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待两人离开水色重楼回宫时,已是戌时三刻。

    马车里,一路上若水月都在抱怨夏侯夜修的兽行,对此夏侯夜修却是毫不在意,反而挑着眉一脸大爷的说。“这可是你欠我的。”

    两眼一翻,若水月没好气的回了一句。“谁欠你的了?就算我真的欠了你,那你也用不着以这种方法来惩罚我吧!”害的她现在身体就如被车轮碾过办的难受。

    “你不知道吗?欠债肉偿。”

    闻言,若水月的额头上顿时布满了黑线。“我想这世上欠你债的人可多了,若全都要以这种方式来偿还的话,那你。。。”

    “给我打住,这种方式可只限于你。”听她这么一说,夏侯夜修便已能料想得到,她后面会说出多么离谱的话,于是赶紧打断了她。

    一个白眼扔在他身上,若水月瘪瘪嘴,没好气的骂了句。“色鬼。”

    夏侯夜修也不恼,只是挪到了若水月的身边,坏笑着说。“我是色鬼,可你在那个时候,不也是挺享受的吗?”

    闻言,若水月顿时是一脸的绯红,随之不顾地点的扯着嗓子就尖叫了起来。“呀,你给我闭嘴。”

    “好啊!让我的闭嘴的方式可简单。”说着夏侯夜修脸上的笑意是越发的浓郁起来。

    “额?”

    “就是这个。。。”说着不等若水月反应过来,夏侯夜修直接扶着她的脸,对准她那诱人的红唇就吻了下去。

    顷刻间,马车内就上演出一幕羞涩的春光。

    鸾凤殿

    若水月刚被夏侯夜修抱下马车,清月和白月就急急忙忙的迎了上来。“主子,你可算回来了。”

    赶紧从夏侯夜修的身上下来,若水月这才开口问。“怎么?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两人点点头。“今儿你让星使传信说将倪倩儿送去东弥的驿站,可是。。。”

    “可是什么?直接说重点。”闻言,若水月不禁有些急了。

    紧蹙着眉,清月有些不安的回答道。“可是,我们到达云秀宫的时候,倪倩儿已经不成人样了。”

    闻言,若水月的脸色倒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很是平静的开口问道。“谁干的?”其实从她当着众人的面,将倪倩儿封为更衣开始,她就料到了她会有这样的下场。毕竟这后宫里的女人没一个是吃素的!尤其还是在知晓倪倩儿不知羞耻的用媚药勾引过夏侯夜修的情况下。

    “是姬申欢儿。”

    眉头微微一蹙,若水月倒是有些吃惊。“她现在不是还在做月子吗?怎么就???”顿了顿,若水月转过头若有所思的冲夏侯夜修问了一句。“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做?”

    “你现在是皇后,这后宫的事情你处理便是了,我不插手。”说话时,夏侯夜修完全就是一脸的事不关己的摸样。

    看着夏侯夜修,若水月似笑非笑的启唇道。“若是我不小心伤了她们,你可别怪我哦!”

    夏侯夜修无奈摇摇头的笑道。“看你说的,只要你没事,就算你闹翻了天,我都绝不会蹙一下眉头的。”这皇宫之中,除了眼前这个女人,谁生谁死,他根本就不在乎。

    若水月婉约一笑。“这可是你说的哦。”说完,若水月转过身就冲清月吩咐道。“你现在马上去将倪倩儿带去西格殿。”

    “主子,你这是想要给倪倩儿讨回公道吗?”清月微微蹙了蹙眉,有些不悦的冲若水月问道。

    “算是吧!”

    “额?倪倩儿那个女人也不是什么个好东西,主子这么又是什么啊?”比起姬申欢儿,清月对倪倩儿的印象也好不到哪儿去。

    扬扬眉,若水月轻然一笑。“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是这六宫之主了。既然身为六宫之主,那我当然得拿出我该有的样子来。当然,我之所以这么做,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借机找她姬申欢儿的不痛快。”现在还只是去找她的不痛快,等时机到了,她再找她,那就是取她的性命了。

    清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知道了,那我这就去将倪倩儿带过去。”

    待清月离开后,若水月的视线这才又回到了夏侯夜修的脸上。“等会儿我要去一趟西格殿,你就先回房休息吧!”

    “要我陪你去吗?”虽然知道她去西格殿是做什么,可夏侯夜修还是有些不放心她。

    若水月摇摇头。“不用,你去了,说不定还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夏侯夜修沉默片刻后,终于点点头。“你自己万事小心。”

    “知道了。”

    若水月回房里换了套衣裙后,这才带着白月,及其几名化装为宫女的星使去了西格殿。

    西格殿

    若水月刚走进院落,殿内就传来了姬申欢儿咆哮的声音。“你将这个贱、人给本宫带来做什么?带着她马上给本宫滚。”

    “不可能,我是奉了我家主子的命令将人给带来的。”随之而来的是清月冰冷的声音。

    “放肆,身为奴婢,你不但对主子不敬,居然还敢在主子面前以我自称,你这是不想要活了是吗?”这次传来的是姬申罗艳凌厉的叱喝。

    看着那张扬跋扈的母女两人,清月轻蔑的一笑。“我的主子只有若水月一人,至于她姬申欢儿?哼!她还不配。”

    “你。。。”闻言,姬申欢儿母女两同时大怒。

    “来人啊!将这该死的贱婢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怒视着清月,姬申罗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冲门口的侍卫命令道。

    接到命令的侍卫们刚上前,手还未来得及碰到清月,耳边就传来了若水月冰冷而又充满霸气的声音。“本宫看你们谁敢。”

    在看清来人后,西格殿内的宫女太监及其侍卫顿时跪了一地。“奴婢(奴才)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眼前的状况顿时让姬申欢儿母女两是一脸的阴沉。该死的,这个时候若水月这个贱、人跑来做什么?

    对于若水月的到来,倪倩儿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苍白且满是伤痕的脸上除了虚弱还是虚弱。

    目光清冷的在众人脸上扫射一圈后,若水月这才淡漠的开口。“都起来吧!”

    “谢皇后娘娘。”欠了欠身,众人这才赶紧起身退了出去。

    黑眸一转,若水月的视线这才缓缓的落在了姬申罗艳脸上。“西泠摄政王妃,你的手未免也伸的太长了吧!发号施令居然发到我南拓皇宫来了。怎么?你还真将我南拓当做成了你的西泠吗?”

    “你。。。”想要反驳,可一开口,姬申罗艳这才发现,此时此地,她似乎根本就没有反驳的理由。虽然不甘,但她也不得不承认,这南拓皇宫的事情,的确还轮不到她一个外人来插手。

    “若水月,你放肆,居然敢这么对本宫母后说话。”比起姬申罗艳,姬申欢儿就明显的冲动了许多。

    闻言,若水月两眼顿时一眯,反手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了姬申欢儿脸上。“放肆的是你。”

    顿时浓郁的血腥味弥漫了姬申欢儿的整个口腔,伸手往嘴角一擦,姬申欢儿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若水月给打出了血。眸孔放大的同时,姬申欢儿是真的怒了,指着若水月就不顾一切的怒骂了起来。“若水月你个贱、人,你居然敢动手打本宫,本宫要。。。”

    啪。。。姬申欢儿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飞起手又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打在姬申欢儿的脸上。

    顷刻间,姬申欢儿白皙的脸蛋是又红又肿,而嘴角的血迹比起前一刻是更加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