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夏侯云杰一脸崇拜的看着若水月。“皇嫂还真是英明果断啊!”

    朝夏侯云杰淡然的笑了笑,若水月又是一脸严肃的朝夏侯夜修问道。“现在我们手中共有三枚,加上冷訾君浩手中的那枚就四枚了,可是最后一枚龙符会在那里那?”

    “当然是在若文荣的手里了。”夏侯夜修还未来得及开口,夏侯云杰就已启唇回答道了。

    “可我家老爹已经死了,我们想要再找到最后那枚龙符会有些困难了。”此时无论是龙符的下落,还是老爹的死,都让若水月的心情低沉了下去。

    “皇嫂你不知道,其实你爹。。。”夏侯云杰心急口快的开口,可正要说到重点,就被夏侯夜修突然的一道凌厉的目光给惊的逼了回去。该死的!怎么一时差点就忘了皇兄早已提醒过,若文荣还活着的事情,目前还绝对不能让皇嫂知道的。

    “我爹怎么了?”注意到兄弟两人的眼色交流,若水月的不禁蹙眉问道。

    顿了顿,夏侯云杰这才赶紧回答道。“你爹会不会将最后一枚龙符藏在了将军府的某处?”

    若水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现在也只有大量派人去找了。”

    夏侯云杰点点头。“也只有如此了。可冷訾君浩手中的那枚,我们又该怎么夺回来那?”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最多三个月,我定会亲手从他手中夺回来的。”对此,若水月倒也是自信满满。

    就在这时,一只健硕的黑鹰突然由上空急速的飞到了若水月的肩上。

    夏侯夜修知道这只黑鹰,是若水月的黑鹰传书。看样子她是有什么消息来了。

    看了眼兄弟两人,若水月这才急忙从黑鹰脚踝中取出一张字条。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看着字条上那密密麻麻的数字,夏侯云杰很是好奇地问道。

    闻言,若水月并没有急着回答夏侯云杰的话,只是命暗月去将她书房的一本用绿色硬纸包的书拿来。

    看过那本诗书,明白传书人想要表达的意思后,若水月的嘴角随之就勾勒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看样子不用三个月,我就能从冷訾君浩的手中盗取那第四枚龙符了。”

    “额?为何?还有皇嫂,这字条上究竟写的什么啊?”看了眼若水月手中那张密密麻麻写满数字的字条,又看了看她手中的书,夏侯云杰还是一脸的疑惑。

    “这字条上写的是那第四枚龙符的下落,及其动手的最好时机。”回答这话的是夏侯夜修。

    “额?皇兄这你也能看得明白?可为什么我看得的就只是一些数字那?”难道说在这水色重楼待的太久了,他都变笨了?

    见夏侯云杰闷闷的摸样,夏侯夜修不禁抿嘴浅笑道。“那是因为你皇嫂担心字条会落入敌人之手,从而暴露了她的人的身份,故而让其以那本诗书为参照。用数字将每个字按页码,行数,第几个字记录下来。而它们连成的话,也就是想要对你皇嫂传送的消息。”

    “原来如此啊!”闻言,夏侯云杰这才一脸的恍然大悟,随即是一脸佩服的看着若水月。“皇嫂不光心细,更是聪慧过人啊!居然连这么秒的主意都想的到。”

    若水月扯了扯嘴角,似笑似叹的说。“不是你皇嫂聪慧,只是因为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的来保护我的人的安危。”

    夏侯云杰点点头。“我明白了!那皇嫂,既然知道了第四枚龙符的下落,及其出手的最佳时机,那具体的皇嫂你打算怎么做?”

    眸光流转间,若水月是一脸狡猾而又邪恶的笑容。“美人计。”

    “额?”

    虽然还不知道她的居然计划,可在听到美人计时,夏侯夜修的眉头在瞬间就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你说,一个男人通常在什么情况下是最放松的时候?”若水月坏笑着问道。

    “当然是在床上了。”夏侯云杰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可话一说完,他这才猛的意识到什么,于是有些担忧的朝夏侯夜修看去。

    而此时夏侯夜修的脸色早已成了一片阴暗。美人计?床上?这女人不会是想要色诱冷訾君浩吧?

    “没错,就是在床上,而且那个时候再喝点酒,那。。。嘿嘿。”一想到当时会有的画面,若水月就不禁奸诈的坏笑了起来。

    “那请问皇嫂,去对冷訾君浩使用美人计的人是谁那?”看了眼一脸阴暗的夏侯夜修,夏侯云杰很是小心翼翼的冲若水月问了一句。

    扬扬眉,若水月很是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废话,当然是我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亲自去色诱冷訾君浩,并和他上床?”紧握着自己的拳头,夏侯夜修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冲她问道。

    “是啊!要不然他能轻易上钩吗?”话一说完,若水月这才注意到夏侯夜修的脸色,猛的想到什么,于是急忙解释道。“你可别误会,我只是去勾引他。。。”

    若水月的话还未说完,夏侯夜修怒气勃发的打断了她。“这有差吗?你实在是太令我失望了,你居然就为了一枚龙符,而和他。。。你当我死了是吗?若水月,我今天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别说一枚区区的龙符了,就算是丢了整个南拓国,我都绝对不会让你去和冷訾君浩那个混蛋做那种事的。”

    闻言,若水月一时间可说是哭笑不得。“你个白痴,你当我若水月是什么人啊!我怎么可能为了一枚龙符就和他。。。我告诉你,我是打算去勾引他,可真正和他上床的是我的替身而已。”

    “额?替身?”夏侯夜修顿时变有些懵了。

    没好气的白了眼夏侯夜修,若水月回头就冲暗月吩咐道。“去将我让你准备的人给我带过来。”

    “是。”看着夏侯夜修窃窃一笑后,暗月急忙就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暗月就带着一个蒙面女子冲冲的走了进来。“主子,你要的人我给你带来了,你看怎么样?”

    “将面纱摘下,让我看看你的模样。”望着和自己身形身高差不多的女子,若水月满意的点点头。

    女子看了眼暗月后,这才缓缓的褪下自己的面纱。

    面纱下,是张极丑的脸。女子凹凸不平的脸上布满了伤痕,一块大大的青墨色的胎记,几乎占领了她的大半边脸,且青墨色胎记上还长了几根粗黑的毛丝。

    只是一眼,夏侯夜修和夏侯云杰就感觉到了一阵反胃。天!这女人可不是一般的丑啊!就连比起曾经那个有南拓第一丑女之称若水月,也可畏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注意到兄弟两人的反应,若水月不禁抿嘴一笑。光看看就反胃了,那要是上了,那岂不是一辈子都再也立不起来了?

    “你叫什么名字?”又将女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若水月淡然的问道。很明显,若水月对于眼前的女人是非常的满意。

    “回,回,回主人的话,奴婢,奴婢叫金云花。”看了眼那两名长相俊美的男子,又看了看若水月,金云花这才一脸惶恐的回答道。

    若水月扬扬眉。“金云花?不错,是个好名字。那你知道我叫你来做什么的吗?”听金云花的回答,若水月便清楚,暗月石将她给搞定了。

    又小心翼翼的朝那两名俊美的男子看了眼,金云花这才急忙摇摇头。“回主人的话,奴婢不知道。”

    若水月微微一笑,转身就冲暗月吩咐道。“让人带她换件衣服再过来。”

    很快,金云花就被一名星使带了下去。

    见人走后,若水月这才又看向暗月问道。“她的住址,家人,情况你摸清了没?还有你是怎么搞定她的?”

    暗月点点头。“一切都清楚了,她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一直靠行乞为生。她天生就有如此一个胎记,后来她落脚的破庙着火,因为火灾,她的脸就成了这幅摸样,伤是真的,我也都验过了。我告诉她,只要她听话,以后她就

    不会再受苦饿肚子了,所以她就跟我回来了。”

    若水月点点头。“那逍遥醉?”

    “我已经给她服过来。也告诉了她,若她敢背叛主人,那她的体内的逍遥醉便会毒发,让她生不如死。她同意以后,才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