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两眼一眯,若水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给我将她控制好了,幽寒的事,我可不想要再发生一次了。”

    幽寒一事,暗月虽然没有亲自参与,但她也很是清楚。幽寒原本也是主子安排的替身,为的只是想要让幽寒替她承欢夏侯夜修身下,可没想到紧要关头却被冷訾君浩给带走了,甚至最后幽寒还爱上了冷訾君浩。就是为了冷訾君浩,她居然还不畏生死的背叛了主子。

    “是,这次我绝对不会让主子失望的。”暗月点点头,信心满满的回答道。

    就在这时,金云花已换好了衣服,被星使带了进来。

    只见她凹凸曼妙的身体被水绿色锦纱紧紧包裹着,一枚白玉发簪将三千青丝固定垂在身后。

    若不看她的脸,光凭她这身姿,那也绝对是个魅惑众生的佳人,只可惜。。。

    将金云花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若水月满意的点点头。“恩,很好!金云花,现在你听清楚我交代你的任务,从今以后,你将是我的替身。接下来的日子,我会让暗月教你,我平时的语气及其神色。具体你怎么做,到时候按我的吩咐行事,知道了吗?”

    看了眼若水月,金云花这才小心翼翼的点点头。“奴婢知道了。”

    “嗯,将我特制的易容面具给她带上。”点点头,若水月回过头又冲暗月吩咐了一句。

    接到吩咐,暗月很快就将精心制作的易容面具戴在了金云花的脸上。随即又在易容面具的接口处上了一沉药水。

    “那是什么?”看着经过药水后的易容面具,如肌肤般不留任何痕迹的粘在了金云花的脸上,夏侯夜修很是好奇地问了一句。

    “幻影。只要抹上这个,除非用解药露洁,否者这张易容面具是绝对扯不下来的。要知道这可是我精心调配的,为的就是瞒过易容高手的眼睛。”指着那两瓶药,若水月很是得意的笑道。

    两眼一眯,夏侯夜修神色有些复杂的问了一句。“没事你怎么会做这些东西?”

    神色闪烁间,若水月嘻嘻一笑。“没什么,就只是为了好玩。”她总不能告诉他,她之前之所以要调配这东西只是为了骗他吧!尽管之前她一次都还未用过。

    “是吗?”很明显,此时对于她的解释,夏侯夜修是深表怀疑。

    “嘿嘿。”干笑了两声后,若水月是赶紧指着已易容完毕的金云花转移话题问道。“怎么样?无懈可击吧?”

    夏侯夜修点点头,目光不停地在两人脸上扫过。“的确,两人几乎是一模一样。”

    “就是就是,若你们俩穿戴相同的花,我想就连我都未必分的出来谁是谁。”这时夏侯云杰也急忙点点头附合道。

    “虽然容貌是一模一样,可想要分辨出来其实也很容易。”淡漠的看了眼易容的金云花,又看了眼若水月,夏侯夜修若有所思的开口道。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是不由的一紧。“这话怎么讲?”

    “眼睛,你的眼睛根本就是她无法比拟的,所以只要仔细一看,就很容易看出你们谁是谁。”夏侯夜修认真的说道。

    “果然,皇兄你不说,我还真没发现。现在这么一看的确如此!”仔细看了眼两人的眼睛,夏侯云杰这才看出了两人之间的差距。

    若有所思的盯着金云花的眼睛看了片刻后,若水月又恢复了一脸的笑容。“无碍,我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是什么?”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冲两人神秘的一笑后,若水月回过身就冲一旁的星使吩咐道。“先将她带下去。”

    待金云花被带走后,夏侯夜修这才回过头冲若水月问道。“月儿,你是打算让这丑八怪替你去勾引冷訾君浩是吗?”

    若水月阴险的笑了笑。“没错,你说,要是冷訾君浩发现自己手中的龙符丢了,还和一个如此丑陋不堪的女人有了肌肤之亲后,他会有何等的反应?”只要一想到冷訾君浩痛苦不堪的样子,若水月的心里就是说不出的痛快。

    “他会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夏侯夜修还未来得及开口,夏侯云杰就一脸兴奋的回了一句。

    嘴角一扯,若水月轻蔑一笑。“就凭他?哼!他未必有那个本事。”

    “没错,想要动你,那他还得必须先过了我这关再说。”他夏侯夜修的女人,可绝对不是谁都能轻易动的了的。

    扬扬眉,夏侯云杰笑道。“这倒也是,不过皇嫂,你这么做会不会太那什么了?毕竟这金云花长的也忒,忒惨不忍睹了吧!”一想到她那张脸,别说和她那什么了,就光多看几眼都让他忍不住的反胃想吐。

    若水月冷冷一笑,一脸邪恶的说。“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当初他既然敢在我的眼皮底下将我为夏侯夜修准备的替身给我带走,那我就要看看,现在他还有没有这本事看穿我为他准备的替身,并将其带走。”

    “你说什么?”若水月的话刚落,耳边就突然响起了夏侯夜修有些气愤地声音。

    “啊?什么?”被夏侯夜修突然这么一吼,若水月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看了眼夏侯夜修,又看了眼若水月,夏侯云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后退几步。这种时候,最容的就是殃及鱼池了。

    两眼一眯,夏侯夜修有些危险的冲她质问道。“告诉我,什么叫做‘在我的眼皮底下将我为夏侯夜修准备的替身给我带走’?”

    “额?”似乎直到这一刻,若水月这才猛的意识到刚自己都说了些什么。

    “回答我的话。”见若水月不语,夏侯夜修不禁再次开口问道,且分贝明显的在这一刻提高的几分。

    猛的眨了眨眼,若水月呵呵一笑。“那个,那是一场误会,绝对的误会。”

    “误会?那你告诉我,那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误会那?”这一刻不光夏侯夜修的脸,就连他说话的声音也都充满了危险。

    “那个,这个。。。”面对此时的夏侯夜修,一向能言善辩的若水月一时间却找不到一个合理的理由了。

    “少给我这个那个的,老实交代,你当初是不是也给我找了个这么丑陋的女人,易容成你的摸样,想要替你给我侍寝啊?”

    “不是,我给你找的那个女人,绝对比这个金云花漂亮几十倍,倍。。。”话一说完,若水月这才猛的晃过神来。该死的,自己这么一来不就成了不打自招了嘛!

    “噗嗤。”随着若水月话落的同时,一旁的夏侯云杰顿时就忍不住的笑了出来。

    然而只是下一刻,两道凌厉的目光就直接落到了他的脸上。

    见状,夏侯云杰猛然一惊,狠狠的吞了吞唾液。“那个,那个我先去看看上月怎么样了,你们慢慢聊。”说完,不敢再做片刻的停留,夏侯云杰一阵风般的就朝上月的房里跑了进去。

    目光再次落在了若水月那张绝美的脸上,夏侯夜修神色黯淡,脸色不佳的冲若水月又开口问道。“这么说,你当初果真给我找了个女人来代替你侍寝了?”

    见夏侯夜修眼中那抹似有似无的受伤感,若水月是急忙解释道。“是,当时我的确给你找了个女人想要代替我,可并没有成功。所以你放心,你绝对绝对没有和我的替身有过什么肌肤之亲。呵呵。”说完,若水月又赶紧冲夏侯夜修献上一片充满歉意的‘阳光’。

    果然,闻言夏侯夜修的脸色明显的缓和了不少,只是随即又是一脸怀疑的冲若水月问道。“真的?你没有骗我?”

    头往前一偏,若水月是急忙点点头。“真的,比黄金还真。”

    “呼。。。”听若水月这么一说,夏侯夜修是狠狠的吐了口气。可尽管如此他看若水月的眼色里还是有些不悦。

    耸耸肩,若水月显得格外的无奈。“这你也不能怪我啊!毕竟那个时候我和你还不是很熟,所以不想要和你那什么也是人之常情嘛!”而且重点是,当时她都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了,又怎么会想要在他身下承欢?当然,这话可不是在这种场合该说的话啊!

    不熟?若他没记错的话,那个时候他和她早已有过肌肤之亲了吧!唉!罢了罢了!仔细想想,那个时候她不愿意也的确是人之常情,毕竟那个时候在她心里,他就只是一个灭她全家的大仇人而已。

    见夏侯夜修久久不语,若水月不禁轻轻用手肘撞了撞他,一副楚楚可怜的问道。“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见她此时那可人的摸样,夏侯夜修有些想笑,但还是忍了下来。“对,我就是生气了,而且后果很严重!”

    “额?怎么个严重法?说来听听!”

    “我不光会说你听听,而且我还会做你看看。”说罢,夏侯夜修也不顾地点,直接拦腰抱起若水月就直接朝她的院子走去。

    一时间惹的若水月是哇哇大叫。“呀,夏侯夜修!你想要做什么啊!赶紧放我下来,你个色狼!”

    看着怀中不停挣扎的女人,夏侯夜修很是邪魅的笑了起来。“既然都已经叫我色狼了,难道还不知道我想要做什么吗?”说话间,两人不知不觉已来到了若水月的院子,没有片刻的停留便直接进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