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天下

我心狂 作品

    若水月不再说话,只是目光深邃而又复杂的直盯着倪倩儿那双充满怨恨而又闪烁的双眼。

    一时间倪倩儿被若水月看的是一阵心慌。

    终于在若水月轻叹一声后,她终于妖邪的笑了起来。“好吧!本宫承认,今儿的确是本宫命人动的你。”

    若水月此话一出,惊愕的不光是倪倩儿,就连姬申欢儿母女两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天!她居然会承认一件根本就与她毫无关系的事情!可她这究竟又是为了什么那?难道说她另有阴谋?

    不再理会几人脸上的神色,若水月转过头就一脸平静的冲清月和白月吩咐道。“将人给本宫带走。”

    闻言,倪倩儿心中猛然一紧,于是急忙朝姬申罗艳望去,双眼更是闪烁着恳求的光芒。

    “慢着。”果然,在接收到倪倩儿眼中的哀求后,姬申罗艳迟疑片刻后,终于开口了。

    正是因为姬申罗艳的话,让倪倩儿的心在瞬间开始澎湃起来。呼!看样子自己果然没有赌错。

    已来到倪倩儿身边的白月和清月没动,只是同时朝若水月看了过去,似乎是在等待她的吩咐。

    目光斜视在姬申罗艳的脸上,若水月很是淡漠的问道。“不知道摄政王妃还有何请教?”

    “南拓皇后似乎该为此事给本宫及其欢儿一个合理的解释吧!”冷眼盯着若水月,姬申罗艳此时是一脸的得理不饶人。

    重重的吐了口气,若水月冷冷一笑。“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让本宫给你解释?”

    姬申罗艳怎么也没料到若水月会突然来这么一招,顿时大怒。“若水月,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也是南拓国的皇后,你说话什么可以。。。”

    姬申罗艳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以一脸不耐烦的打断了她。“你也知道这里是南拓国,而非你西泠国啊!既然现在是在南拓皇宫,而本宫又是南拓的皇后,所以。。。劳资想怎么说话就怎么说话,你管的着吗?我呸!”前一刻还一脸庄重的若水月,在下一秒就彻底地化身为了泼妇。

    从未见过若水月如此一面的姬申罗艳,顿时被她惊的是半天回不了神。果然!还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种啊!

    “带走。”很是鄙夷的白了眼姬申罗艳,若水月冷冷的冲清月白月吩咐了一句。

    “是!”接到吩咐,清月和白月不再有片刻的迟疑,两人直接一人拖着倪倩儿的一只手,就将她整个人给拖了出去。

    看着被若水月惊的目瞪口呆的姬申罗艳母女两,倪倩儿的心顿时如沉入大海般冰冷。难道姬申罗艳身为西泠国的摄政王妃也都不是若水月这贱人的对手吗?

    “摄政王妃,时辰不早了,我看你还是尽快离宫得好。别过了时辰,小心让你这辈子都留在南拓皇宫,我的天下里。”说罢,冲姬申罗艳留下一个妖邪的笑容后,若水月转身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西格殿。

    而身后传来的是,姬申罗艳怒不可遏的咆哮。

    离开了西格殿,若水月却并没有将倪倩儿送回云秀殿,更没有带她去鸾凤殿,而是直接带着她出了皇宫去。

    一路上若水月都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眼,一脸危险的直盯着倪倩儿。

    看的倪倩儿是浑身不停的直冒冷汗。

    不知道过了多久,倪倩儿终于忍不住的冲若水月开口问道。“你究竟想要带我去哪儿?”

    美妙的凤眸微微一闪,若水月很是妖艳的笑了起来。“好地方,军营!”

    心中猛然一紧,倪倩儿一脸防备的又开口问道。“大晚上的,你带我去军营做什么?”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带你去军营享受的了!”眉头一挑,若水月笑的是更加灿烂起来。然,看的倪倩儿却是越发的害怕起来。

    “军营?享受?”心惊胆战的盯着若水月那脸上的笑容看了半天,倪倩儿这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若水月点点头。“是啊!听说你之前嫁的那个三王爷有断袖之癖,所以本宫想在那方面你一定很空虚,很寂寞吧!不然也不会大老远的从东弥跑来南拓勾引夏侯夜修了!这不,军营中的那些男人在这方面也寂寞,空虚很久了。而将你送去,刚好你们都可以填补下这么多年的空荡了。”

    闻言,倪倩儿的两眼在瞬间放的老大。“你,你这是想要将我,将我。。。”

    “没错,本宫就是要将你送去军营做军妓,让你在那些男人身下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倪倩儿的话还未说完,若水月就一脸凶恶摸样的打断了她。

    “你,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惊恐之后,倪倩儿怒视着若水月就直骂了起来。

    然而对此,若水月却丝毫不在意,反而笑的更加妖娆起来。“就算本宫真会不得好死,但很可惜,你是没有机会看的了。当然,这就是你敢冤枉本宫的代价。”

    看着眼前这个绝世倾城的女人,倪倩儿一时间只觉她就是一个披着仙女面具的魔鬼。

    冷眼盯着她看了片刻后,若水月很是讥讽的笑了起来。“你居然会以为和本宫作对,姬申欢儿母女便会救下你。哼!你也都不看看,她们究竟都是些什么货色,还妄想依附她们翻身。唉!我看姬申欢儿蠢,而你比她更蠢!”

    一时间倪倩儿不再说话,只是一脸畏惧而又怨恨的直盯着若水月。

    对此若水月倒也并不在意,毕竟对她来说,她倪倩儿不过是个小角色,根本不足以与她为敌。

    就在这时马车终于停了下来。

    “主子,到了。”随之耳边传来白月的声音。

    闻言,若水月也不再同倪倩儿浪费时机,直接就跳了下去。

    “将那贱人给我拖下来。”冲清月吩咐了声音,若水月率先就朝一座奢华的房子走了进去。

    而倪倩儿直到被强拖下了马车,这才发现原来若水月根本不是带她去什么军营,而是将她带到了东弥国的驿站。只是她不懂,她将她带来东弥国的驿站想要做什么。

    驿站客堂内,见到若水月,慕容水遥是格外的开心。“水月,这么晚你怎么跑来了?是想我了吗?”

    看着一脸欢喜的慕容水遥,若水月直接开口否决道。“不是。”

    顷刻间,慕容水遥脸上的笑容就垮了下去。“那你大晚上的跑来做什么?”

    “找你四哥。”说到慕容拓灭的时候,若水月的语气明显的硬了几分。

    “你找我做什么?”若水月话刚落,身后就传来了慕容拓灭冰冷的声音。很明显,因为今儿在水色重楼的事,他也还在生气。

    转过头,没好气的瞪了眼慕容拓灭,若水月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直接从不远处的清月吩咐道。“将那个贱人给我带进来。”

    很快倪倩儿就被清月和白月拖到了慕容拓灭的面前。

    因为清月和白月拖倪倩儿的方式,再加上倪倩儿脸上的伤势让慕容拓灭的脸色顿时就暗了下去。“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你自己问她。”若水月没好气的甩了一句。

    慕容拓灭并没有开口,只是一个眼色就惊的倪倩儿自己开了口。“是她命人打的。”说着,倪倩儿的手直接指向了若水月。

    “我再问你一遍,当时你亲眼看的我在场了吗?”看了眼慕容拓灭,若水月一脸淡漠的冲倪倩儿又问了一句。

    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又如此问她,但倪倩儿还是决定死咬住她不放。“看见了,你一直就坐在对面,很是开心的看着你的人对我用刑。”虽然慕容拓灭不将她放在眼里,甚至时不时的会折磨她,但不管怎么说,她还是他的三嫂,是东弥国的三王妃。所以她坚信,慕容拓灭是绝对不会忍受她被人在南拓羞辱的,尤其这个羞辱她的人还是这南拓的皇后。换一句话说,南拓的皇后羞辱东弥的三王妃,也就好比南拓在羞辱东弥。

    慕容拓灭没有开口,只是一脸质问的看着若水月。

    白了眼他,若水月却并没有理会他,反而又冲倪倩儿问道。“那请问,我是在什么时候让人对你用刑的?”

    “巳时左右。”倪倩儿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巳时,她被迁到云秀殿不久,姬申欢儿就带着一大群妃嫔宫女找上了她。

    闻言,慕容拓灭的脸色顿时是一片铁青。若他没有记错,今儿他在水色重楼见到若水月的时候正是巳时左右。而且据探子来报,若水月因为她下属上月的伤势,是辰时末赶到的水色重楼,待她回到皇宫的时候已是晚上戌时。也就是,倪倩儿这个女人不但在诬陷若水月,更是在骗他。

    相对于慕容拓灭,若水月却如花般妖娆的笑了起来。巳时左右?巳时左右?呵呵,愚蠢就是愚蠢,就算要诬陷人,居然也不知道打下草稿。

    看着两人脸上的神色,倪倩儿的心在那一刻是不由得漏了几拍,有种不祥的感觉涌上了心头。