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姬申欢儿的脸,让姬申罗艳一时间是心疼不已,而看若水月的目光更是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

    一直两眼毫无焦距看着一处的倪倩儿,在这一刻,双眼终于有了些光忙。

    目光冰冷的从姬申罗艳脸上扫过,若水月阴冷的冲姬申欢儿开口道。“别忘了,本宫现在是南拓的皇后,是这六宫之主。你一个区区的妃子,不但敢直呼本宫的名字,居然还敢辱骂本宫。告诉你,你这就是在找死!”

    “你。。。”气急的姬申欢儿正欲开口,就被一旁的姬申罗艳给拉住了。

    随后便见姬申罗艳讽刺的开口道。“南拓皇后你好大的凤威啊!”

    嘴角一扯,若水月阴邪的笑道。“本宫岂能与西泠摄政王妃相比那?不管怎么说,本宫耍凤威那也只是在我南拓的皇宫耍耍而已,那像摄政王妃你,耍凤威居然从西泠耍到了我南拓皇宫。”

    “你。。。”

    “还有,摄政王妃你虽然是我南拓的客人,但我南拓皇宫也不是你一个西泠摄政王妃想进就进的。知情的,知道是你念女心切,要是这不知情的,还以为摄政王妃你没事不安规矩老往我南拓皇宫跑,是有什么不良的居心那!”不给姬申罗艳说话的机会,目光闪烁间,若水月很是邪魅的笑着开口道。

    “你。。。”

    姬申罗艳正想要说什么,却再次的被若水月给打断了。“所以下次摄政王妃想要进宫的时候,最好还是按我南拓的规矩,送上觐见文书。别到时候走着进来,却要被抬着出去。”若水月的言下之意是,若她姬申罗艳再敢私自进入她的南拓皇宫,那就别怪她若水月心狠手辣了。

    眉头一紧,姬申罗艳脸色难看的冲若水月冷声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本宫是吗?”

    冲她嘲弄的一笑,若水月不可否认的点点头。“没错,本宫就是在威胁你。”

    姬申罗艳还未得来的开口,姬申欢儿就暴跳如雷的冲若水月大吼了起来。“若水月,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威胁本宫的母后,本宫。。。”

    啪。。。姬申欢儿一靠近若水月,若水月挥起手,又是狠狠的一个耳光甩在姬申欢儿的脸上。“给本宫记住了,本宫的名字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的妃子能直呼的。还有,若让本宫再一次听到你敢在本宫面前自称本宫,而不自称臣妾的话,本宫一定亲手废了你。”

    “你敢。”姬申欢儿此时是完全的被若水月眼中那太过浓郁的戾气给震住了,说话的是姬申罗艳。

    缓缓的转过自己的视线,若水月眉头一挑,挑衅的冲姬申罗艳笑道。“你不妨让她试试。”

    顷刻间,若水月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让姬申罗艳的心是猛然一紧。然而与生俱来的傲气和强势,却不容她对那个贱、人的女儿有丝毫的胆怯和退让。“你要是敢动欢儿一根汗毛,我一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闻言,若水月顿时就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笑声截止的瞬间,若水月眸光一冷,猛的转过身,挥手又是狠狠的一个耳光扇在姬申欢儿的脸上。

    一不留神,姬申欢儿就直接被若水月的这个耳光打翻在地。

    “欢儿,你没事吧?”见状,姬申罗艳顿时大惊,是赶紧上前将姬申欢儿给扶了起来。

    “母后。。。”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脸颊,姬申欢儿好不委屈的冲姬申罗艳唤了声。

    心疼的看着女儿那更加红肿的脸,姬申罗艳猛转过头对着若水月就是一声咆哮。“若水月!”

    绝美的脸上扬起妖娆而又邪魅的笑,若水月挑衅的冲姬申罗艳开口道。“看见了吗?现在本宫可是不光动了她一根汗毛,更让她像狗一样的倒在了地上。而你,本宫真的很好奇,你究竟有何本事,让本宫死无葬身之地?”

    怒视着若水月,姬申罗艳好半天才咬牙切齿的启唇道。“若水月,你别得意,本宫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嘴角一扯,若水月很是轻蔑的笑了起来。“不会放过本宫?就凭你?呵呵,姬申罗艳,你几乎忘记了,无论是一年前,还是一年后的现在,你那次不是想要至本宫于死地的?可结果那?本宫现在还不是活的好好的?呼!你早已错失了杀本宫的大好机会。而现在,早已不是你放不放过本宫的问题了,而是本宫要不要放过你们姬申一族的问题了。”一想到曾经的一幕幕,若水月就恨不得现在就将他们撕成碎片。

    “你以为就凭你也能动摇得了我姬申一族?哼!不得不承认,若水月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自负了。”死盯着眼前的女人,姬申罗艳狠狠的反击道。

    若水月扬扬眉。“你错了,本宫的目的不是动摇你姬申一族,而是灭了你姬申一族。当然,本宫这也不叫做自负,而应该叫做自信。因为本宫之前唯一的弱点,本宫的真正身份,托你们一家几口的‘福’,已不复存在了。”

    闻言,姬申罗艳的脸上终于有了抹笑意。“若水月,你错了。你真正的身份还并非你真正的弱点。现已身为人母的你,孩子才是你真正的弱点。”

    顷刻间,若水月的脸上的笑意因为姬申罗艳的这句话,消失殚尽。

    注意到若水月的变化,姬申罗艳脸上的笑容一时间是更加的浓郁。“你最好将你的那两个宝贝孩子给保护好了。可别到时候他们丢了,死了,你才知道自己现在真正的弱点是什么。”她之所以敢现在就‘提醒’她,那是因为她坚信,等她若水月回去的时候,她的那两个宝贝孩子早已命丧黄泉了。尤其还是在她离开鸾凤殿,跑来西格殿的情况之下。

    眸光一闪后,若水月绝美的脸上再次勾勒起笑容。“多谢摄政王妃你的‘提醒’,本宫一定会将本宫的孩子给保护好的。当然,作为‘谢礼’,本宫也要提醒一下摄政王妃你。最好也将你的孩子们,以及孙儿给保护好了。可别丢了,找不到了,才满世界的找人。只怕等你们找到人的时候,已经太迟了。”

    若水月的话,让姬申罗艳很是自然的就想到了自己那双被抓走的儿女,脸色也在瞬间沉了下去。“若水月,你最好别乱来,否则本宫一定让你后悔莫及。”

    邪魅一笑。“我们彼此彼此。。。行了,今儿本宫前来可不是为了和你‘叨唠’的。”说罢,若水月的视线冰冷的落在了姬申欢儿的脸上。“她身上的伤是不是你做的?”指着一旁的倪倩儿,若水月直接开口质问道。

    嫌恶的朝倪倩儿看了眼,姬申欢儿不假思索的反驳道。“谁说的,本,臣妾今儿根本就没有出过西格殿的大门。”宫字正欲出口,一想到若水月刚那说话的样子,以及自己依旧火辣辣的脸颊,姬申欢儿很是憋屈额的改了口。

    虽然她不承认自己的罪行,可因为她的改口,若水月还是很满意的扬了扬眉。起码姬申欢儿这次是真的知道怕她了。看样子,对于她这种人,她就得使用武力。

    对此,姬申罗艳很是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冲姬申欢儿白了眼。看看,这就是她生的女儿,不过就是挨了几耳光,居然就连那份骨气都没打没了。

    “你没出过西格殿的大门?可为什么很多人都说在云秀殿看到过你那?”对她改口满意是一回事儿,可问罪那也是一回事儿。

    眸光一闪,姬申欢儿急忙争辩道。“冤枉,那是绝对的冤枉。”

    “哦?没事别人冤枉你做什么?而且还是那么多的人!”

    “那是因为她们嫉妒,嫉妒本,臣妾为皇上生下了皇子,所以想要借此来诬陷臣妾。”朝姬申罗艳看了眼,姬申欢儿这才又争辩道。

    “是吗?”目光冷漠的落在倪倩儿的脸上,若水月直接开口冲她问道。“告诉本宫,你身上的伤是谁做的?”

    证证的盯着若水月看了片刻后,倪倩儿一副怨恨的摸样瞪着若水月。“不正是‘皇后娘娘’你吗?”在说到皇后娘娘时,倪倩儿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

    闻言,若水月的眉头在瞬间是紧紧的拧成了一团,脸色也在那一刻沉了下去。很明显,她怎么也没料到倪倩儿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诬陷她。

    “哈哈,哈哈哈!”这边因为倪倩儿的话,姬申罗艳顿时就忍不住讽刺的大笑了起来。“倒打一耙?哈哈,没想到这就是南拓皇后你的处事作风啊!”

    对于姬申罗艳的讽刺,若水月这回倒并没有反击,只是看着她还以她一个轻蔑的笑容。

    果然,就是因为若水月的这个笑容,姬申罗艳不但瞬间收起了笑,更是一脸气愤地怒视着她。若水月这该死的女人,她这么冲她笑究竟是什么意思?

    待若水月的视线再次回到倪倩儿的脸上时,又是冷如寒冰。“你说你的伤势本宫做的?”

    “难道不是吗?”倪倩儿反问道。她现在是看清了,这姬申欢儿和若水月不合,若这次自己站在姬申欢儿这边,讨好她的话,那自己可以借助她们的权利翻身。毕竟这姬申欢儿不光是西泠的公主,还刚为夜修生下了皇子。至于若水月这个恶毒的女人,别说她不会给自己依附她的机会,就算她真的给了自己这个机会,以她的手段,还有她歹毒的心肠,那早晚自己还是会被她给弄死的,毕竟倪诺儿可是自己的亲妹妹啊!

    “你亲眼看到本宫对你动的手?”若水月又问道。

    “没错,你虽然不是亲自对我动的手,可你却是亲自下令让宫女对我动的手不是吗?而你不是还在一旁不停的羞辱我吗?怎么?才几个时辰的时间,你就忘记了?”怨恨的瞪了眼若水月,倪倩儿很是讽刺的回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