,脸色一时间是更加难看了。

    见状,若水月不忍,于是直接帮慕容水遥反驳道。“话可别说的那么绝。别到时候等你真爱上她的时候,她却已经成了别人的人了。”就好比曾经的她!当然,最后那句话她才不会白痴的说出来那。之所以那么对他说,只是想要提醒他,别做让他自己以后会后悔的事情。

    然而就算她没有说出来,可还是不由的让夏侯博轩想到了她和他的曾经。脸色也在瞬间变的有些凝固起来。

    兄弟多年,只是一个眼色,夏侯夜修便能大概的猜到夏侯博轩的想法,就好比现在。可此时,夏侯夜修除了叹息便也只剩下无奈了。作为兄长,从小到大,只要弟弟们想要的,他都会竭力满足,退让。可唯有这次,他不能退让,也不愿意退让。

    也正是因为兄弟多年,所以尽管没有转过头,可夏侯博轩同样也能大概的猜到皇兄此时的心情。于是眸光闪烁间,夏侯博轩又是一脸不屑的冲若水月反驳了起来。“若换做别的女人,我倒也真不会将话说的那么绝,可对于她嘛!我很清楚,我是绝对绝对不会爱上她这么个洗衣板身材的女人的。”

    “啊!!!夏侯博轩,我要杀了你。”终于,在夏侯博轩这句话结束的同时,慕容水遥是彻底地火山爆发了。

    只见她突然拔出腰间的匕首,就怒不可恕的朝夏侯博轩刺了上去。

    一个转身,夏侯博轩轻易的就躲开了她的攻击,随即轻蔑的甩出一句。“小样,就凭你也想杀我?下辈子吧!”说完,夏侯博轩提起内力就朝屋顶上飞跃而去了。

    见状,慕容水遥气的狠狠的跺了跺脚,提起内力便朝着夏侯博轩追了上去。

    望着逐渐消失在屋顶的两人,若水月是长长的吐了口气。“天!可算是清静了。”

    “怎么?他们很吵吗?”这时一直沉默的慕容拓灭突然开口冲若水月问一句。

    没有回答,若水月只是挑了挑眉,反问道。“难道你不觉得吗?”

    闻言,慕容拓灭不禁扯了扯嘴角,淡漠的笑道。“是吗?那我怎么见你看好戏看的挺爽的那?”

    “这你就不懂了,我那可是在做好事,在帮他们。”

    “做好事?这么说倪倩儿一事你也是在做好事了?”说话间,慕容拓灭的两眼顿时就眯了起来。

    眉头微微紧了紧。“额,算是吧!她不是一直都就盼着入夏侯夜修的后宫吗?所以我成全她。”

    “成全她?我说南拓皇后,你的手未免也伸的太长了些吧!我东弥的王妃,什么时候用的找你南拓国的皇后来安排了?来成全了?”此时的慕容拓灭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反而是说不出的冷漠。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去,蹙眉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若我没有点头,她倪倩儿始终还是我东弥的三王妃。而她的去留,更不是南拓皇后你能决定的。”看着若水月,慕容拓灭很是不客气的回答道。

    脸色又暗了几分,眸光闪烁间,若水月右嘴角一扯,嗤笑一声。“这话你可就说错了,你只能决定她的去,至于留,若没有我的点头,那她留下的就只是一具尸体。”

    “你。。。”

    “还有,既然东弥王爷你不愿意割爱,那本宫这就命人将你的三王妃送出宫,带去你东弥国的驿站。”目光凌厉的盯着慕容拓灭,若水月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冲他甩出那句话的。随即转过头,她又冲门口的星使吩咐道。“去南拓皇宫,让清月和白月传我的旨,立刻马上将东弥三王妃倪倩儿给我‘轰’出皇宫。”说到轰字的时候,若水月更是故意加重的语气。很明显,因为慕容拓灭刚的话,她是真的生气了。

    也因为若水月的这句话,慕容拓灭的脸色也在瞬间暗了下去。可最终他却并没有发作,只是很不友善的死盯着若水月。

    似乎还嫌不够,若水月转过头又冷冰冰的冲暗月责怪道。“你下面的人是怎么做事儿的,不知道这后院是大家的休息之处吗?怎么能随便让外人进来?”

    “额?外人?”为难的看了眼慕容拓灭,暗月是一脸的头疼。主子啊!不久前可是你自己亲口说他是自己人的啊!怎么现在?

    慕容拓灭闻言更是整张脸在瞬间变的一片铁青。外人,对她来说,他居然成外人了。

    “还有,从今以后若是没有我的吩咐,凡是进入我水色重楼的人都得按规矩付钱。知道了吗?”狠狠的瞪了眼慕容拓灭,若水月又没好气的补充了一句。

    一声叹息后,暗月很是无奈的点点头应了声。“是,我知道了。”

    “若水月你,我记住了。哼!”气恼的冲若水月甩出一句话,慕容拓灭衣袖猛的一甩,转身就气冲冲的朝外面走去。

    不屑的目送着他离去的身影,若水月冷冷一笑。“再见,不送。”

    待慕容拓灭的身影彻底地消失在了眼前,一直保持沉默的夏侯云杰这时上前一步,有些不安的从若水月问道。“皇嫂,你这么做,会不会太过了些。”

    转过头看向他,若水月挑眉反问了一句。“过了吗?”

    夏侯云杰点点头。“再说,这种时候和慕容拓灭闹翻,对我们南拓来说可是有百害而无一利啊!”

    “你指的是什么?”

    朝石桌前陷入沉思的夏侯夜修看了眼后,夏侯云杰这才有些担忧的开口道。“现在北辟和西泠正对我们南拓虎视眈眈,大有伺机而动之势。让我们南拓原本就有些难以招架了,若此时再多个东弥国为敌的话,我担心我们南拓真的会。。。唉。”最后夏侯云杰是重重的叹了口气。

    “亡国?呵呵,云杰,你知道为什么北辟和西泠打我南拓的主意多年,却偏偏迟迟不敢动手吗?”

    又朝夏侯夜修看了眼后,夏侯云杰这才点点头回了一句。“是因为我南拓的百万铁骑。”

    “这不就得了,只要我们有百万铁骑在手,我们南拓又何以畏惧?”

    “话是这么说,可是皇嫂你也许不知道,这命令百万铁骑的五枚龙符却并不全在我们手上。换一句话来说,我们手中就只有一枚龙符,也就是说我们只能调动二十万铁骑。”说到此事,夏侯云杰就是一脸的忧心忡忡。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是不由得一紧。“你说什么?只有一枚龙符?不是两枚吗?”若她没有记错,当初除了老爹为了救她,以将换条件给了夏侯夜修一枚外,夏侯夜修原本就还有一枚。怎么现在?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

    夏侯云杰有些讽刺的笑了笑。“哪儿来的两枚,你不知道,当初若文荣以交换条件给皇兄的那枚根本就是假的,这也是我和皇兄后来才发现的。”

    顷刻间,若水月的两眼在瞬间放大了几倍。“什么?我爹给的那枚是假的?可为什么当时夜修都还告诉我,他手中有两枚龙符?”

    夏侯云杰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之所以那么说,只是因为我们想要避免有些不必要的麻烦。毕竟若是让有心之人知晓我们手中就只有一枚龙符的话,想必现在的南拓早已是支离破碎的了吧!”

    一时间若水月不再说话,只是沉着脸,目光深邃而又冰冷的盯着一处。似乎她真的没有想到,当初老爹给夏侯夜修的那枚龙符居然会是假的。可她不懂,既然如此,那若氏一门被斩首的时候,老爹为什么不以龙符做要挟让夏侯夜修放过他们那?若他真的以龙符做要挟,她相信,夏侯夜修绝对会放过他们的。可他,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所以皇嫂,这种情况下,我们还是不要与东弥为敌的好。”见若水月不语,夏侯云杰又急忙补充了一句。

    缓缓抽回思绪,若水月冷然一笑。“无碍,因为现在我的手中还有两枚龙符。”

    “什么?皇嫂你的手中居然也有龙符?”闻言,夏侯云杰是大吃一惊,更是一脸的不敢相信。皇嫂一个女人家,手中居然就掌握了南拓的两枚龙符,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皇兄,你听见没,皇嫂手中居然还有龙符,而且还是两枚耶!”这消息,对夏侯云杰来说是绝对的好消息。只见他猛的回过头就冲夏侯夜修兴奋的喊道。

    闻言,夏侯夜修这才猛的冲沉思中回过神。“两枚?你怎么会有两枚那?据我所知,你手中应该只有若水恒的那枚才是?”

    扯了扯嘴角,若水月淡然的解释道。“还有一枚是我命人从顾海那里掉包来的。”

    “顾海的那枚?”闻言,夏侯夜修也是吃惊不小。毕竟当初他也派了人潜入顾家,为的就是想要盗取顾海的那枚龙符,那知道派去的人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可真没想到,那枚龙符居然早被她给掉包了。

    若水月点点头。“是啊!刚开始我也没有这个想法,直到发现了顾书雪和冷訾君浩的关系,再加上顾书雪和顾海得罪了我。所以了,我就命人去掉包。毕竟那龙符留在他们手中的话,总有一天会成为我的大害的。当然,就是为了这枚龙符,我不知道牺牲了多少手下。”其实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当初她想要得到龙符就是为了借此毁了他的南拓国报仇。当然这个原因她才不会告诉他们的,因为早已没有了那个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